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8章:不太符合常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千寻不说话,快步走出府门,然而大门刚打开,她愣住了。



    近十辆马车,一溜儿排在府门口,见她出来,马车的主人们纷纷围了上来。



    这些人,有的是曾与她私交不错的官员朋友,也有她曾治愈过的病人朋友,而这些人的亲属,无一例外的在那张血书上榜上有名。



    他们会找过来,倒也在沈千寻的意料之中,沈千雪的死实是太触目惊心,大家一定都吓坏了,想过来打探消息吧。



    她轻咳一声开口:“各位不要惊慌,我会尽快找出杀人凶手,让大家安心!”



    “我们相信你!”那十个人一齐回应。



    “沈姑娘天生慧眼,聪明绝顶,我们坚信,那可恶的凶手,一定逃不出你的掌心!”一个胖头官员大声道。



    “是啊是啊!沈姑娘,我们都相信你!”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颤巍巍的说,“那凶手再厉害,也敌不过您的天眼!”



    其他人一听,也纷纷附和,什么未卜先知,什么断案神手,简直把沈千寻夸成了一朵花儿。



    沈千寻有点懵。



    这好像不太符合常理吧?



    正常情形,这些人要么会害怕的避门不出,要么就应该一蜂窝的跑过来,围住她,然后问她有没有什么发现,什么时候能捉到凶手之类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齐卯足了劲儿来赞美她!



    可是,话说回来,人家夸她也不是什么错,从沈千寻帮助他们脱困病愈的那一天起,他们就一直在夸她,说她的好话,现在估计是说习惯了,改不掉了。



    她被这些人夸得面皮泛红,扯扯嘴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人可以说是受到了她的连累,但现在他们却毫无怨怼,全然的信任着她,如果她找不出凶手,斗不倒龙逸,还真是对不起这些热忱善良的人们!



    正感窘迫愧疚之际,斜刺里突然冲出一辆马车,一个白发老者从车上跳了下来,看到沈千寻便哭叫起来:“沈大夫,不好了,我家孙子出事了!”



    “死了?”沈千寻心里一颤。



    “倒还活着,只是受了重伤!”那老者抹着老泪:“意识倒还清醒,他说我赶快请沈大夫过去,说有重要的发现要对沈大夫讲,他……他怕自己坚持不住会死掉,那样,凶手就会再继续作恶了!”



    沈千寻一听,拎起医箱,飞身上马,向那老者的家奔去,八妹和雪松在后面大叫:“主子姐,你等等我们啊!”



    可沈千寻哪里还等得及?



    身后的十个人见状,赶车的赶车,骑马的骑马,也纷纷的跟了上去。



    那老者名叫钱增,住在京郊偏僻的深山之中,在平时看来,那处山林幽静美丽,可在这种非常时期看来,却是最危险的地方。



    沈千寻急行数十里地,直热得满头大汗,才赶到钱增家,家里早已有人候着,见她来了,慌慌的把她往屋里头请,老者的孙女才不过十岁,见她大汗淋漓,便乖巧的端了杯酸梅汤来给她喝,沈千寻确实跑渴了,又见那女童一脸真纯,接过来一饮而尽,转头问身边女童的母亲:“伤者在什么地方?快带我去!”



    “就在东厢房!”女童母亲跌跌撞撞的往那边跑,沈千寻急匆匆跟上,然而进了屋子,才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正诧异间,却听“吱呀”一声,那妇人竟慌里慌张的把门关上,转瞬间,沈千寻便听到落锁的“咔嗒”声。



    她的心里一凉,跑得热涨的大脑倏地闪过一缕寒光,但那寒光转倏忽即逝,取而代之的,是难以形容的粘稠和裂痛。



    她的眼皮似是被什么糊住了,哪怕她用了全身的力气使劲的睁,眼前的事物还是一点点变得模糊,很快,她的世界便陷入一片暗黑无知的混沌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勉强有了一丝意识,耳朵里却充斥着杂乱的声音,似是有很多人在说话,他们似在谦让着什么,沈千寻听到他们说:



    你先来!



    不,我胆小,身体也弱,还是你们先吧!



    我……不想……



    不想也得想,不然怎么办?



    要不,先从那个丫头开始吧?



    沈千寻费力的睁大双眼,摇晃的身影渐渐变得清晰,她惊悚的发现,八妹和雪松也被关进来了,身上拿麻绳捆得结结实实的,一个男人正动手剥八妹的衣服,八妹显然还没醒,无知无觉的躺在那里,任由那人上下其手。



    沈千寻的血一下子全涌到了脑门上,她奋力的挣扎着,可是,身上竟然一丝气力也没有,她想大喊,可喉间却一阵刺痛,她这才意识到,嘴里似是被人塞了栗子壳之类的东西,是一点声音也别想发出来。



    眼看着八妹的外衣已尽除,只余身上的小衣,她目眦尽裂,急速的喘息着,喘息声惊动了屋子里形色各异的男人,他们,碰上沈千寻痛苦的目光,神色各异,却最终全都选择了沉默。



    他们沉默着,木着脸,哆哆嗦嗦的解着自己的裤腰带,几个人围住了八妹,剩下几个人则向沈千寻走来。



    沈千寻瞪着血红的眼,痛苦冰冷的目光从他们每个人身上缓慢的掠过,这些男人中,有的年轻,有的已人到中年,有的却已垂垂老矣,花白胡子一把,但他们都在做同样的动作:解腰带。



    沈千寻当然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就在不久前,她还为自己连累到他们而愧疚,为他们的善良而感动,可现在,她却终于明白,什么是人心。



    人心都是自私的。



    他们应该已经和那个暗处的魔鬼达成了某种契约吧?



    用这种方式,毁掉曾经对他们有恩的一个年轻女孩,确实再好不过,龙逸此番的动作果然足够精彩。



    自己动手杀一个人,难免陷入庸俗低级,还有可能惹上人命官司,可借刀杀人这事儿再绝妙不过,龙熙帝护着她,因为她的生死关乎他的性命,所以,他不杀她,他逼她,这种逼,比之被人大卸八块而死,更加不堪残忍。



    他要毁掉的,不光是她的身体,连同身体一起毁掉的,是她的信念和意志,如果你曾经救过的人都这样对你,你还能不万念俱灰吗?



    真是好主意!



    “哧拉”一声,是身上衣料被撕裂的声音,大红的衣裙,是李百灵一针一线缝制,希望她本命年平安健康,但终成奢望。



    沈千寻的眼越睁越大。



    而那边的八妹似乎也醒了,发出一连串痛苦的呜咽声。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