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0章:爷不喜欢杀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行了,算了吧!”沈千寻揉着自己的眉尖,头痛,痛得有些恶心,她低叹说:“他们也是被人威逼……”



    “就算被人威逼,也不能做这种事啊?”龙天若摇头,“爷都还没动过你呢!他们居然敢动,明显是把爷看得比他们还低啊?这怎么行啊?这肯定不行!爷得立威,懂吗?”



    他压根就不听沈千寻的劝告,只执意高叫:“下一个!”



    惨号声再起。



    一气斩掉十个人的手腕,龙天若笑嘻嘻转身,问:“哪位是钱增钱老爷?想留住府上人性命的话,就回应一声!”



    “是……是我!”钱增哭丧着脸回应。



    “嗯,很好!爷不喜欢杀人,可你又必须死,这怎么办好呢?”龙天若眼睛眨巴了几下,突然茅塞顿开一般,欢欢喜喜的看向阿呆,说:“给他一把刀吧!让他自个儿了结自己,哦,对了,你的管家,你的小厮,还有你的长孙,是同谋者吧?也自个儿动手杀掉!男人有胆子做事,便要有胆子担当!”



    阿呆将刀递在钱增手中,钱增浑身急颤,呼吸急促,那双老眼几乎要瞪出眼眶之外,有人将龙天若说的三人推了过来,可他哪里敢动手?只是跪地哭求不止。



    “啊,你哭得爷好烦!”龙天若皱眉,“爷那么善良,还给你留下一个儿子一个孙子传后呢,你怎么不知足啊?你这不是存心难为爷吗?好吧,那你们便一起上路吧!”



    他撅着嘴背过身去,仿佛受了天大的委曲,沈千寻看得哭笑不得,钱增那边已杀猪般的叫起来:“我杀!我杀!”



    “噗哧噗哧”的声音不断响起,钱增像疯子一样在那三人身上乱戳,三人不支倒下,他悲嚎一声,抹了自己的脖子。



    沈千寻低叹一声,扭过头去。



    “还有多少人?”龙天若问阿呆。



    木槿数了数,回:“十五!”



    “每人发一把刀,让他们自个儿切吧,这些人好像没碰到爷的弟媳呢,那么,就切一只手掌就好!对了,小僵尸,你别忘了让八妹给他们敷药,若是死了,就没有办法好好的忏悔自己的罪行!”



    沈千寻一头黑线。



    这位爷,行事还真是……诡异。



    但是,好吧,她承认,他做这些事,虽然有些残忍,但确实很解气。



    “怎么样?这事儿,爷处理的,完美吧?”龙天若嘻笑着蹲在她身边,“这回爷不光拯救了你的清白,还为你杀人,你有没有觉得,爷瞬间变得很高大很潇洒,也不比我那四弟差吧?”



    沈千寻无语,遇上这么自恋的男人,她还有什么话好说?她瞥了他一眼,无声叹息,龙天语笑嘻嘻道:“爷知道,你现在一定有强烈的想以身相许的冲动!当然,在这儿是不行了,你别急,爷现在就带你回王府!”



    他伸开手臂就要来抱沈千寻,沈千寻吓坏了,一个劲往后缩:“龙天若,你死开,姐不要你抱,姐自个儿会走!”



    “爷抱你不显得更有风度一些?”龙天若笑得暖昧,正要弯腰去抱,外面突然响起一阵喊杀之声。



    阿呆往窗外掠了一眼,木然道:“爷,咱们好像陷入了别人的包围圈!”



    “包围圈?”龙天若愕然,“有多少人?”



    “看这情形,总有五六百人吧?”阿呆歪头看了看,“还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龙天若猛拍脑门,咕咕哝哝叫:“还真是晦气,爷怎么老被人堵啊!不对,小僵尸,是你连累爷!你真是个扫把星灾星祸星!”



    “还不知谁连累谁呢!”沈千寻撇嘴,“这青天白日的!动用五六百人来杀我沈千寻一个,这龙逸是疯了吗?这可是皇城根下,他是脑子被门挤了吗?这人啊,十有八九是你招来的吧!”



    “怎么会是爷?绝对不是!”龙天若摇头晃脑的回,“爷一向与人为善,脾气温和,天生的菩萨心肠,怎么会跟人结下仇?”



    沈千寻看了一地的血手爪,啐了一口,如果这叫菩萨心肠,那么蛇蝎心肠该是什么样啊?



    龙天若在那里转着眼珠:“但你说的也对!龙逸怎么会大白天的派那么多人来杀你?可是,这些人是冲谁来的呢?”他突然一拍大腿,“爷知道了!这人啊,是冲老四来的!把你囚在这里,就是为了哄老四来!”



    沈千寻心里“咯噔”一声,浑身冰凉。



    这时只听窗外有人低低应:“湘王殿下料事如神,这些人,就是冲我们云王来的!”



    话音刚落,木槿破窗而入,看向沈千寻,问:“沈姑娘,你还好吧?”



    “我没事!”沈千寻急切问,“天语呢?”



    “主子正忙着包饺子呢!”木槿看向龙天若,“湘王殿下,主子让您来帮忙救人,您怎么这会儿还没把人救走?”



    “你骗我?”沈千寻看向龙天若,“你还说是你自己要来救的!”



    龙天若幽怨的瞥了木槿一眼:“不把你们主子扯出来,你会死啊?显得爷什么什么都不行,郁闷!”



    木槿耸耸肩,回:“事实如此,奴才能怎么着?殿下还是快走吧!”



    “我不走!”沈千寻冷冷道,“我要留下来帮天语!”



    她急急向前冲,眼前又是一阵晕眩,木槿苦笑:“沈姑娘身体不行,就别在这里添乱了!你不在这儿,主子没有牵挂,也好放手一搏!”



    他这么一说,沈千寻愈发担心,刚想说什么,却觉后颈一麻,脑中意识顿时涣散,双眸中只剩下龙天若狡诈的笑脸,再然后,便沉入黑甜的梦乡。



    “这招对付女人,永远都是最省心的!”龙天若嘿嘿笑着,一弯腰将她扛在了肩上,八妹在后面叫:“殿下,殿下,你这么扛着,主子姐会难受!”



    “那爷还得把捧在手心里不成?”龙天若剜她一眼,“小丫头多嘴多舌的,信不信爷割了你的舌头?”



    他的手一扬,八妹吓得一哆嗦,麻利的把嘴闭上了。



    要说以前,她看着这位爷一点脾气也没有,时不时就要插科打诨两句,可现在见他笑眯眯的废了二十人的手腕,眼睛眨都不眨,这才知道,这位爷,其实也不是一位好相与的!



    阿呆护着龙天若冲出院子。



    昔日清静幽雅的院落,彻底变屠宰场,满地横尸,一院血红,躺在地上的尸体有黑有白,显然此次搏杀,龙天语的人并未占到上风。



    但有龙天语的人挡着,他们要想逃掉,还是易如反掌。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