手机上阅读

第173章:嫌自己的敌人太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该好好治一下!”沈千寻擎着那只玉佛,得瑟的要命,“尤其那又脏又臭的口条,最好整个儿都割了去,也好整日的往外喷粪!”



    “沈千寻!”龙啸终于被她狂妄至极的模样气得跳脚,他面色狰狞的对她低吼:“你真当本将军不敢拿你怎么样吗?”



    “你本来就不敢拿我怎么样!”沈千寻歪着头回,“未进宫前你不敢,进了宫之后,你就更不敢了!不信,咱们就走着瞧!”



    “哼!无知狂妄的黄毛丫头,也敢向我挑战?”龙啸活到三十多岁,何曾见过这样狂妄自大的女人,只气得七窍生烟,头脑嗡嗡,被日头一晒,简直要晕厥过去。



    “靠冒领军功过日子的将军世家,也有胆子在我面前夸口?”沈千寻浓眉挑得高高,冰雪俏颜上满是傲娇不驯,龙啸只觉得一口鲜血直往喉间顶,腥咸的感觉溢满口腔,他急颤了几下,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将那口气血重又咽了回去。



    “你等着!”他咬牙,丢下最后一句话。



    沈千寻站在马车顶上,衣袂飘飘,嗓音柔柔:“欢迎告状!好走不送!”



    小树林里,木笔和身后的兄弟们对视一眼,不住手的抹着额上的冷汗。



    这位沈大小姐,应该能算得上是龙熙国第一狂人了吧?



    这简直就是在赤裸裸的拉仇恨啊!



    她是嫌自己的敌人太少?



    木笔回到白云馆向龙天语复命时,认真又细致的把沈千寻方才的所作所为讲了一遍。



    “属下觉得,这位沈姑娘……这个……有点太狂傲……她根本就没听主子的劝告,她压根就把自个儿的命当回事,一会儿要去感染肺痨,一会儿又去挑衅龙啸……如今正处多事之秋,主子,你看,你要不要去劝劝她?让她稍稍的收敛一下……”



    “是该去劝劝她!”龙天语浓眉微蹙,“她杀一个小卒有什么用?嗯,应该想个法儿,把龙啸直接的脖子给抹了,这个莽夫军权在握,日后不定会生出多少事!不过,她是对的,目前条件还不太成熟……龙啸的党羽太多,应该由我对付才是,我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为人处事太过低调,不过,很显然,千寻弥补了这个缺点,我觉得为人狂放一点也好,再不狂就老了,想狂也狂不起来了,你说呢?”



    他突然转向木笔,“我觉得,我也应该向千寻学一学,做人嘛,总不能老是夹住尾巴,不是吗?”



    木笔完全被他这番异于寻常的论调给惊住了,平日里这位爷可是让他们能低调尽量低调的啊,不管做什么事,从来都是不显山不露水,这会儿却性情大变,他突然觉得这不是什么好现象。



    官道上,沈千寻的马车踏过那滩血污,重又欢快的奔跑在午后的林荫道上。



    赶车的三姑有点慌,行进的过程中不住的东张西望,刚刚那一劫,她真的是吓坏了,她把马车赶得飞快,想尽快回到相府。



    哪知怕什么来什么,正惊魂未定之际,只听笃笃一阵马蹄声响,又一队黑衣人拦在了马车前头。



    她登时头大如斗,汗如雨下,结结巴巴的对马车里的沈千寻叫:“主子,主子,又来了!”



    沈千寻掀帘,笑:“还真是!今天我的运气真是好啊!喂,前面的兄弟,你们又是哪条道上的?”



    “生死道!”正前方的那个铠甲男一本正经的回答。



    “生死道?”沈千寻皱眉,随即又问:“好吧,生死道的兄弟,你们又挡在我的马车前想做什么?”



    “想你!”铠甲男表情严肃。



    沈千寻抠抠耳朵,这话听起来好费解……



    “挡在你的马车前,是因为,想你了!”铠甲男突然咧嘴爆笑。



    他一笑,那脸上灰尘泥巴便层层皴裂,露出白净俊俏的一张脸,沈千寻怒啐:“龙天若,你好无聊!”



    龙天若扯掉头上的盔甲,笑嘻嘻答:“你果然是爷的知已,爷就是无聊啊!看着龙啸披着盔甲好威风的,也巴巴的找了一套来穿!”



    “感觉好吗?”沈千寻翻翻白眼。



    “捂出了一头痱子!”龙天若将盔甲稀里哗啦的甩出去,“小僵尸,你说这龙啸是不是有病?”



    “嗯!”沈千寻认真点头,“所以刚刚我给他治了一通!”



    “看到了!”龙天若一脸赞赏,“沈神医,你的医术越来越高明了,这才一个上午,你治死了俩二货,又治疯了俩缺货,爷觉得这事应该提出表扬!”



    “皇上已经表扬过了!”沈千寻指着身后的一车财宝。



    “可我还没有。”龙天若突然凑近她的脸,很欠抽的问:“爷想把爷的初夜赏给你,你要不要?”



    “要!”沈千寻面无表情的掏出解剖刀,龙天若鬼叫一声跳了开去,笑骂:“你还真是生猛!爷不跟你玩了,爷进宫去找父皇玩喽!”



    他一扬袍袖,身后的黑衣人呼啦啦的随他往前冲,扬起的烟尘呛得沈千寻直咳嗽,他却乐得不行,对她又挤眉又弄眼,摇头摆尾的模样,活像只欠抽的哈巴狗。



    沈千寻抹了把脸上的灰尘,无语转身。



    马上的脖铃儿再度清脆的响起来。



    那声音让龙天若有片刻的恍惚。



    他勒住缰绳,转过头去,沈千寻的马车愈行愈远,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他的头微仰,喉间突然溢出含糊不清的咕噜声。



    “爷想唱曲儿?”身边的阿呆闷声发问。



    “想。”龙天若垂下眼敛,无声低叹:“可现在,好像不是唱曲儿的时候!”



    阿呆眨眨眼,不说话,眉宇间有显而易见的忧伤。



    龙天若的忧郁也只是垂眼的一瞬间。



    再抬眼,他的嘴角微扬,满脸浮滑的笑容。



    仁德殿,龙啸正带着那名被割掉半只舌头和半截喉管的属下,在龙熙帝面前告御状。



    “她二话不说,就动手伤臣的人,皇上,这个女人,实是是猖狂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一个小小的官家之女,竟敢如此放肆,皇上……”



    “嗯,朕知道!”龙熙帝一脸严肃,“她确实有些不像话!这样吧,朕这就差人宣她进宫,看她如何自辨!”



    自辨?



    龙啸颓废的垂下脑袋,没想到龙熙帝竟是这样的态度,这要放在以前,他听自己这样控诉,只怕早就命人去抄那人的家了,怎么还要什么自辨?



    越王府的今时,果然不同往日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