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9章:人心丑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的身上只剩肚兜和底裤了。



    数只抖抖索索的手,缓慢的伸了过来,数个人的喘息声混在一处,空气中弥漫着污臭难闻的气息,而那缓缓靠近的脸,则丑陋的令人难以形容。



    沈千寻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人心丑恶,令人作呕。



    这个时候,还是想着龙天语的脸比较好,可是,她不太相信他会再一次如天降神兵一样出现,偶然的事件有一有二有三,但绝不可能再有四的。



    她不想让自己太难受,牙齿猛然用力向那刺硬之物咬去,钻心的疼痛令她本就不甚清醒的意识重又涣散。



    模糊中,她听到女人的尖叫声,哭喊声,她怀疑那其实是自己和八妹的声音,只是,后来那哭喊声似乎又变成了男人的,有人扯着她的耳朵大叫:“小僵尸,别睡了!小僵尸,你醒一醒!”



    沈千寻睁开眼,不出意外的对上龙天若那张浮滑的妖孽脸。



    一看到他,她就气不打一处来,“龙天若,你死开!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龙天若跳脚,“你搞搞清楚好不好?爷刚刚拯救了你的清白!清白懂吗?要不是爷来的巧,你这会儿比怡红院的姑娘差不到哪里去!爷救你于水火之中,你睁开眼不谢爷倒也罢了,怎么还骂上了?你良心被狗吃了?”



    沈千寻愕然。



    她烦躁的扭开了头。



    她是真忘了自己的处境,一看到这货,就想起他昨晚上丢下自己逃走,就忍不住要想痛扁他一顿。



    但看这情形,这回,还真是他救了她。



    救了又怎么样?反正,他就算救她,肯定也是不安好心的!



    她轻哼一声,连个谢字也懒得说,只问:“你怎么在这儿?”



    “你办案没叫上我,爷寻思找你来着,谁知一找到这儿,呵呵呵!”龙天若笑得又坏又贱,“爷待在窗外,本想看场不要钱的活春宫的,但左思右想,还是大义凛然的出手相救,你虽然不是我娘子也不是我妹子,可我这么善良的人,也不能眼睁睁看你被人欺负吧?”



    沈千寻啐了一口,没好气的叫:“你别只顾着说话行不行?还不把我身上绳子解开?”



    龙天若瞟她一眼:“喂,你还没跟爷说谢谢!”



    “你昨晚扔下我跑掉,我为什么要跟你谢谢?”沈千寻毫不客气的回。



    “喂,爷怎么是跑掉了?爷是去搬救兵了好不好?”龙天若大叫,“爷一个人又打不过那么多人的,凭什么陪着你死啊?”



    沈千寻无语,论起讲歪理的功夫,她还真不是龙天若对手,她再次催促他:“解绳子!”



    “说谢谢!”龙天若跟她较起了劲。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沈千寻叹口气,含糊的甩出两个字:“谢谢!”



    “不够真诚!”龙天若翻翻白眼,“再谢!”



    “谢谢你!我感谢你八辈祖宗,我代表祖宗八辈感谢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沈千寻神经质大叫。



    龙天若被她叫傻了。



    “这是谢人的话吗?”他张口结舌的问。



    “不是吗?”沈千寻反问。



    “是,但好像味儿不对!”龙天若那双桃花眼一阵乱眨,“怎么听着……那么瘆人呢?得了,爷就别指望狗嘴里能吐出象牙来!”



    他蹲下来,三下五除下解掉了她的绳子。



    沈千寻拧拧受伤的手腕,想站起来,不曾想还没站到一半,眼前又是一阵发黑,龙天若眼疾手快,将她抱在了怀中。



    “这药力够强劲的啊!”龙天若突然嘿嘿一笑,“不过,药力强也好,不然,你这女屠夫怎么能变这么温柔?唉,温香软玉在怀,感觉就是不一样!”



    沈千寻嗅到他身上那股子混杂的脂粉味儿,恶心得不行,有心要挣扎,却少气无力,只得咬牙忍耐。



    阿呆在一旁闷声闷气的说:“爷,这些人怎么办?杀了?”



    他指的是那些对沈千寻欲行不轨的男人,此时已被绑得像粽子似的,扔在墙角。



    龙天若摇头:“不不!这是二十条鲜活的生命啊,怎么能杀了呢?爷是那么残忍的人吗?再说了,他们也是被逼无奈,情有可原的嘛!”



    “是啊是啊!”那些人一听他说这话,一齐哭叫起来,“三殿下真是菩萨心肠,我们确是没办法啊!那凶手要杀的人,都是我们府上的命根子啊!”



    “知道!爷都知道!”龙天若将沈千寻小心的放下来,晃着膀子走过去,“说起来,这事儿真怪不到你们头上!都是那天杀的凶手害的!他拿杀人来要挟你们,是他们不对!”



    阿呆翻翻白眼:“爷这回还真是心善!那么,放了他们?”



    “放!必须放!老捆着怎么行啊?”龙天若使劲点头。



    那些人一听,喜形于色,连声道谢,把龙天若夸得像朵花儿似的,龙天若听得乐呵呵的,伸手解开一人的绳子,那人跪在地上叩头如捣蒜,正磕得起劲,忽然一声惨叫响起!



    沈千寻倏然一惊,循声望去,那人的手腕竟齐唰唰的断掉,鲜血狂涌,断掉的手爪还在鲜血中诡异的抓了几下,看得人毛骨悚然,胆战心惊。



    龙天若却仍是笑得欢快,连语气都温和的要命,他拍着那人的头说:“好了,别叫了,爷知道你很疼,但是爷也没办法啊,谁让你拿这两只爪子去碰爷的弟媳妇呢!爷那弟媳妇,多彪悍一丫头啊!爷都没沾上一根手指头,你们倒好,你说你们这不是寒碜爷吗?爷不给你们长点教训怎么行?”



    那人看着他那张笑嘻嘻的脸,直觉得身上的血都凉透了,他白眼一翻,咕咚一声倒了下去。



    龙天若转头,叫:“阿呆,再把那位兄弟解开喽!他刚才最亢奋,爷得跟他交交心!”



    他的口气十分愉悦轻松,好像真要跟人拉家常似的,那人一听,吓得浑身颤抖,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了,阿呆拎着他的脖子将他扔到龙天若脚下,龙天若笑眯眯的拿手在他手腕上一比划,一道白光闪过,鲜血喷溅,手腕无声的断裂在两处,那人当场晕厥。



    “下一个!”龙天若懒洋洋的叫。



    那群人齐声求饶,哭天喊地,龙天若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笑眯眯道:“别吵别吵!一个一个来,爷下手知道轻重!”



    他嘴里说着话儿,手却在那里一个劲划拉,数道白光射出,转瞬间,又有几人的惨叫着倒在了地上,那群待宰的羔羊叫声越发凄惨哀怜。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