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6章:拔开云雾见青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想不想为你妹妹报仇?”沈千寻直接了当的问。



    “就凭你?”何父嗤之以鼻,“听说今早又死了一个,昨晚抓的那个,根本就不是凶手,你也不像传说中那么神嘛!”



    “你可识得这花样?”沈千寻冷不防把那只手臂拿出来,何父惊叫一声,踉跄着退了好几步,差点跌倒在地上。



    “你有病啊?”他破口大骂。



    “见没见过?在卢屠户家,有没有见过这样的花样?回答我!快!”沈千寻字字如刀。



    何父被她凌厉的语调惊到了,也被那朵特殊的玫瑰花给吓到,他咽口唾沫,艰难的点头:“见过,自然是见过的,卢屠户以前就是个厨子,家里头各式花样模具多得很,但这玫瑰花型的最好看,是他的得意之物,据说是请一位打铁的朋友特制的,费了老大的功夫呢!”



    他说着又犹豫起来:“不过,他已经死了好多年了啊,真的死了,那尸体还是我和我爹帮忙收殓的呢!”



    “他是死了,可是,他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吗?”沈千寻的心突突的跳,她飞快的转移话题,“跟我说说他的女儿吧!或者,说说你妹妹和他女儿的关系,她们住在对门,年龄又相仿,在她没跟人私奔之前,应该会是很好的玩伴吧?”



    何父愣了愣,慢吞吞的回:“你让我想一想,哦,她女儿叫卢芽,我们都叫她胖芽芽,她长得像她爹爹,比同龄的孩子要胖不少,个子也高,平时话不多,我们玩什么,她最爱蹲在一边瞅着,但她很懂事,她母亲多病,又没有兄弟姐妹,打小的时候,她就帮她爹卖肉,到年关忙的时候,他爹一天杀好几头猪,她就一天到晚的在铺子上割肉,她割肉有一绝,顾客叫一斤,她一刀下去,就是一斤,不会多一钱,比不会少一钱,刚刚好!”



    说起这段往事,何父略有些兴奋,显然这样的绝技,对于尚在孩童期的他来说,实在神奇,但他说着说着,很快就自己把嘴闭上了。



    接连发生的凶杀碎尸案,每一个尸块都剁得十分均匀,肉片也切得很美,这样好的活儿,一般人真心做不出来。



    “她是……凶手?”何父艰难的发问,“可是,这怎么可能?她为什么要杀我妹妹?当时大家都嫌她胖,又嫌她身上有味儿,不跟她玩,只有我妹妹温和善良,愿意同她玩在一处!再者,她不是跟人私奔了吗?没见她回来呀!会不会是卢屠户死了之后,有盗贼进那屋子偷了那模具……”



    “我要见你们家老夫人!”沈千寻利落的打断他的话。



    “好吧!”何父请她入府,见到何氏,沈千寻劈头就问:“老夫人,你家女儿和卢芽之间的关系怎么样?”



    何氏大惊:“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您只须回答我就好!”沈千寻飞快的回。



    “这个……”何氏叹口气,面色黯然,“以前是挺好的,卢芽以前也常到我们家玩,都是邻居,可是,自从李冒出现之后,两个孩子就闹了矛盾,我家丫头说,卢芽看中了李冒,可李冒却看上了她,这倒是必然的,她们两个在一处,任是谁,也只会选我家丫头,不会选卢芽的!你既然知道卢芽,就该知道,她长是不好看,人又高又壮,浑不像个十五岁的丫头,倒像个生养过的婆姨似的!”



    沈千寻不住点头:“这应该就是杀人动机吧?”



    “你说卢芽杀了我女儿?”何氏使劲摇头,“这不可能啊!自从她跟人私奔到现在,都有一二十年了,我们没见她回来过!”



    “我要她的肖像!”沈千寻答非所问,“老夫人能否把她的模样大致的说一遍?”



    “就是胖,个子高,比你得高一头,身子骨壮,粗手粗脚粗腰的,像个男人,眉毛很浓,鼻子有点塌,嘴不算小也不算大……其实这孩子长得不丑,就是胖了些,哦对了,她的眉毛很漂亮,又黑又浓,眼睛也好看,又大又亮……”



    何氏说到这儿,突然发起了呆,她的双目空洞,似是在回想什么,嘴唇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



    “难道,真的是她?”何氏害怕得哭起来,“本来是不往那方面想的,可是,为什么跟你这么一说,突然觉得,那天晚上那个人,跟她真的好像,特别是身上那股子猪肉味……”



    沈千寻长吁一口气,对何氏说:“老夫人,谢谢您告诉我这些,这些信息,太有用了!”



    “真的是她吗?”何氏呆呆的看着她。



    “我不敢确定,但是,我想我已经抓住凶手的尾巴了!”她沉声回答。



    辞别何氏,沈千寻径直去了府衙,请何推官将专司画像的技师找来,依何氏所说,画出大致的轮廓,并让公差带着这些画像,秘密去市间私访,特别是酒肆饭馆和卖肉铺,如发现有类似的女人,立即回来报告。



    公差们接令离去,龙从文在一旁巴巴的问:“你是有什么新的发现?”



    沈千寻点头。



    “是什么?”龙从文急切的问。



    “不能告诉你!”沈千寻回答。



    “为什么?”龙从文叫起来。



    “你知道为什么。”沈千寻并不加以掩饰,“因为你和我的敌人是一家人!”



    “都说了,人家瞧不上我的!你怎么就不肯相信呢?”龙从文一脸沮丧。



    “你也没拿什么能让我相信的东西出来啊!”沈千寻淡淡的掠了他一眼,“要不,你去做个内应,从你二哥嘴里套出点有用的消息来,我一准儿信你!”



    “你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龙从文倒也坦率,“我二哥真是心狠手辣,你不知道……”他突然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前阵子他不知从哪弄个傻孩子,一直关在地牢里,前儿晚上,也不知发什么疯,把那傻孩子打的呀,那叫一个惨,可怜那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一个劲叫娘,听得我大半夜没睡着觉,你说,他跟一傻孩子较什劲啊?唉,我可不敢去招惹他!无论如何也不敢!”



    龙从文一幅心有余悸的模样。



    “不敢就别乱问喽!知道得太多,容易被灭口!”沈千寻不自觉又说了这句话,这似乎成了她的口头禅。



    “弟媳妇,你要灭谁的口啊?”一道懒洋洋的声音飘进来,紧接着,龙天若晃悠悠的出现在大殿门前。



    沈千寻皱眉:“三殿下怎么又来了?不是说我是扫把星吗?还老跟着我做什么?”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