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2章:干净整洁的分尸现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正常来讲,分尸需要大件的工具,比如斧头锯子砍刀之类的,这样沉重而锐利的工具剁在刚死的人体上,定然是鲜血四溅,绝不可能只在船底汪着血。



    沈千寻弯腰钻到船舱之中,很快就找到了原因。



    船舱两壁及摆设都被人细细的擦拭过,灰尘多的地方,会有明显的擦拭痕迹。



    杀人,分尸,然后,还有闲情逸致把血迹拭掉,从舱内的摆设物件可以看到,这里似乎经过一番轻微的打斗,因为茶几箱柜之类都有移动的痕迹,但最终却被物归原位,收拾得十分整洁素净。



    沈千寻的脑仁又开始隐隐作痛。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怎么可以有这么奇葩又凶残的行为?



    她强烈怀疑他是非人类!



    龙从文在外头探头探脑的问:“大小姐,可有什么发现?”



    “她肯定什么发现也没有!”沈千寻还没作答,一直到处乱瞅的龙天若倒先插上了嘴。



    沈千寻本就郁闷非常,听到这句话,剜了他一眼,问:“三殿下怎么知道我什么也没发现?”



    龙天若“嘁”了一声:“爷是什么人啊?爷会读心术的!况且,爷这聪明绝顶的人,都没什么发现,你能比得上爷?”



    沈千寻在心里默默回:读你妹!



    但有龙从文在这儿,她自是不能胡说八道,事实上,她确实没有任何发现。



    船上到处都擦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除了地上那汪凝固的血,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也没有。



    擦拭整理现场,说明了什么?



    怕留下指纹?



    这也太扯了,貌似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指纹的概念,而就算懂指纹的她,也暂时没有想出合适的办法来提取指纹,有些东西,在现代举手得来,但在古代却很难找到替代品,毕竟,她只是一个法医,不是一个化学家,上次宁贵妃一案,也是机缘巧合,不然,她没有可能那么早破案。



    如果不是怕落下指纹,那么,是什么样的理由,让凶手把这里收拾得那么干净呢?又或者说,他想掩饰什么?



    沈千寻叹口气,拿根木棍,将浸在血泊中的两套衣服挑了起来,放在眼前细看。



    衣服被染得通红,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沈千寻翻看了一下,发现上面似有一片须状的东西在晃,便伸手拈了起来。



    看起来,像是一朵花或者一株草,但已被血染得粘腻鲜红,沈千寻弯腰走到船头,放在河水里洗了洗,上面的鲜血被冲涮去,那东西便露出它本来的面目。



    一朵红色的花,但样子生得十分古怪,外面一层花瓣有点像玫瑰,但里面的花芯周边却伸出长长的须状物,那些须子呈黑紫色,十分坚硬,摸上去略有些刺手。



    “谁见过这种东西?”沈千寻扬起那朵花问。



    众人纷纷摇头。



    雪松看了一眼,眸间有一丝疑虑,犹豫道:“倒似在哪本古籍里见过似的,但此地断然没有此物!”



    “我也这样认为!”朱柏说:“我自认见过的花草品种繁多,但从未见过这种花。”



    “给爷瞧瞧!”龙天若一把将那花夺了去,放在眼底左瞧右看,瞧了半天,忽然慢悠悠的来了一句:“黑寡妇!”



    一众人等全都满头黑线。



    沈千寻伸手将花夺了过来,讥讽道:“三殿下公务繁杂,还是别跟我们一起断案了吧?貌似去找什么黑寡妇白寡妇的更重要一些!”



    “怪不得人都说你牙尖嘴利,还真是没说错!”龙天若忿忿然道:“爷说这花的花名叫黑寡妇,你又想到什么歪地方去了?”



    沈千寻一怔:“这花叫黑寡妇?你怎么知道?这明明就是红色的嘛!”



    “爷走过南闯过北,读过万卷书,行过万里路,博闻强记,学富五车……”龙天若还在那里摆谱,却被沈千寻利落打断,“三殿下只需说这花生自何处便好!”



    “这个……这个好像有点记不清楚!”龙天若挠着后脑勺,“待爷回去查阅典籍再告诉你!”



    沈千寻无语,刚还说博闻强记呢,但好歹也算有点眉目,她还是有点小兴奋,将那花拿油纸包包了,小心的揣入怀中,说:“好了,这里也没有什么看头了,我们去走访一下周围的住户,看看谁家有没有丢了板车。”



    一行人便起身往附近的村庄走,一进入村庄,便见村子里正乱哄哄的,两个体格健壮的农户正急眉赤眼的到处乱跑,东一头西一头的,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似的。



    沈千寻开门见山的问:“两位大哥,可是在寻板车?”



    两人眼前一亮,同时问:“这位小哥,你见到了?”



    “我见过其中的一辆,”沈千寻将那板车的主要特点说了一遍,其中一个黑脸农户便叫起来:“那是我的板车!在哪儿?喂,该不是你偷走的吧?”



    “她像会偷你们板车的人吗?”龙天若在一旁撇嘴,“她身上一件佩饰,够买你们一百辆板车的,说话也不过过脑子!”



    黑脸农户看他一眼,见他鲜衣丽服,显是个惹不起的公子哥儿,一时都有些胆怯,再者,他说的倒也对,这么文弱秀气的少年,偷他的板车也没用。



    “你们的板车,我会设法帮你们找回来,但在这之前,我有句话想问你们!”沈千寻说,“今天中午,村子里有没有来过一个身着黑袍的人?”



    “这个……我没见到过!”黑脸农户看向身边的瘦子,问:“瘦猴儿,你见到没?”



    “我拉肚子,睡了一下午,哪里会看到?”瘦弱儿望向身后的乡民,高声说:“你们都看过没?”



    “没有!”众人嘻笑着参差不齐的回答,这时,一个稚嫩的童声响起:“妞妞看到了!”



    “你这小丫头,你能看见什么?”正抱着妞妞的妇人哧笑,“别听孩子瞎说!”



    “我没有瞎说!”妞妞争辩,“我就是看到了!是黑风老妖!两个黑风老妖,他们会施魔法,大袖子一卷,就把伯伯的伯车给变没了!”



    “那妞妞看到他们的样子了吗?”沈千寻急急的问。



    “就是妖怪的样子啊!”妞妞天真的回答,“我跟哥哥玩躲猫猫,我躲在村口的大树背后,看到他们施法,哗……他们就变成一块木牌牌落到地上了!”



    “木牌牌?什么样的木牌牌,能给姐姐看看吗?”沈千寻问。



    “能啊!”妞妞在小兜里掏了半天,掏出一个浅金色的木牌,顶端用黑绳系着,上面十分光滑,却什么字也没有写,沈千寻正上下翻看,不想龙从文却“啊”地惊叫一声,劈手将那牌牌夺了去。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