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2章:杀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龙天语轻哼一声,懒怠再搭理他们,沈千寻接过来说:“你们只管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不让你们做卧底,嗯,你们先去帮我杀两头猪怎么样?”



    “杀猪?”两人同时傻掉。



    “对,就是杀猪!”沈千寻转头看龙天语,问:“你这里有猪吗?”



    “有!”龙天语好整以暇的回,“只有两头,现在就坐在你面前!”



    沈千寻失笑:“我说真的!”



    “搞什么?”龙天语歪头看她。



    “知道得太多,容易被灭口!”沈千寻终于把他说过的话完美的甩回去。



    “小气鬼!”龙天语冲木槿扬扬下巴,“去找猪!”



    猪很好找,可杀起来却不容易,这俩货杀人估计杀了不少,杀猪却是头一回,杀得猪和人都嗷嗷叫,也不知到底谁杀谁,好不容易猪死了,沈千寻又让他们剔骨剥肉,俩人忙得满头大汗,一身猪血,狼狈至极,到头来肉剔得稀碎不说,其中一个还把自己的手指头给剔掉了半个。



    “这熊样儿,确实不是杀人碎尸的料!”龙天语抱着双臂,看得津津有味。



    沈千寻点头,挥手让俩二货过来,两人弄得一头一脸的血,膈应得要命,却还是得屁颠颠的跑了过来,讨好的问:“姑奶奶有什么吩咐?”



    “陪我聊天!”沈千寻语音轻快。



    “聊天?”俩二货又傻掉了,这位姑奶奶,比那位爷还会折腾人啊,那爷折磨他们的身体,她却是折腾他们的心啊。



    见他们一脸的惶恐,沈千寻随意的说:“别想太多了,就是随意聊一聊,比如北关的风土人情之类的!对了,你们见过这种花吧?”



    她把那朵花拿了出来,两人一见那花,同时啐了一口,忽觉不妥,忙解释道:“这位姑奶奶,我们可不是啐你,是啐这花呢!这花可是大不吉,姑奶奶是从哪儿得来的?”



    “大不吉?是什么意思?”沈千寻问。



    “就是晦气了!”壮汉之一认真回答,“这花叫黑寡妇,你想寡妇是什么意思?就是死了男人的意思嘛!这花本身也有点邪乎,味儿特别臭,臭得想吐!”



    “是啊是啊!”另一个也使劲点头,“我们那儿的人上山,若是不小心踩到了这种花,都得拿艾草泡一整天,好驱邪除晦呢!若是跟谁家有仇,也会拿这花去诅咒仇家,总之就是很邪恶的东西啦!”



    “竟有这种说法?”沈千寻十分惊讶,“你们那里的人都这么认为吗?”



    “可不是?”两人异口同声答,“说起来,这花十来年前,倒也没这么招人恨了,只是后来发生了一连串的事,好像是隔一段时间,便会有人莫名死掉,身边堆满了黑寡妇,村里的老人便说,这是黑寡妇的魂灵在杀人,因为死的那些男人女人都是些浪荡货,所以才会被人开肠剖肚而死!”



    “开肠剖肚?”沈千寻心头一震,“具体是什么情形,你能不能说得再详细些?”



    “这个……这都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我们还是俩孩子呢,再说这事儿,也不是发生在我们身边,是在离我们老远的一个镇子上!”壮汉同时挠头,苦苦脸说:“反正吧,就死得很吓人,肝肠肚肺都被人扯了出来,惨得不得了!”



    沈千寻眼前倏然一亮。



    这种杀人方法,与沈千雪之死十分相似!而接连作案,也很符合变态杀手杀人的心理,如果这个变态杀手无意中被龙逸发现,带到了京都,再许以重金,他既可以满足他杀人的变态心理,又可以得到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出了这么些人命官司,当地的官府没派人去查吗?”龙天语问。



    “查了,可是,好像没查出来,官府那些人,欺负百姓坑银子倒是一把好手,但真要捉个杀人凶手什么的,他们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俩二货一齐感叹,“唉,山高皇帝远啊,我们那儿,都没有人管,要不,谁抛家舍业的来赚卖命钱呢?”



    沈千寻轻哧一声,说:“看他们说得这么可怜,罢了,天语,放了他们吧!”



    “放?”龙天语浓眉微轩,“可我怕他们……”



    “我们决不会再回到龙逸那儿了!”俩人赌咒发誓外加痛哭流涕,“爷爷的针刑尝一次就够了,小的们哪敢再犯贱啊!再也不敢犯贱了!”



    龙天语嗤笑一声,甩甩手让木槿送他们离开,两人千恩万谢的去了。



    沈千寻却还沉浸在巨大的狂喜之中,如果当年那个变态杀人狂就是现今的这一位,那么,在他的家乡,定能找到些许蛛丝马迹,只是,北关离京都那么远,要跑一趟,颇为不易,而目前这个情形,黑暗中的力量时刻都想把她和龙天语剪除,也不容他们跑这一趟。



    她思忖半晌,忽然抬头,龙天语微笑说:“让我来猜一猜,你肯定想说,能不能设法调到北关当地衙门的卷宗!”



    “能调到吗?”沈千寻欣喜于两人的心意相通。



    “有我拿不到的东西吗?”龙天语傲娇的仰着下巴,叫:“木槿……”



    卷宗还没有调来,第二桩凶案又华丽丽鲜灵灵的出现在人们的眼皮子底下。



    死者是一名胡姓京官之女,年方十七,尚未婚嫁,生得十分俊俏,品性也十分风流,据说与数位官家公子同时保持着不正当关系,曾有句名言在江湖上流传:做淑女不如做妓乐。



    算起来,这位胡姓女子也算是京城中的一朵奇葩,据说其父的仕途就是靠她睡上去的,胡姓官员原本只是在一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作七品芝麻官,后来突然的就青云直上,一路高歌向京都迈进,因着胡姓女子的重要性,在家里就是个说一不二的姑奶奶级人物,而沈千寻与这家的交情,就是为胡姓女子瞧妇科病。



    或许是因为上次自己险遭凌辱,又或许,是因为对这个女人原就没什么好感,所以,当她的艳尸被板车鲜亮亮的拉到沈府时,沈千寻的反应十分平淡。



    再恐怖血腥的东西,看久了也会视觉麻木,不过,麻木的好处多多,相比于上次验沈千雪尸块时的紧张不安,这一次,她的头脑意识清醒异常。



    这具分解后的尸体与沈千雪的如出一辙,同样被扯出的器官整齐的摆放在碗中,也切了十来块肉片,摆在白色素花碟中,不过,这一回,花的模样有些变化,这位手巧的凶手,把肉切成了柳叶状,排出了一朵漂亮的红色向日葵。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