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3章:你想吓死爷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喂,一惊一乍的,你想吓死爷啊?”龙天若毫不客气的对他吆喝,“把那牌牌拿来,让爷先瞧瞧!”



    龙从文犹豫了一下,便讪笑着递了过去:“三殿下,我拿过来就是想呈给您瞧瞧呢!您见多识广,说不定识得这牌牌的来历!”



    “你什么意思?”龙天若斜着眼睛没好气的瞧他,“你这样夸爷,爷要是认不出来,岂不是丢人现眼?”



    龙从文愕然,这拍马屁怎么又拍到了马蹄子上?他苦苦脸,垂头不再说话。



    龙天若拿着那木牌瞅了瞅,嘀咕道:“木头倒是上好的楠木,只是这上面连个字儿都没有,这制牌子的人,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吧?万一有人拿同样的楠木仿了,他岂不是也识不得?”



    “用这木牌来号令别人的主子,肯定不会像三殿下说的那么蠢了!”沈千寻掠了一眼,说:“或许要用特殊的方法才能让这无字之牌显出形来,只是咱们不知道罢了!”



    “有道理有道理!”对于她的话,龙天若连声赞扬,“都说大小姐聪明,确实不同凡响!”



    “一个木牌就这么费脑筋!”龙从文在一旁摇头,“三殿下,这牌牌还是给下官收着吧,这也算是物证啊!”



    他着急要要回木牌,沈千寻情知有异,却默不作声,龙天若眼珠子转了转,打了个哈哈,说:“给你就给你喽!爷要这物事又没用!”



    他随手掷给龙从文,龙从文小心的揣在怀中,沈千寻又问了妞妞一些话,妞妞翻来复去的也就只记得那些,沈千寻便往她手里塞了点碎银子,翻身上马,打道回府。



    此时已是暮色四合,乡间的林荫道静得吓人,只有马蹄声笃笃响。



    龙天若在那里乱叫唤:“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这么瘆人啊?沈千寻,你说这里,会不会有鬼?”



    “或许有吧!”沈千寻淡淡的答,转而追上龙从文,低低问:“龙大人是在哪里见过那只木牌吗?”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龙从文飞快摇头,神情却有些紧张,他看了眼身后的龙天若,单调的重复着:“没见过,真没见过,就是觉得,肯定是不吉之物,那小丫头拿着,没准儿会引来杀身之祸!”



    他既不肯说,沈千寻自然也不会再追问,只说:“既然大人也不知道,那么,便将此物交给千寻吧,我差人打听,或许能有一丝眉目也说不定!”



    龙从文干笑:“这个……其实我也正有此意,不如,我先来打听,若是没结果,再交由你处理好不好?毕竟,我才是这案子的主要负责人,这种粗活,不好推给你做的,你负责那些细致难解的地方就好!”



    沈千寻不再说话,只执意的将手伸着,目光冰冷,龙从文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忽然低叹一声,哑声道:“罢了,你也不用再去查了,我来告诉你吧!是……是我二哥的人!”



    龙从文的声音低若蚊蝇,“我在府里瞧见过这种牌子!”



    沈千寻倏然一惊。



    当然,她惊的并不是龙从文所提供的信息,事实上,这事很明显,千方百计针对她的,只有越王府的人,这起凶残案件的幕后操纵者自然是龙家兄弟无疑,可她没料到,龙从文会胳膊肘子往外拐,拆自家的台。



    她搞不清龙从文的意图,反而愣在了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呆呆的盯着龙从文看,龙从文苦笑:“沈大小姐,你别那么看着我!”



    “为什么要告诉我?”沈千寻皱眉,“你二哥行事谨慎小心,你不说,我未必查得出来!”



    “就算查不出来,你心里其实早就锁定他了,不是吗?”龙从文轻叹,“我告诉你,你也不能拿我二哥怎么样,这无字牌算不得什么证据的!”



    “但以前是猜测,现在却是确证了!”沈千寻面现嘲讽,“越王府出了这位一位聪明善谋不择手段的二公子,真是王府莫大的荣耀!”



    “我也没想到他竟会做这样的事!这太丧心病狂了!”龙从文满面尴尬的应,“等我回府,会旁敲侧击的提点他一下,若他能悬崖勒马,犹未为晚!”



    “他不会听你的,也不会悬崖勒马,当然,他就算收手也没用了,因为他已经做下了人神共愤的恶行,他逃不掉的!”沈千寻声音冷硬,“你倒不妨帮我传个口信,就说,沈千雪怎么死的,他的结局也将一样!”



    “呵呵!”龙从文讪笑,“这话我可不敢说!我二哥的脾气坏着呢,没准一生气,把我也剁了!但大小姐勇气实在可嘉,面对这样的对手依然面不改色,龙从文佩服至极!若龙从文有大小姐这样的本事,只怕早已青云直上,位极人臣,绝不会只做一介无实权却又要忙断肠的京兆尹了!”



    “龙大人好像之前不是京兆尹吧?”沈千寻随意的回,“我记得龙大人曾做过户部侍郎,还不算位极人臣吗?”



    “不过一时的风光,到最后,还不是被打成原形?”龙从文自嘲的笑,“这就是庶子的命运,永远都要仰人鼻息而活,家族有难,便有人想着要你先拿命顶上去,你是要命,还是要官?我觉得还是命更重要一些,若是真有本事,倒可不用顾忌那么多了!”



    沈千寻轻哧一声,刚想说话,一直落在后面胡瞧乱看的龙天若突然扯着嗓门大叫:“喂,你们两个,老叽叽咕咕说什么呢?有什么私密的话,不能谈出来说给大家听?还有那位龙大人,你不要瞧人家沈大小姐长得俊,就想着要占人家便宜,你老把嘴贴在人家耳朵上做什么?还有沈千寻,你可是我的四弟媳妇,你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啊!”



    他这一通话,说得龙从文汗流浃背,连忙低低道:“大小姐,我刚刚说的话,你可千万别同那位爷说啊!他可是个出了名的事儿爷,最喜欢看两败俱伤的结果,你若是跟他说了,传到我二哥耳朵里,我这条小命,可就没了!”



    沈千寻哭笑不得。



    这个龙从文,虽然官职不多高,但好歹也是京官,何至于这样怯懦胆小了?瞧他这缩手缩脚的模样,哪里像个京兆尹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别说京兆尹,就算是沈庆当时贵为相爷,遇到龙天若这种混货也照样没辙。



    她轻咳一声应允:“你放心,我不会说的!”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