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8章:你咒也咒不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说你们两个,还真是木头疙瘩!”沈千寻哭笑不得,“我要是不上去做诱饵惹她犯罪,你们怎么好捉她?她可聪明着呢,嗯,当然,主要是我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她就是那个杀人凶手,所以,只有舍命一试了!”



    龙天若撇嘴:“一天到晚就知道舍命舍命,你以为你是猫啊,有九条命!”



    “我没有九条命,可我不照样活得好好的?”沈千寻耸肩,“由此可知,我的命是天不管地不收的,你们只管放心好了!”



    龙天若翻翻白眼松开手:“嗯,你自己的命,自个儿都不操心,爷操心那么多做什么?放心,就算你被剁成了尸块,爷也会一块一块把你捡回去的!”



    “你咒我?”沈千寻横了他一眼,“姐的命硬,你咒也咒不死!不过,你们有点耐心哈,一切听我号令,要等她动刀时才能抓个现形,到时我会给你们手势的!”



    她说完,撸起袖口,卷起裙摆,大踏步向那个黑袍影子走去!



    听到背后的动静,黑袍影子终于缓缓的转过了头。



    沈千寻与她四目相接,转瞬间,又无意识的移开了视线。



    虽然她心里很想好好的看看这人,但是,她还是忍住了,她只当没看到她,径直向另一座坟莹走去,她手里拿着些纸钱,装模作样的在那样烧香叩拜,嘴里还念念有词,还硬是挤出了几滴眼泪。



    她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黑袍人还是站在老地方,没有动一下,沈千寻暗赞,这才是变态连环杀手的风范,希望龙天若和何推官两人藏得足够隐蔽,不要被她发现。



    烧完纸之后,沈千寻一脸忧伤的准备离开,那黑影前跨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抬头,作茫然状,变态凶手一般在猎杀时,会喜欢看猎物惊慌失措,那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快感,沈千寻决定满足她这个愿望。



    “有事?”她简单的问黑袍人。



    黑袍人盯着她看,她的眼睛果然很漂亮,双眼皮,长睫毛,又大又黑,可是,也很可怕,睫毛太黑太长,可能刚刚哭过,此时微见湿润,都粘在了一起,给人一种怪异感。



    当然,真正可怕的,并不是她的眼睛本身,而是她的眼神。



    她的眼神很吓人。



    李百灵也有一双异于常人的眼睛,当她第一次看着沈千寻时,沈千寻会觉得这人如猎豹一样机灵聪敏又冷血,但黑袍人的眼睛比李百灵的可怕一百倍。



    沈千寻无法述说面对这双眼时的感受,她只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不自觉的竖了起来,一颗心不受控制的轻颤。



    这是一双死亡之眼。



    她平静,冷漠,残忍,当她盯着你看时,你会莫名感觉到自己好像是一个已死之人,她看着你,压根就不当你是活物,你只是案板上一块鲜肉,等着被她切割成各种花样。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沈千寻呼吸急促。



    “你以为你知道我是谁!”黑袍人突然咯咯的笑起来,“可是你竟然不知道,看来,你不像传说中那么聪明嘛!”



    “你到底是谁?”沈千寻大声叫起来。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将会失去你的一部份身体!”黑袍人饶有趣味的打量着她,“你很美,一定有一对迷人的乳房和修长的双腿,我不喜欢这样的美,我觉得我应该切割掉它们,你说呢?但是,他们又说你不能死,这是个棘手的问题,让我好好想一想该怎么切才行!”



    她神经质的念叨着,长袖猛然一挥,一道黑烟喷射而出,沈千寻在她挥袖的那一瞬间便已屏住了呼吸,等那阵烟雾散尽,她装模作样的晃了几晃,软软的瘫倒在地上,一双眼睛犹自死不甘心的圆睁。



    当然,只所以选择睁着,纯粹是想看这狠货在碎尸之前会怎么做。



    许是对自己的黑雾之毒太过自信,黑袍人没有过来试她的鼻息,转身到放在一旁的一只布袋里找东西,沈千寻透过眼角的余光,看到她从那只黑袍里翻出一大堆物件来,一齐摊放在地上,有寒光闪闪的剔骨刀,有亮闪闪的斧头,当然,还有一堆形状各异的模具。



    沈千寻有点无厘头的想,也不知这位姐姐,打算把她的肉切成一朵什么样的花,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比较喜欢白茶花,太美了!



    也不知是否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只见那黑袍人在地上拔拉了一会儿,拿起一只模具对着阳光照了照,那形状,果然像朵精巧的茶花。



    沈千寻差点没笑出声来。



    作好准备工作,黑袍人一手拎斧头,一手执剔骨刀,郑重其事的向她走了过来。



    看她那样子,好像要进行一项伟大神圣的工作,对于这工作,她绝对是一丝不苟兢兢业业的,她的嘴角挂着一抹诡异的笑,黑洞洞的大眼里有异样的兴奋,在动手之前,她将自己身上的黑袍褪了去,露出里面的红色长裙,她把黑袍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一旁,又拿起两只手套戴上,便开始动手扒沈千寻的衣裳。



    沈千寻继续无厘头的想,原来是先扒得干干净净的,然后再动手。



    但令她意外的是,对方却只是扒掉她的长裙,却留下了中衣,然后拿手在她的小腿处量了量,似乎在估算着该从哪儿剁,她的指尖凉得诡异,隔着一层软绸布,仍让沈千寻毛骨悚然。



    量好尺寸之后,她终于扬起了斧头,午后的阳光明晃晃的照在镜面似的斧面上,现出一轮刺耳的光晕。



    黑袍人重重劈下,等待着白骨应声而断带来的快感,但那快感来得太迟,她的手,迟迟没有落下来。



    一双修长却有力的手,隔着一个斧头的距离,紧紧的钳制了她。



    龙天若掌心向下,一个翻转,只听“咯嚓”一声,黑袍人的腕骨似乎错了位,她痛得惨呼一声,晕倒在地。



    沈千寻在一旁跳脚:“你怎么把她的手弄断了?”



    “不弄断,留着剁你的小脚丫?”龙天若皱着眉毛不悦的瞧着她,“斧头都扬起来了,你还躺在那里不动,小僵尸,就算你想死,爷也不想拉血乎乎的尸块回去!”



    “可是,你弄断了她的手,以后还怎么再杀人碎尸啊!”沈千寻啧着嘴,一脸的可惜,何推官听得直翻白眼,这话是怎么说的?怎么说的啊?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