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9章:死者是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小姐,我在你身后!”管家许农也是沈千寻新近选用的,四十岁左右,话不多,人也沉稳忠厚,平日时看他谨小慎微的,此时虽然面色也不好看,但却也不像其他人那样惊恐,最其码,情绪还比较正常。



    “去报官!”沈千寻说,“这是人命官司,得让官府的人知道。”



    “我这就去!”许农点头,抹了把脸上的汗,急匆匆的去了。



    沈千寻则上前治疗那位可怜的报信人,他身上倒没什么血,十分干净,只是此时面目青紫,显是惊吓过度外加中暑昏厥。



    沈千寻差人拿来些碎冰,覆在他的心口和额头,过不多久,那人便悠悠醒转,一睁眼,又是一阵嚎哭,一个大男人,哭得鼻涕眼泪一起流,沈千寻耐心的等他哭完,开口问:“死者是谁?”



    “是府上的三小姐沈千雪!”报信人呜咽着回。



    “谁让你拉来的尸体?”沈千寻追问。



    报信人愕然,呆呆问:“你怎么知道是有人让我把尸体拉来?”



    “这很明显!”沈千寻回答,“你胆子那么小,是不可能察看这煮烂的头颅的,当然,就算你看,也未必识得出来,你身上一点血也没有,显然没在案发现场待过,发现了死人,大部人会先跑去报官,你却巴巴的把尸体用板车拉到沈府来,自然是有人让你这么做!”



    “是的是的!”报信人拼命点头,“那个人……不,那不是人,那只鬼,黑影子鬼,他交给我一辆板车,让我来这儿送货,他还跟我说,这车上的女子叫沈千雪,他还说,还有一具尸体,他已经差人送到我家公子府上……”



    “你家公子是谁?”沈千寻问。



    “梁绍成!”报信人回答。



    “到底怎么回事,你仔细的说给我听!”沈千寻看着他。



    报信人艰难的咽了口唾液,这才缓缓道:“因秋日里就要办喜事了,我家公子和沈姑娘就选在今天见了一面,商议婚前一些琐碎的事,我是他的小厮,自然就跟着,他们见面的地方十分偏僻,因为我家公子怕人说闲话,就选在清水湖的一条游船上,她们在船上聊天吃酒,我就在岸上守着,他们一向会说到很晚,我就躺在草丛里睡了一觉,醒来时太阳都快落山了,可主子的游船还没划过来,我便大声叫唤,可没人应声。”



    “正急躁的时候,那只黑影子鬼突然走了过来……”



    “他的性别容貌身高,”沈千寻打断他,“说得详细一些!”



    报信人歪头想了想,呆呆回应:“不知道!”



    “嗯?”沈千寻皱眉。



    “他就裹了一身黑袍,好像直接拿一块黑布缠在身上似的,头脸遮得一干二净,连眼睛都看不清晰,个子嘛,好像很高,可是,又好像不高……”



    “喂,你这叫什么话?”八妹在一旁插嘴,“高就是高,矮就是矮,脸看不到,这个也看不到,你的眼长在脚底下啊?”



    报信人苦眉皱眼的回:“之所以说不准,是因为他好像一直在飘,他站起来很高,足足有七尺,可他蹲下去时,却又很矮似的……”



    八妹在一边翻白眼:“你是找打吧?还是,这人根本就是你杀的,跑到这里玩我们来了!”



    “哎哟我的姑奶奶,我看一眼都哆嗦,哪敢去杀人还剁成好多块?”报信人叫苦不迭,飞快说:“反正他给我就是那种感觉,那古怪的袍子又肥又大,站起来时,看着又高又大,可蹲下去时,却又觉得那身架没那么大,就屁股大一点……”



    “你看得真仔细!”沈千寻轻哼一声,“那是男人还是女人?”



    “你怎么会这样问?”报信人激动的叫,“当然是男人啊!必须是男人啊!哪有女人敢做这种事的?根本就没有!他不光是个男人,还是个很可怕的男人,不,是男鬼,魔鬼!他说话的声音又哑又粗,难听得要命,他走到我面前,跟我说,我家公子和沈姑娘都在板车上,我家公子他已经差人送回去了,让我拉着板车把沈姑娘送到沈府,他说完就把板车上的布幔挑开,我一看到那情景,当场就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时,那时还没走,他逼我拉板车,还说如果不照做,就把我也这样处理了,我吓得魂都飞了,却不敢不听他的话,这一路,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报信人说完又哭,“天哪,恶鬼出世了,怎么办啊!”



    沈千寻沉默,半晌,问:“他有没有让你交什么东西给我?”



    报信人连拍自己的脑袋,一迭声的叫:“有的有的!你不说,我都快吓忘了!啊,如果我忘记的话,他会不会也这样杀了我?”



    “把东西拿出来!”沈千寻忽略他神经质的问话。



    报信人颤抖着双手,往怀里掏了掏,掏出一张皱巴巴血乎乎的纸来,忙不迭的塞到沈千寻手里,同时把拿纸的那手在袖口上蹭了又蹭,好像上面有什么传染病似的。



    惨白的一张纸,很大,折得很整齐,字是用血写的,因为有很浓的血腥气,但没有粘连淋漓的现象,很显然,写完之后,刻意晾干后才折起来。



    纸上写的是一大串人名。



    沈千雪和梁绍雄的名字排在最前面,接下来,是八妹,雪松,朱柏,再然后,是李百灵,李贤,还有三姨娘,五姨娘和她的一双儿女,这些人名都是熟稔于胸的,而第二行的名字则有些陌生。



    沈千寻认真的想了一会儿,记起这是她曾经医治过的官员家属的名字,有姚启善和他身边的一些官吏,因为曾经得过她的恩惠,这些人对她十分友好,虽然谈不上权高位重,但也或直接或间接的帮过沈千寻的忙,算是她的朋友。



    亲人朋友过后,沈千寻的大名赫然在目,字号比那些人大了许多,最后,凶手写:盛宴开场,请君入席!



    沈千寻想到刚才碟碗之中盛着的东西,胃液又是一阵疯狂涌动。



    她将这股酸腐之气强行咽了下去,低头继续研究手上的纸。



    不,或者,应该说,这是一张血写的挑战书。



    很明显,对方是冲她而来的。



    凶手的意图也很明显,他要用这种残忍血腥的方式,杀死或吓死自己的亲人朋友,让她饱受痛苦的精神折磨,在变成孤家寡人之后,再将她杀死。



    会对她出手的人,自然只有越王府,更有可能的,便是龙逸。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