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7章:当家作主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有了沈庆的相府,其实也未见得会颓败,有沈千寻这个主事的嫡长女在,一切都没有太大的变化,而李百灵又素来是个打理家事财务的好手,各种银钱往来,各种帐目审查,她一概门儿清,府内府外事宜,打理得井井有条,最重要一点,她对沈千寻,忠心耿耿。



    她没办法不忠心,如果一个人,帮你报了深仇大恨,又将偌大一份家业交置在你手中,你有什么理由,不把她供起来?



    在李百灵心里,视钱财如粪土的沈千寻不知什么时候成了一尊神,其实不管怎么论,相府这份家业是怎么也轮不到她来接管的,但沈千寻却将大权放给了她,她给了她足够的信任和尊敬,她自然知道该如何回报。



    至于五姨娘,自沈庆死后,一直处于惶恐不安之中,终日守着自己的一双儿女,不知该何去何从,生怕沈千寻的解剖刀将她剖得体无完肤,但事实证明,她真的想多了。



    说到底,她在沈千寻眼中,也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卒子,有小聪明,无大智慧,起不到什么大作用,也同样不会造成什么大破坏,沈千寻从来就不曾将她瞧在眼中,自然也懒怠去理她那点小帐,沈庆死后,每月的份子钱倒比以往丰厚了些,丝毫没有算旧帐的架式,五姨娘一颗心又是忐忑又是歉疚,每日缩在自个儿的院子里教儿育女,倒也十分安静。



    至于阮氏,沈千寻原本是想送她跟沈庆一起上路的,这老虔婆当年可没少欺负过宛真,可临到最后,却横竖下不了手,就由得她疯疯颠颠的在老地方住下了。



    三姨娘和沈千雪自是不用说,没了沈庆,她们的日子更自在,而对于四姨娘和沈千梦来说,相府的日子有点不好熬了。



    沈千寻不是观世音菩萨,也不是圣母玛利亚,沈千雪再招人恨,也不过是个冲动无脑之流,而沈千梦可不一样。



    至于一天到晚最爱吃斋念佛终日面无表情的四姨娘,则更是深不可测。



    她好不容易杀了沈庆,赶走了龙云雁,可没兴趣再在院子里养两条毒蛇出来玩。



    于是,苏紫嫣挨揍的频率便越发高起来。



    有日子没见,苏紫嫣揍人的功夫见长,以前是一扬手一巴掌,五个指印在脸上清亮亮的,现在貌似学精了,打人不再打脸,也不知打在了什么地方,每回沈千梦吆喝着痛得死去活来的,可大夫在她身上却找不到一丁点伤痕。



    当然,这些大夫们若是知道,这虐人大法是超级神医沈千寻制作出来的,只怕压根就不会再出诊了,连鼎鼎有名的孙景都败在沈千寻手下,旁人还有什么招好想?



    身上既无伤痕,就算有自家姥爷撑腰,扯上苏年城去皇上面前告状,也是告不赢的,当然,他们告过一两回之后,也不敢再去告,说到底,这就是两家孩子闹别扭,屁大点事儿,还得拿到皇宫去说,龙熙帝真的闲得蛋疼没事做了吗?



    虱子虽然不能害人性命,可日夜忍受着这细碎的啮咬,也是一种极大的精神折磨,沈千被苏紫嫣这只母虱子欺得没了法子,只得和四姨娘一起,悄没声息的搬出了沈府。



    她不能不搬,因为苏紫嫣经常会欺负到府里头,而那些家丁们都看着沈千寻的眼色行事,哪怕她在院内叫得山响,若没有得到指令,也不会动一根手指头。



    当然,她们也是可以自己培养或者从亲戚那里调些身手好的人来看家护院的,可是,沈千寻早就发了话,鉴于沈庆已死,各房姨娘为避嫌,院内不可养男仆家丁,以免生出一些不必要的桃色事件,给沈府丢脸。



    无依无靠屡屡挨揍的沈千梦终于没法再像以前那样淡定,她跑到沈千寻面前大哭大叫,口口声声说她欺负人。



    沈千寻只回一句,她便哑了壳。



    “嫡长女欺负庶女,天经地义!”



    是啊,就是摆明了要欺负你,就要摆明了要把你这孤儿寡母赶出相府,你不爽,你不爽来咬我啊?



    在这对喜欢粉饰太平的母女面前,沈千寻算是把恶毒嫡女的形像作到了极致。



    姐不喜欢虚头八脑的东西,别在姐面前唱大戏,也别指望姐能捧场,从哪儿来的,就死哪儿去!



    终于,在一个闷热的午后,四姨娘和沈千梦无声无息的消失在相府,她们离开的时候,下了一场暴雨,暴雨如注,将暗夜里最后一抹鬼影冲刷殆尽,雨过天晴,烟云阁里花木扶疏,叶绿花红,空气异常清新。



    阳光总在风雨后。



    沈千寻躺在吊床上,半眯着眼儿,享受着自穿越以来,最最纯粹的一次安宁与平静,耳边隐约响着某个旋律,类似于翻身农奴把歌唱的调调。



    只可惜,这样惬意的小日子,注定无法久长。



    某日黄昏,相府大门被重重擂响。



    看门人刘伯正在角门里就着花生米喝小酒,听到这急促的敲门声不自觉皱起了眉头。



    “这都什么人啊?亏得门是铁的,否则不给砸坏了?真是不像话!回头可得让大小姐好好的教训这敲门的人!”刘伯因为为人直率,之前一直饱受前管家欺辱,被支派在后厨劈柴做苦力活,沈千寻当家作主后,体恤他年迈无力,便将这看大门的差事让他做了。



    刘伯心下十分感激,不管做什么事,都会站在沈府的角度去想,此时拉开了门栓,正想好好的说砸门的人一顿,然而映入眼帘的一件物体却让他老目晕花,酒意全醒!



    “这……这是什么?”他结结巴巴的指着那件物事,拼命的揉着自己的眼。



    来人号啕大哭,哭声凄厉悲惨,令人毛骨悚然。



    “出事了!出大事了!快请沈大小姐出来吧!天哪,这可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刘伯本就魂飞魄散,被他这一嚎,腿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那物事本来就摆放在地上,他这一倒,离那物事更近了些,他像被火烧了一般跳了起来,连滚带爬向烟云阁跑去,一边跑一边凄厉大叫:“大小姐,大小姐,不好了!大小姐您快出来啊!沈夫人您快出来啊!”



    嘶哑颤抖的声音在沈府上空回荡,惊得归巢的鸟雀扑楞楞的飞了起来,府内的人不知出了什么事,一蜂窝涌了出来,大家齐聚在刘伯周围,惊恐不安的看着他,可刘伯面色铁青,眼珠外凸,呼哧哧的喘着粗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大家又一起好奇的向大门口奔去。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