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6章:你真的就是一具僵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都从现代穿到古代了,现代的那个她一定死了吧?古代的这个前身也是死人,她其实就是一缕游魂,在世间飘荡。



    龙天语挑眉:“那么,我那三哥其实也没说错,你真的就是一具僵尸,对吧?”



    “没错!”沈千寻呵呵笑。



    龙天语却不笑,怔怔的看着她说:“千寻,有个秘密我一直没敢告诉你!”



    “什么秘密?”沈千寻见他一脸认真,以为他说的是那个不能说的秘密,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这个秘密就是,”龙天语突然扬唇轻笑,露出一口白亮的牙齿,“其实吧,我也是僵尸!”



    “啊?”沈千寻伸手捶他,“你耍我?”



    龙天语大笑投降:“别打了,再打就掉下去了,啊……”



    可沈千寻哪里肯饶?两人在树上纠缠不休,而树下,白衣人与黑袍人的搏杀已接近尾声。



    木槿抬头看一眼树上的一对男女,没来由的叹了口气。



    他们家主子,是越来越不靠谱了。



    长此以往,可怎么好?



    可是,这事儿好像他操心不了,他叹口气,吩咐身边人:“打扫战场!”



    一只又一只黑色令牌,从那些黑衣人身上被翻了出来,木槿的脸色越变越难看。



    他将那些令牌拿给龙天语看,龙天语只淡淡掠了一眼,说:“知道了!”



    “殿下?”木槿焦急的看着他,似是有话要说。



    “你带人回去吧!”龙天语却不搭他的话茬,“我送千寻回府!”



    木槿低叹一声,只得领命退下,带着那群白衣人很快便消失在暗夜之中。



    沈千寻的心头突然涌起浓烈的不安。



    木槿的表情太不正常了。



    那惊悸惶恐的模样,就好像大祸临头一般。



    她虽然不太清楚龙天语的力量,但看这情形,一个越王府他还未必放在眼中吧?



    那为什么木槿会那么紧张担心?



    她转身龙天语,低低问:“这些人,不是龙逸的人?”



    “怎么会这么想?”龙天语反问,转而又说:“木槿天性谨慎,你别被他影响了,不过,以后这样大规模的围剿追杀怕是少不了,你要有心理准备!”



    沈千寻“嗯”了一声,仍怔怔的盯着他看,龙天语摸摸自己的下巴,挑眉问:“我脸上有灰?”



    “没有!”沈千寻摇头,“是起雾了!”



    她摸索着抓住他的手,终还是将心头的疑云压了下去,有些秘密,龙天语若是不想主动说出来,她也就不想问,事实上,龙天语对她来说,就是一个谜,他的身份,他的力量,全都是谜团。



    可他说过,这是秘密,不能说的秘密。



    所以,她只需要选择单纯的信任就好。



    “如果凶手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我该怎么办?”



    回去的路上,沈千寻颇有些无助的问龙天语,刚才那二百多号武功高强的杀手令她惊心,她没想到龙逸居然会这般歇斯底里,好像根本就没有顾忌到龙熙帝。



    “抓住一个,自会牵涉到一群!你只管找到实际行凶的人就好!”龙天语笃定的答,“对了,你去清水湖,可有什么发现?”



    “凶手很变态,”沈千寻苦笑,“除了一汪血,他连丝肉沫也没有留下,船里的东西,没有一样是属于他的,哦,对了,我发现一朵奇怪的花,不知道是不是凶手留下的。”



    “奇怪的花?”龙天语皱眉,“是什么样子?”



    “说不好!”沈千寻从怀中掏出那个油纸包,龙天语点燃起火折子,灯光摇曳下,那朵花竟不似白日里那般红艳浓烈,变成夜一样的浓黑。



    沈千寻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惊叫:“这怎么可能?怎么还会变色呢?”



    “黑寡妇!”龙天语脱口而出。



    “真叫黑寡妇?”沈千寻愕然,“我还以为是你三哥胡说八道!”



    “三哥?”龙天语眸光微闪,“他跟你一起?”



    “早就跑了!”八妹在一旁撅嘴。



    “不说他了!”沈千寻急急问,“这黑寡妇生在何处?怎么叫这么怪的名字?”



    “这花生长在龙熙国北方悬崖,白天是红色,到夜里便会变成黑色,传说是一位寡妇跳崖后所变,是以取名黑寡妇!”龙天语淡淡道,“这种花极为少见,只生在北关的悬崖峭壁之上,这么说来,凶手倒跟北关人有些牵扯!”



    “北关?”一直默不作声的龙从文突然惊叫,“怪不得竟如此凶残!原来竟是北关人!听闻那里的人喜欢茹毛饮血吃生肉,最是嗜血残忍呢!”



    “你去过?”龙天语淡淡的掠了他一眼。



    “这个……只是听说。”龙从文讪笑。



    “道听途说的话,还是不要乱讲吧!”龙天语明显是教训的口气,“龙大人身为朝廷命官,却说这样的话,一者惑乱人心,二者也对北关人不公平,凶残之人到处都有,又何止北关一方?这是地域歧视,会引起平民暴动的!”



    龙从文被训得一头雾水,只得干笑道:“是,殿下说的是,是我口不择言了!”



    “龙大人口不择言也不止这一次了,希望以后说话做事先过过脑子,三思而后行才好!”龙天语又冷冰冰的丢出一句。



    龙从文哑然,他不过是顺口一说罢了,怎么惹得这位爷老生常谈个没完?但人家老爹是皇帝,怎么说,他就得怎么听,他连自家兄弟都可以忍,自然也可以忍这位皇子的,他流着冷汗应:“是!是!下官以后说话做事,一定要细加思量,再不敢胡言乱语了!”



    他那点头哈腰的模样,惹得八妹等人都窃笑不已。



    沈千寻却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形。



    这一天发生的事太多,她的精神一直处在高度紧张之中,又经一场恶战,已是疲惫至极,如今窝在龙天语怀中,那颗久悬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夜色沉寂,万籁俱静,只听得马蹄声笃笃的响,类似于某种模糊的背景音乐,她头一歪,沉沉睡去。



    夜,皇宫,仁德殿。



    龙熙帝还没睡,披着寝衣,在灯下看书。



    外头胡德厚低低的报:“皇上,三殿下来了!”



    “唔,请他进来!”龙熙帝眸间闪过异样的光芒。



    龙天若气喘吁吁衣衫凌乱的跑了进来。



    “看你这情形,定是没占到上风吧?”龙熙帝淡淡的问。



    “父皇料事如神!”龙天若急急凑到他耳边,低声道:“老四的力量,果然不容小觑!这不试不知道,一试就试出来了!咱们的人……”



    “咱们有什么人?”龙熙帝不悦的打断他,“是龙逸的人!”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