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5章:深藏不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还是别提她了!”龙天若的黑眸微眯,有异样的情绪在他眼底蔓延,扩散,渐渐的,他原本笑意盈盈的脸也陡转阴沉,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大海,随时都有可能激起狂风巨浪。



    “其实朕也不想提她!”龙熙帝轻咳一声,揉了揉鼻尖,“只是,总是觉得遗憾,她一人做了错事不要紧,还连累到后代,若儿,朕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朕其实最属意的皇太子人选,是你!”



    龙天若笑着摆手:“儿臣可不是做储君的料!”



    “你跟朕那么相像,你若不是储君的料,其他人就更不是了!”龙熙帝语音低沉,眸中有水光微闪,“可是,你母后的事,影响太过深远,朝中诸臣对她的成见太深,太后更是深恶痛绝,朕徒为一国之主,其实,有的事,却也作不了主的!朕心里,觉得很对不起你!”



    “父皇疼爱儿臣,儿臣知道!”龙天若抓住龙熙帝的一只手臂,亲昵的靠了上去,“其实父皇说错了,儿臣虽然跟父皇年轻时一样爱玩爱闹爱追逐女人,可有一点,儿臣跟父皇不一样,儿臣不喜欢权位,儿臣觉得,这权位虽好,可也是根无形的绳索,将人捆得紧紧的,儿臣喜欢自由自在的玩乐,有父皇这样的好父亲,儿臣可以尽情的享乐,却又无需担任何责任,岂不是更加快活?”



    龙熙帝微笑着拍他的手:“你若真是这么想,父皇心中的歉疚倒也少了一些!”



    “自然是这么想!”龙天若笑嘻嘻,“所谓彼之甘糖,我之砒霜,父亲千万别因此歉疚!因为你耿耿于怀不能给儿臣的东西,其实儿臣压根就没想要过!儿臣只愿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儿臣这好日子才能幸福万年长!”



    “你倒想得美!”龙熙帝笑啐道:“要想父皇万万岁,你也得多为朕分担一些才行!”



    “儿臣知道!”龙天若正色道:“父皇,儿臣有一个想法,不知当讲不讲!”



    “我们爷儿俩还有什么好顾忌的?”龙熙帝笑得温和,“但讲无妨!”



    “四弟深藏不露,若想让他信我,怕是还需些时日,可眼下却有一个人,却正可以利用!”龙天若突然压低声音,“父皇,四弟对那个叫沈千寻的丫头,可是一往情深呢!”



    “真的假的?”龙熙帝眸光微闪,忽又犹疑道:“你确信他不是在故弄玄虚?”



    “千真万确!”龙天若的头往前探了探,嘴几乎要凑到龙熙帝的鼻尖上,“儿臣这些日子,虽没打探出什么有用的消息,可是,有些事情却看得真真的!四弟是何等沉稳的人?可一遇到沈千寻,整个人都变了,就跟个幼稚孩童没什么区别!一个男人,只有面对自己真心恋慕的女人时,才会这般性情大变吧?”



    “说起来是这么回事,可是,沈千梦又算怎么回事?”龙熙帝皱眉,“他惯会耍花枪,虚虚实实的,朕真心被他搞得头晕脑涨,就像当年的苏蔓,谁能想到最后的结局会是那样!”



    “沈千梦是花枪,可沈千寻却绝对不是!”龙天若肯定的说:“沈千寻对四弟的感情有多深,这个倒很难说,那个丫头一脸僵尸相,但四弟也许就好这一口,那个丫头遇难,每次都是他出手相救!”



    “所以,你的意思是,用沈千寻来牵制他?”龙熙帝问。



    “儿臣确实是这样想的!”龙天若点头,“但儿臣目光短浅,或许有思虑不周之处,还须父皇定夺!”



    “你想得很周到!”龙熙帝呵呵的笑起来,“若儿啊,咱们父子俩真算是心意相通!朕也正有此意,急急的召你来,不过是想让你打探这两人的确切关系,倒没想到你已把这事探得一清二楚,如此甚好!”



    龙天若笑嘻嘻道:“原本父皇也早有此意!那父皇应该早已订下周密的计划了吧?”



    “你呢?你的计划是什么?”龙熙帝看着他。



    “儿臣哪来的计划?”龙天若嘿嘿笑着挠头,“这念头也是刚才跟父皇聊天时才突然蹦了出来,还混混沌沌的,不知该从哪里插手呢!”



    “无妨,你继续混沌就好!”龙熙帝笑得诡秘,“这事儿,自有人替我们出手!”



    “有人?”龙天若不解的问,“谁?”



    “你说呢?”龙熙帝反问。



    龙天若的眼珠子转来转去,转了好半天,仍是一头雾水一脸茫然。



    “你啊,小聪明不少,可就是关键的时候,脑子不开窍!”龙熙帝嘴里骂着,面上却一派宽容放纵,他漫不经心的转移了话题,“对了,你跟龙啸前后脚到,应该能赶得上看沈千寻跟龙啸斗法吧?”



    “看到了!”一提起这事,龙天若立时眉飞色舞,“父皇,沈千寻这死丫头,可真是个惹不得的愣货!儿臣怀疑她压根就不是人,是僵尸突变而成的!不然怎么跟个女修罗似的?龙啸那个副将可是倒了大霉了,我估计啊,他这会儿肠子都要悔青了,要是知道说脏话会被人割舌头割喉管,他当时一准儿把嘴闭得紧紧的!”



    “这么说来,是龙啸先挑起是非喽?”龙熙帝若有所思的问。



    “那必须是啊!”龙天若撇嘴,“那死铁塔,仗着自个儿手里有兵有马,惯会欺负人,一群大老爷们合围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他们还真是做得出来!”



    龙熙帝轻哧:“你又心疼了?”



    龙天若微怔,随即讪笑:“儿臣这怜香惜玉的毛病,总也改不了!不过,父皇,我跟您说实话,当时看到沈千寻把龙啸气得吹胡子瞪眼,我乐得直跳,啥时候见龙啸吃过瘪啊?哈哈,简直太有趣了!”



    “你这幸灾乐祸没心没肺的毛病,也同样改不了!”龙熙帝懒洋洋的往椅背上靠了靠,端起茶盅啜了一口,说:“好了,戏台朕是搭起来了,至于这出戏怎么唱,结局又是如何,朕,拭目以待!”



    “嗯?”龙天若的脑袋又有点跟不上,“父皇搭什么戏台?儿臣怎么听不明白?”



    “你还真是个猪脑袋!”龙熙帝笑骂。



    “啊?”龙天若张口结舌,“父皇您说的话,我有时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那就回你的王府去想吧!”龙熙帝揉揉鼻子,“臭小子,还真是臭得要命!”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