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3章:凶案,一桩接着一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还真是喜欢花!”沈千寻感叹,“边角裁得这样整齐,总觉得应该是有什么模具才可以做得到!”



    她转头看向闻讯赶来的龙从文,问:“龙大人懂厨艺吗?”



    龙从文隔着尸体有一尺远,遥遥的向她摇头。



    沈千寻端起那盘肉,晃晃悠悠的去了后厨。



    肥头大耳的胖厨子正在做午饭,见她进来,连忙殷勤的打招呼,沈千寻将盘子递到他眼底,说:“大师傅,帮我瞧瞧这碟肉,这样好看的柳叶形,你能切出来吗?”



    “切是不好切了!”大厨一边颠着炒锅一边乐呵呵的回:“可用模具可就简单的多了!”



    “果真有模具?”沈千寻惊喜道。



    “有啊!啥样式的都有!”大厨对着一个小厮叫,“小二子,把咱们那套模具拿给大小姐姐瞧瞧,不过大小姐,你怎么突然对厨艺感兴趣了?”



    沈千寻不说话,只认真的拿着那套模具瞧,忽尔又问:“这模具是从哪里订做的?京都之中,做这种模具的人多不多?”



    “也不多了!就是打铁的铺子上有!”大厨回答,“这模具买一套能用好久呢!”



    沈千寻一手端模具,一手端盘子,转身走掉。



    大厨在后面乐呵呵的叫:“哎,大小姐,你那碟子里的肉挺新鲜的,要不要我给你爆炒一下做下饭菜?”



    沈千寻幽幽的回:“这自然是新鲜,刚杀出来的人肉,还热乎着呢,你确定你要爆炒吗?”



    大厨的嘴倏地张得老大,足足能塞一个鸡蛋进去,他手中的炒锅也同时应声落地,溅出的汤汁烫得他连连跳脚,跳着跳着,他蹲在灶口,开始疯狂呕吐。



    沈千寻抱着一堆模具,直奔京城各大铁铺。



    大厨说得不错,模具这种东西,销量并不算多,至多是大户人家图个新鲜好看,而在近期内订购模具的人则更少,经过一番排查,在凶案发生前订购模具的人,连上城郊的也不过十人。



    沈千寻让龙从文调出了这十人的档案资料,挨个排查摸底,又派出暗哨盯梢,她蛮以为会有所发现,但结果令她大为沮丧。



    因为在盯梢期间,第三起凶杀案又横空出世了,而密切关注的这十人,在案发当时,都没有什么异常举动,这说明,这十人压根就跟此案无关。



    第三起案件的情形与前两起案件如出一辙,只是,这一回,尸块没有再送到沈府,凶手堂而皇之的将这尸块送到了京都衙门。



    “这是挑衅!赤裸裸的挑衅!”龙从文笼着袖口,在主都衙门的大堂上来来回回的兜圈子,“这可怎么好?这事已经被人捅到圣上那里了!圣上把我叫过去,臭骂了一顿,还说三天断不了案,就要革我的职,要我的命,天哪,这可怎么好?沈大小姐,这都死了仨了,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呢?”



    沈千寻答非所问:“名单上没有这个人。”



    “有没有这个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又死人了!”龙从文抓耳挠腮坐立不宁。



    沈千寻不理他,径直看向衙门里的何推官:“我要死者的详细资料。”



    何推官眨眨眼,张口报道:“死者容氏,京都富商李冒之妻,三十八岁,性情温和,与家人邻里皆相处和睦,极少与人口角,也甚少出门,昨天会出门,是因为其母过六十大寿,寿宴过后,她没有回夫家,李冒以为她陪老娘在兄长家住下了,也就没再多问,谁知今儿一早,却被人分解成尸块,送到了衙门。”



    “你对她的情况好像很熟悉。”见何推官说起容氏之事,如数家珍一般,沈千寻颇感意外。



    何推官垂下眼敛,苦笑应:“她是在下的亲姑母!”



    “啊?”沈千寻轻叹,“节哀顺便!”



    何推官眼圈微红,道:“如沈姑娘所说,我姑母确实不在名单之中,与沈姑娘亦无任何交集,我不太明白,凶手为什么会对她下手。”



    “我也不明白。”沈千寻低低道:“尸块没被送到沈府,却被送到了衙门,这也许说明,凶手此次行凶,并非是冲我而来,或许,只是了结自己的私人恩怨而已。”



    “可我姑母自十五岁嫁到李家,一向安分守已,本人性格更是温和甚尔说是怯懦,连下人都不会大声喝斥,平时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认识的人少得可怜,不外是平时的街坊邻居,她怎么能得罪到凶手了呢?”何推官痛苦的回。



    “这其中,必然会有什么联系吧!”沈千寻也是一筹莫展,她说:“何推官,如果方便的话,你能不能带我去见一见你家祖母?”



    “祖母因姑母之事,已经卧床不起了!”何推官面色黯然,“当然,若是对破获案情有助的话,我想她会愿意见你的!”



    沈千寻和何推官一起到达何家时,六十岁的何氏正躺在床上狂呕鲜血,吐得痰盂里一片鲜红,何推官之父守在一旁哭得撕心裂肺,看得沈千寻的心紧紧的揪起来。



    当何推官向他介绍沈千寻时,他像是见到鬼一般跳了起来,就手抄起一根棍子,没头没脑的向沈千寻抡了过来,边抡边大声叫骂:“你这个灾祸星,你还想祸害人不够吗?你不要进我们家门,不许进!快滚!”



    随行的八妹和雪松忙上前阻拦,沈千寻生怕矛盾激化,伸手扯住了他们,这一扯,那棍子便稳稳的砸到了她肩上,她痛得“咝”了一声,苦笑不已。



    何推官大叫:“爹,你这是做什么啊?沈姑娘与我们家从无交集,姑母的死怎么会跟她有关系呢!你不要头脑发晕好不好?”



    “我打死你这个臭小子!”何父根本不听劝告,那棍子劈头盖脸的又往何推官身上招呼,正乱哄哄之际,忽听何氏嘶哑的叫:“住手!住手!”



    何父是个孝子,听到自家老娘发了话,只得忿忿的住手,何氏费力叫:“沈……沈大夫!”



    “是!”沈千寻肩上挨了一下,火辣辣的疼,强自忍住,走到何氏面前。



    “我看到那个凶手了!”何氏低低的喘息着,老泪纵横。



    沈千寻微微一震,急急问:“您都看到什么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