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7章:爷闲得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爷闲得慌!”龙天若挠挠头,“饱食终日,无事可干,怡红院的姑娘也都玩遍了,真正无聊透了!”



    沈千寻轻哧一声,不再说话,他既然一再跟着,想必是有他自己的计较,她也懒得问,当然,就算她问,从这货嘴里也得不到实话。



    她挂念着北关档案卷宗的事,便起身去白云馆,不想龙天若一个箭步挡在她面前,嘻皮笑脸道:“小僵尸,爷能猜到你去哪儿,你信不信?”



    “三殿下,你闲我很忙,请让路,好吗?”沈千寻不耐烦的伸手推他,反被他捉住手,在掌中把玩,沈千寻用力回抽,但他的双手如钳,哪里抽得出来?



    沈千寻恼得不行,放在平时,早就一巴掌抽过去了,可现在,在衙门,又是在龙从文面前,她不能这么做,只得咬牙道:“三殿下,请您自重!”



    “别想歪了!”龙天若摩挲着她的手,一幅垂涎三尺的模样,嘴里说出的话却十分正经:“爷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双手,既能悬壶济世,又能破案验尸呢!啊,果然是一双好手!又白又细又嫩,爷从未见过如此好手,真是开了眼了!”



    他这边开了眼了,龙从文那边看得呆了,不自觉的就想过来劝,却被龙天若一个眼刀扔过去,“哪凉快哪待着,没见过爷泡妞怎么的?”



    龙从文缩头退下。



    龙天若泡妞时的德行,他自然是见过的,只是,连面前这个冷面冷心冷肠的女人也敢泡,倒是头一回。



    他一走,沈千寻立马发飙,正想好好的教训他一通,却觉眼前一闪,手中多了一物,她定晴一看,竟然是北关的卷宗。



    “你真当爷闲啊?”龙天若松开她的手,说:“爷是专程给你送卷宗来的!”



    “怎么是你送?”沈千寻瞪了他一眼。



    “这卷宗是爷动用关系弄来的!”龙天若胸脯拍得山响,“你别又算在老四头上!你别看他打架牛,论起这些事,还是爷的令好使!他一天到晚缩在白云馆装清高,跟谁有交情啊?必须得爷出马!这个情,你得记在爷头上才行!”



    “是,多谢,感谢你八辈祖宗!”沈千寻横他一眼,不再理他,只用心翻阅卷宗。



    许是因为案子未破,卷宗保存得相当完好,沈千寻翻看了一下,上面貌似把凶手恶魔化了,里面的目击者都形容这人身形高大,一袭阔大黑袍,恶形恶相,手段残忍,灭绝人性之类的,但对于案情方面的分析,却几乎没有。



    但对于受害者的情形介绍得倒还算详尽,好像要以受害者的劣迹斑斑,来证实他的死有余辜,以及案子未破的合理性。



    沈千寻认真的看下去,从卷宗上看,这些死者无论是男是女,都是放荡之人,且据其描述,都生得十分不俗,男俊女俏,不一而足,沈千寻翻到最后一页,是第一个被杀男人的讯息。



    死者男,名贺标,其妻贺氏卢芽,共育有一子,原本其乐融融,却偏喜欢与其他女人勾三搭四,流连于勾栏妓馆之中,终不得善报……



    贺氏卢芽!



    沈千寻的心又开始狂跳。



    如果说,方才在何家还是大胆的推测,那么,此时此刻,她却得到了确证!



    龙天若见她两眼放光,也不自觉凑过来看,他并不知晓上午的情形,是以迷惑不解的问:“这段话有什么特别吗?不过是官府为推卸责任胡说乱编罢了!”



    沈千寻挑眉,回:“你知道那么多做什么?知道得太多,容易被人灭口!”



    龙天若瞪眼:“这是犯什么病?一天到晚就知道灭口!”



    沈千寻轻哼一声,合上卷宗,掖在怀里,大步向殿下走去。



    “哎,去哪儿?”龙天若在后面屁颠颠的跟着,“美人儿,到底要去哪儿啊!”



    “抓凶手!”沈千寻回答,“你要不要一起去?”。



    龙天若使劲点头,“爷自然要去的!不过,你能告诉我,你是怎样发现凶手的踪迹的吗?好像昨儿晚上还听说你一筹莫展大半宿没睡,怎么一个早上就全盘想通了?”



    他说了一大通话,沈千寻只简单的回了四句:“不告诉你!”



    龙天若幽怨的看了她一眼,低声咕哝:“死丫头!”



    沈千寻吃吃笑,龙从文听说要抓凶手,也巴巴的想跟上,却被龙天若恶狠狠的瞪了回去:“你跟着干什么?你能干什么?万事有爷在,你待衙门等消息吧!”



    “可是……可是我是负责这案子的官员啊,我……”龙从文无奈的解释。



    “官员个屁?”龙天若张口便骂,“就你那样儿,闻凶案尿十里,凶手闻到你的味儿早跑了,我们还去哪里抓?你是真想让父皇砍你的脑袋吗?”



    龙从文被他骂得直想哭,却不敢争辩,只得闷闷的退了回去。



    沈千寻轻哧了一声,大步走了出去,经过余推官的房间时,把他叫上了。



    “沈姑娘叫在下何事?”何推官不解的问。



    “你知道卢屠户的坟地在哪儿吗?”沈千寻问。



    “这个自然是知道的!”何推官回答,“昨儿还跟父亲去给他烧了把纸,孤魂野鬼的,可怜的紧!”



    “那么,带我们去吧!”沈千寻看着他,“带我们去坟地!”



    “去那里做什么?”何推官讶然,他一早便出门来府衙,自然不知道沈千寻在何府的事,就算见到了画像,也浑然不知沈千寻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年纪尚轻,卢芽离家时,他还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娃娃,自然不会记得这些。



    “只管去就是了!知道得太多,容易被人灭口!”她仍拿这句话来回,何推官和龙天若对看一眼,一脸无语。



    夏末的坟园,一片荒草蔓生,野花草有枯有荣,霉烂腐朽的气息和青青的野花草味道并存。



    三人拔开荒草前进,远远的,便见小土堆上有一个人正背对他们站着,黑袍阔袖,迎风招摇,沈千寻深吸一口气,微笑道:“我的运气真是好!还以为要蹲守呢,不想一来就遇到了!好了,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我去会会她!”



    “杀人狂魔你也敢会?你活够了!”龙天若伸手扯住她,“要去也是一起去,他的口味可重得厉害!”



    “她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沈千寻笑,“充其量就是刀法精妙罢了,而且,这刀法,只对死肉精妙,对我这样的活人作用不大,所以,只管放心吧。”



    “那也不可大意!”何推官在一旁说:“你还是听三殿下的吧,他可杀了那么多人呢!万一出事怎么办?”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