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4章:杯酒释兵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为了防止自辨时再生出不必要的事非,龙啸只得咬牙笑着,把刚才说出去的话才收回去。



    “那倒不必了,皇上日理万机,臣怎能为这事再叨扰皇上?臣不过是一时激愤,跟皇上说道说道罢了!”



    “爱卿受委曲了!”龙熙帝轻拍他的肩,“你在边关吃苦受罪,为朕守住了龙熙的南大门,朕十分欣慰,此次回京,便在府中多歇息一阵,好好的休养一下!”



    “臣身负重担,怎敢放纵?”龙啸忙道:“只是听闻父母病势沉重,才不得已回京,皇上放心,臣看过父亲之后,便又重返边关!”



    “不用急了!”龙熙帝一脸亲厚的笑容,“这些年,你真是累坏了!瞧瞧,你才三十岁啊,这一脸的胡子拉碴的,看起来倒比朕还老!南关酷热之地,你抛家别舍,一驻十年,难得与妻儿父母团聚,朕心何安?所以,这一次你只管安心休养,南关的事,朕已派苏年城长子苏岭前去应承,朕不能可着一位臣子拼命用,却让另一个饱食终日无所事事,这岂不是太不公平?”



    龙啸听着听着,越听越不是滋味,龙熙帝的态度和蔼随和,说出的话也暖人肺腑,可是,怎么这说笑之间,他的大将军之权就移交他人了呢?



    他不明白怎么会突然生出这样的变化,而身为一名武将,他也实在不擅长揣测帝王的心理,他只能干笑着,在龙熙帝热情亲厚的话语中沉默下来。



    龙天若到皇宫时,刚好遇到龙啸垂头丧气的往外走,他吊儿郎当的跟他打招呼:“龙大将军,多日不见,你越发有男人味儿,瞧这一把络腮胡,真不知要迷死多少小女人啊!”



    龙啸还他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匆匆离去。



    “爷,这算怎么回事?”阿呆附在他耳边问。



    “杯酒释兵权,这是父皇最爱干的事儿。”龙天若吃吃笑。



    “可是,为什么?”阿呆仍是不明白。



    “还能为什么?”龙天若骂:“你那脑壳里盛的不是脑浆,是淤泥?冒领军功的事,引起朝中官员极大愤慨,大家纷纷上书弹劾,那折子多得都快堆到父皇的龙塌上去了,父皇再爱护短,也得顾着龙熙国这张大脸不是?”



    阿呆“哦”了一声,咕哝说:“我说爷最近神神秘秘的在忙什么,原来又是在拆别人家的墙角!”



    “死小子!”龙天若照他的头猛K一下,“不会说话就不要说,不然,让小僵尸把你的舌头也割了去!”



    阿呆忙不迭的缩回舌头,把嘴紧紧的闭上了,两人一路急行,很快便到了龙熙帝的寝宫。



    “你来的有点慢!”龙熙帝盯着他的脸看,“刚刚又在哪儿鬼混呢?”



    “没鬼混!”龙天若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儿臣是瞧着龙将军的盔甲好威风,一时心痒,便学着扮了一回!”



    “那怎么还扮出来一身臭气呢?”龙熙帝嫌弃的吸了吸鼻子,“这是什么味道?”



    “是池塘里的淤泥!”龙天若嘿嘿笑,“那盔甲实在是重得厉害,儿臣一个不小心没控制住,一跤跌进了烂泥塘!”



    “你果然有出息!”龙熙帝轻哧一声,面上虽还是一脸威严,那眸光却变得柔和,他扭头看向身边的胡厚德,说:“带老三去好生洗洗,朕可不想对着烂泥塘说话!”



    “儿臣不敢弄脏父皇的浴池!”龙天若连连摆手,“父皇急急的召儿臣来,怕是有什么急事,儿臣要先为父皇做事才行!”



    “倒也没什么大事,”龙熙帝挥手让不相干人等退下,轻咳一声低声道:“最近和你四弟的关系,可有缓和一些?”



    “他那只呆头鹅!”龙天若挠挠头,沮丧道:“他就是根木头,天天拉着张面瘫脸,不管你说什么,人家都是油盐不进的,我这好话也不知说了几箩筐,也换不来他一句真心话,真是令人郁闷至极!”



    “若是那么快的就对你袒露心迹,他就不是龙天语了!”龙熙帝叹口气,不知想到什么,面色变幻不定,忽尔又说:“不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原也没指望他这块寒冰能融解得那么快!到底你们是同胞兄弟,你再加把劲,他的心结必解!”



    “父皇说的是!”龙天若认真答,“父皇放心,父皇交办的事,儿臣一定全力以赴!”



    “你做事,朕一直是看好的!”龙熙帝的手轻轻拍在龙天若的肩膀上,“其实说起来,朕这几个儿子,只有你的性格最像朕了!”



    “我?”龙天若指着自己的鼻子,笑得浮滑放荡,“父皇沉稳睿智,做事大气磅礴,儿臣跟您比,简直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啊!我看四弟的性格才最像父皇!”



    “不!不!”龙熙帝摇头,“你四弟的性格……像……你的母后,他们都是寡言少语深不可测之人,他们美若谪仙,永远站立在云端之上,看似触手可及,可实际上,你永远也捉摸不透他们的心思,可我们不一样,朕年轻时,也像你这样,爱玩爱闹,喜欢追逐女人,也喜欢追逐名利权势,我们是爷儿俩是俗人,有着最最庸俗的梦想和追求,可是,我们庸俗,所以我们真实,他们高雅,可高雅的人,往往有一颗自私可怕的心,太可怕了……真的是,太可怕了!”



    龙熙帝似乎已沉入久远的往事之中,说出的话越来越令人费解,到最后只是喃喃不断的重复着:“可怕,可怕……”



    “父皇!”龙天若拔高声调,满脸犹疑的的打断他,“父皇您怎么了?您还好吗?”



    龙熙帝倏地一震,迷乱的眸光忽转清幽,他吁出一口气,回道:“没什么,只是……不知不觉扯的太远……”



    龙天若迷茫的看着他。



    “若儿,你知道你母后是怎么死的吗?”龙熙帝突然问。



    “不是病死的吗?”龙天若漫不经心的回,“不过,她的事好像跟我的关系不大,就跟我的事,跟她也没有多大关系一样,我是父皇的儿子,不是她的!”



    “她确实不疼爱你!”龙熙帝皱眉,“这也是朕最厌恶她的地方!你和语儿,都是她的亲生骨肉,就连容貌也生得这么像,可她却厚此薄彼,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了语儿,对你却那么吝啬……唉,朕这个做父亲的,也不知该怎么说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