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0章:盛宴开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龙逸常年游学在外,三教九流,邪人术士,不定结交了多少,既能把隐居多年的孙神医扒出来,那么,找一个喜欢剖尸体的变态杀人狂,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从挑战书的字迹上看,凶手的受教育程度不高,字写得歪歪扭扭的,有不少错别字,当然,这也有可能刻意为之。



    可是,沈千寻注意到,这些字虽然歪扭,可是,却写得极为认真,字与字之间的距离相当,每写一个人名,便会空下一段距离,那个距离,也十分相近,虽然只是一张大白纸,但这些人名横平竖直,无一丝歪斜,倒像是拉着尺子写出来的一样。



    实际上,沈千寻确实在上面找到了尺子的痕迹,有捺的那些字,都断得十分仓促。



    这个凶手,真的很敬业很认真,文化程度不高,但他显然对文人的作派心生向往。



    过于认真的人,就有偏执狂的倾向了。



    沈千寻盯着那页纸,脑中一片混乱繁杂。



    “沈大小姐!”耳边有人轻声叫。



    她抬头,对上一张年轻男子的脸,儒雅,温和,只是眉毛生得不好,稍稍有些八字形,这让他看起来有点愁眉苦脸的,一双眼睛倒尚算明亮,此时微带探询的眼神正安静的注视着她。



    “大小姐,这是京兆尹龙从文龙大人!”管家许农连忙介绍。



    沈千寻微微一震。



    她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形下,和越王府的人有这种交集。



    龙从文在王府的存在感很低,与龙家的那三位儿子相比,他为人更加谦和友善,当然,这或许是因为他是庶出的缘故。



    龙从文之母,昔年是万花楼的头牌,后被龙震看中纳为妾室,妓女之子,受人轻视,倒也在情理之中。



    沈千寻向他点头:“龙大人好!”



    “我都听说了!”龙从文一脸凝重,“沈大小姐应该已经勘验过尸体了吧?可有什么发现?”



    “暂时没有。”沈千寻回答,“尸体我差人停放在阴凉的地下室,我带龙大人下去看看吧!”



    龙从文点头:“那有劳大小姐了!死者的身份可确定了?”



    “是沈府三小姐沈千雪。”沈千寻安静回答。



    “啊?”龙从文愕然,忙说:“那大小姐要节哀顺便!”



    沈千寻“嗯”了一声,转身在前面带路,不多时已到府中的地下室,虽然尸体才放置在这里不久,却依然让这里染上浓重的血腥气。



    “尸体的情形,想必许农已跟龙大人说过,龙大人可要有心理准备!”沈千寻的手按在铁门的门把手上,看向龙从文。



    龙从文略有些紧张的点头。



    “吱呀”一声,铁门打开。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龙从文看到那堆红色的肉堆,还是趴在墙角疯狂的呕吐起来。



    这倒出乎沈千寻的意料之外。



    传言龙震训子严格变态又血腥,儿孙皆是未满十岁便已赴前线杀人,在血与火的淬炼中长大的人,没这么脆弱吧?



    “让你看笑话了!我实在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形。”龙从文好不容易吐完,白着一张脸,勉强对沈千寻微笑。



    沈千寻摇头,只问:“大人……还验吗?”



    “不了!”龙从文苦笑,“我怕我会晕倒!大小姐,你的胆子真的很大!我有个要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说。”沈千寻回答。



    “这件案子,我请求你的协助!”龙从文看着她,“大小姐,我跟你说实话,我心里慌得厉害,我也并非没有断过案子的人,可像今天这般耸人听闻触目惊心的,却是头一回,或许只有你,才能发现其中端倪!这个案子若是不破,必将给京都百姓带来极大的恐慌,这天子脚下,我这一方父母官,怕是难逃其咎!大小姐,你答应我,好不好?”



    龙从文的态度极其恳求,其殷切之态,近乎卑微,沈千寻看在眼里,惊在心头,越王府的人也会说这样的软话吗?感觉好诡异!



    “怎么?你不肯答应吗?”龙从文惶然道:“我知道,你和我们越王府有宿仇,你不会因为这一点,不肯答应帮我吧?我跟你说,大小姐,我从来不曾介入你们的争斗!退一万步讲,就算我想介入,人家也未必瞧得上我,我这个庶子的地位低下,虽然住在越王府,但实际压根就不是那回事,大小姐,你一定得信我!千万别拒绝我,这案子弄不好,我可是要被圣上砍头的!”



    他那紧张又惶然的模样,令沈千寻哭笑不得,她低叹一声回:“龙大人,就算你不请求我,这个案子,我也跟定了,因为这桩凶案,原本就是由我而起的,凶手杀人,是冲着我来的!”



    她将那张血写的挑战书递了过去,龙从文捧在掌心看了又看,急惶道:“凶手是怎么个意思?他要把这上面的人全都杀掉?”



    “应该是!”沈千寻回答。



    “啊?”龙从文手指急颤着在上面飞快划动,嘴里兀自嘀咕不休,竟似在数数,数了半天,他大汗淋漓的抬头:“二十人,足足二十人!他要杀掉这二十人!”



    沈千寻捏捏眉心,说:“龙大人,既然要调查,我们就赶快开始吧!这名单上写的人,除却我沈府外,其他的人,我希望龙大人能派出人力保护他们,让他们尽量不要外出。”



    “这个,能做到的!”龙从文鸡啄米似的点头,“那么,接下来呢?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梁府的小厮春成报说,是在清水湖遇到凶手的,我们先去那里查访一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沈千寻回答。



    “好!就依你说的做!”龙从文当即安排了下去,正忙碌间,忽见一个衙役急慌慌的跑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大页白纸,气喘吁吁的叫:“大人,不好了,有人在衙门口贴了这个,现在满城的人都知道沈千雪被人杀死分尸,大家都怕得要死,到处都躁动不安呢!”



    沈千寻只掠一眼,便知那是跟自己手中差不多的一纸血书,只是比她这个更大一些罢了,龙从文拿到那张血书,脸皱成了苦瓜,沮丧道:“这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就怕事儿闹得满城风雨,这下可怎么好!”



    沈千寻沉默不语,只飞快的赶回烟云阁换衣服,片刻间,她已换了一身男装出来,八妹雪松朱柏三人齐声道:“主子,我们跟你一起去!”



    “你们要都走了,这府里的人,谁来照应?”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