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1章:你这是来吊唁的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千寻摇头,“我的功夫你们清楚,凶手只怕不奈何不了我,你们保护好府中的人就好!跟许农讲,让那些功夫好的家丁轮流值班,绝不许第二件惨案再发生!”



    “府上的人,主子就不用担心了!”雪松低低说:“云王殿下已经知道这事了,他差了人过来,很快就会到了!”



    沈千寻心里一暖,说:“那就好!对了,好像一直没看到婶娘,她去哪儿了?”



    “别说,还真是没看到!”八妹惊叫,“三姨娘好像还没在呢!她们……该不会也……”



    她不敢往再下说,沈千寻心里一紧,急促道:“八妹,你快带上人去寻她们!”



    “不用找了!我们回来了!”门外响起李百灵的声音。



    沈千寻松一口气,飞快说:“婶娘日后不要再外出了,还有千贤哥哥,也要让他多加小心,三姨娘……”



    她的喉间微哽,再也说不下去,李百灵垂下眼敛,回:“她得知讯息之后,当街就晕了过去,这会儿已经死去活来好几次,我们这番上街,本是为三小姐置办嫁妆的!”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沈千寻强吞下胸口的酸涩之气,匆匆说:“我要出门办事,你们在家,要多加小心!”



    “府里有我,你放心就好!”李百灵仰起脸,声音微哽,“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我们……等你回来!”



    沈千寻心里一暖,默默的点点头,转身走出了烟云阁,雪松朱柏和八妹三人无声跟随。



    相府门外,龙从文已在牵马相候。



    同时候着的,还有龙天若。



    他骑在一匹白马上,紫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胸前也不伦不类的别了朵硕大的白花。



    沈千寻哭笑不得:“三殿下,你这是来吊唁的吗?”



    “会不会说话啊!”龙天若不满的斜睨了她一眼,“这是爷最爱的白莲花!爷是什么人?皇子!皇子会给你相门的一个小丫头吊唁吗?都说沈大小姐聪明伶俐,爷我怎么瞧着有点浑啊?”



    他这一通责骂,倒让沈千寻猛然警醒,他们两人关系特殊,可却一直是避着外人的,如今龙从文还在这儿,确实不该说这种没上没下的话。



    “三殿下教训的是!”沈千寻低头认错,“小女子确实有些头脑不清!请三殿下恕罪!”



    “爷不跟美人儿计较!”龙天若刚才还板着脸儿,此时却又一脸浮滑,伸手扯了沈千寻一把,色眯眯道:“爷这番来这儿,就是来帮你的!你去哪儿,爷陪你去怎么样?”



    沈千寻默然。



    这货唱的又是哪一出?明知有外人在,又是敌方阵营的人,非巴巴的跟着她做什么?很好玩吗?



    龙从文这时开口:“三殿下,我们是去断案……”



    “你们就是去上天入地,爷要跟,谁也拦不了!”龙天若仰着鼻孔,一脸的猖狂,龙从文讷讷道:“那是那是!三殿下愿意同去,再好不过!三殿下聪明绝顶,能帮我们破案也说不定!”



    “嗯,这话说得爷舒服!”龙天若忽然又咧嘴笑开了,这忽怒忽笑忽傲娇的超级变色龙脸把沈千寻看得一愣一愣的,龙天若那边吊儿朗当的问她:“沈千寻,跟爷共乘一骑怎么样?”



    “路途遥远,怕压坏了三殿下的马儿!”沈千寻摇头拒绝,转身骑上自己的马,急驰而去,龙天若晃晃脑袋,邪魅一笑,急追而去。



    从相府到清水湖约有大半个时辰的路程,等到达那里时,天色已转幽暗。



    空荡荡的湖面上,一排溜的渔船一字儿摆开,全泊在岸边,唯有一只渔船在湖中心孤寂的飘零着。



    同来的春成很快便认了出来,大声说:“就是那条船!当时我家公子租船游湖时,还给了船老大一锭银子呢!”



    沈千寻看向八妹,说:“你水性好,游过去把那船拖过来,看有什么蹊跷,雪松,你去问那边窝棚里的渔民,这只船是谁家的!”



    两人应了一声,分头行动,不多时,便有几家渔民被叫了出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渔夫抖抖索索的说:“回两位官爷,这船是小民的!”



    “那你怎么不将它划回来,却任他在湖中飘荡?”龙从文问。



    “你这不说废话吗?”龙天若在一旁撇嘴,“这么好的一条船,花花哨哨的,这老头儿才不舍得扔,八成是在船里看到什么吓人的东西,又给推回水里了吧?”



    老渔夫哭丧着脸,“让这位爷猜对了!我租船给那对男女,说好是太阳下山时便归还的,可始终没见还回来,我便自个儿去划,谁承想,进舱一看,一船底的血啊,当时我就吓坏了,后来又听城里来的人说两个公子小姐给人杀了,还剁成了好多块,我就更不敢出声了!”



    “这么说,这渔船便是案发第一现场!”龙从文又问:“那你白日里可在这里见过身着黑袍的蒙面男人?”



    “从未见过!”老渔夫摇头,“那对男女租了我这游船私会,我们便会自觉避远一些,再者,这边鱼群不多,我们从不在这里打渔的!”



    “就算如此,这可是杀死两个人,怎么可能一点动静也听不到呢?”龙从文咕哝说。



    “杀个人要多大动静?更何况这两人又在湖心之中!”龙天若好像是专门为打击龙从文而来,“高手杀人,就跟捻死一只蚂蚁一样,难不成杀人之前,还要敲锣打鼓四处宣扬,大家快来看啊,我杀人了,我还分尸了,他脑子被驴踢过啊?”



    龙从文讪笑道:“三皇子,是我孤陋寡闻了,我这也没杀过人不是?”



    “你杀的人还少吗?”龙天若扯根野草在嘴里一通乱嚼,“当吏部侍郎那会儿,谁有你拽啊?拽得二五八万的,这会儿在这儿装什么孙子啊?打什么主意呢?”



    龙从文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喉结动了动,最终选择闭嘴。



    沈千寻则懒得理会他们斗嘴,她的注意力全放在那艘船上,她扬声催促八妹,“你动作麻利一点!”



    “我……喘不过来气!”八妹上气不接下气的回,“主子姐,这也太吓人了!”



    分尸现场当然吓人。



    但在沈千寻看来,这其实并不太像分尸现场。



    只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船里的血太过集中,大多都汪在船内的地板上,而船舱两壁和舱内的摆设上则十分整洁干净,没有一丝血迹。



    这不合常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