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5章:似曾相识的一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竟似一大群巨鸟扇动翅膀的声音,转瞬间,头顶的树梢上,密密麻麻的挂满了黑色长袍的暗影,他们像是从天骤降的夜枭,出现得突兀又诡异,无声无息,却有一股逼人的杀气席卷而来!



    沈千寻面色陡变。



    这些黑袍人,少说也有二百多号人,而那么多人,埋伏在这片林子里,她和八妹雪松等人居然丝毫没有察觉到异常,这太不正常了!



    要知道,她经过特殊的训练,不管是听觉还是视觉,都较常人要敏锐许多,此番出行,亦是存了十二分的小心,而八妹和雪松朱柏亦非泛泛之辈,可就算这样,他们事前居然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伙人的功力,远在他们之上!



    只是,用二百多号人,来杀他们四个,有点过了吧?



    正紧张彷徨之际,忽听一声清啸,暗黑模糊的绿林间突然腾起一条白影!



    竟然真是龙天语!



    沈千寻心头一喜,却又没来由的一沉!



    这一幕,似曾相识。



    她初识龙天语时,便也是这样的情形。



    那次是在黑虎山,龙天若不肯救她,消失无踪,龙天语天神般出现。



    出现在她最危急的时刻。



    不早也不晚,时间掐得刚刚好。



    她的心剧烈的颤抖起来。



    龙天语伸手将她揽在怀中,同时迅疾出手,那些黑袍人像一堆破铜烂铁一样,被他的指力拧成一堆,远远的掷了出去。



    沈千寻不出声,凝神在他胸膛轻嗅。



    清芬幽冷的香气,是独属于龙天语的,与龙天若身上那股子混杂的脂粉香完全是两码事。



    是她想多了?



    或许真是想多了。



    当时在黑虎山,这一对双胞胎兄弟可是同时出现在她面前的!



    可当时林深树密,虽然有星有月,但其实人脸瞧得并不真切,而龙天语又一直走在她前面,当时她惊魂未定,如果其中一人是由别人所扮,她也是发现不了的。



    可如果这样的话,又似不合常理。



    如果他们是一个人,没有必要一个对她好,一个对她坏,这不吃饱了撑的瞎折腾嘛!



    可是……



    她处于天人交战之中,一个小黑人一个小白人在她的心里进行着激烈的拉锯战。



    小黑人说:“这事儿有点蹊跷,龙天若当初为什么非要将你送入相府?他这人诡诈莫测,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小白人却争辩说:“云王待你那么好,你怎么还敢怀疑他?你瞧瞧龙天若那德性,一个污臭如泥,一个清雅如仙,这能是一个人吗?能是吗?”



    沈千寻被吵得脑仁痛,她捂着头,呆呆的盯着龙天语看。



    龙天语大掌抚上她的头,黑眸中尽是焦灼担忧之色,他急急问:“你受伤了?”



    那样的关切在意,那样的真情流露,怎么会是假的!



    沈千寻陡然从那种魔障般的情绪中挣脱开来!



    “我没事!”她摇头,“只是……”



    她的目光在龙天语身边一掠,满心担忧。



    龙天语带来的人并不多,连上他也不过区区十人,如何与这二百多人对抗?



    一旁随行的木槿显然也极为不安,他急急问:“殿下,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龙天语眉眼一片安然淡定,唇角仍微微上扬,只那双柔和的双眸却陡然染上逼人的寒气。



    “可是……”木槿欲言又止。



    “没有什么可是,去吧!”龙天语淡淡的应,木槿低下头,恭敬的回了句“是”,转身飞掠而去。



    “你让他去哪儿?”沈千寻忧心忡忡。



    “调兵遣将!”龙天语微笑着将她额间凌乱的头发掖到耳朵后,低低道:“千寻,我包只大饺子给你看好不好?全是黑芝麻馅的,皮薄馅多,鲜美得很!”



    沈千寻看看那些黑袍人,又看看自己和龙天语身上的白袍,不自觉笑起来:“你确信这饺子馅是黑芝麻的,不是白芝麻的?我怎么觉得,白芝麻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龙天语不悦的眯眼:“本王有那么逊吗?”



    “不是你逊,是他们人太多!”沈千寻轻叹。



    话音未落,那些黑袍人已尖啸着飞袭而来,大家打起精神,全力应对,原本幽静恬淡的小树林,瞬间变修罗屠场。



    这一番搏杀,险相环生,沈千寻还好,有龙天语这个功夫界大神亦步亦趋的相护,倒是没受一点伤,可八妹和雪松朱柏三人就有点小惨,很快就挂了满身彩,这伙黑袍人的功夫显然在他们之上。



    但就算如此,亦无人退缩,八妹那边骂骂咧咧的,各种奇葩的骂人话不断涌出,雪松和朱柏则连声笑骂:“八姑奶奶,你别骂了行不行?笑得肚子疼,哪有力气打架?”



    沈千寻看到这种情形,也不由哑然失笑。



    他们俱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越到险境,反而越激发出无尽的豪放之气,左突右冲,竟是愈战愈勇,而龙天语带来的人则比他们更加争气,因为人家的功夫本来就远在他们之上,他们是在拼老命跟敌手搏斗,人家却是以一敌数,游刃有余。



    但很快的,沈千寻就发现,他们只所以战得如此轻松,并不是因为他们无所畏惧,而是因为在黑袍人的外围,突然又出现一群白色人影。



    那白色的人影以诡异的速度的吞食着与他们为敌的黑袍人,很快,便与包围中心的木笔他们接应上,龙天语身形一纵,将沈千寻抱出包围圈,稳稳的落在一处粗壮的树梢,含笑道:“你看,本王没有吹牛皮吧?现在这饺子馅,可就是黑芝麻的!”



    “你从哪里调来的人?”沈千寻奇道:“还是,你早就知道,他们会埋伏了那么多人?”



    龙天语歪头,认真的回答:“本王在白云馆掐指一算,便算出我家娘子今晚有此劫难,是以便来了招撒豆成兵,助我家娘子脱困!”



    “嘁!”沈千寻娇嗔道:“说正经的!你是怎么知道他们会埋伏在这里的?”



    “这个不难啊!”龙天语答,“从沈千雪的尸体进沈府开始,我的人就已经开始四处打探消息了!”



    “这个龙逸,还真是胆大包天!”沈千寻恨恨道:“我若是死了,皇帝又岂能饶他?”



    “他没打算杀你!”龙天语一针见血,“但若他得逞,八妹雪松和朱柏却是一定要死的!他是在用这种方法,把你逼疯,再把你逼死!”



    “那他一定打错算盘了!”沈千寻嗤笑:“因为我本来就是个死人,不会再死一回。”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