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9章:疯言疯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自然不明白沈千寻的心思,当然,沈千寻的坏心思也不能让他明白,她上前帮黑袍人医治,手在她的腕间摸索着,尝试着,“啪”地一声,是骨头复位的声音,沈千寻欣喜叫:“还好还好,这手还能用刀!”



    “凶手是个女人?”龙天若盯着黑袍人的脸看了半天,又疑惑道,“这是男人还是女人?怎么分不出来啊!”



    何推官在那边颤颤的回:“不行扒裤子瞧瞧?”



    沈千寻无语,她指着那黑袍人的脖子说:“这明明就是个女人嘛!她没有喉结啊!你们俩什么眼神啊?还扒裤子呢,你还真想得出来!”



    龙天若歪头看了看,随即大呼小叫:“爷的老天爷啊!这还真是个女人啊!哎,怎么有这样的女人啊?爷自认阅女无数,从未见过如此奇葩!”



    “这也很难说啊!”沈千寻不怀好意的笑,“变态杀手一般都隐藏得很深,所以啊,三殿下,您老人家以后去妓馆晃呢,可得小心一些,据我所知,那种地方,最容易出变态了!要是把您老人家最宝贝的东西给雕成一朵玫瑰花,那可就惨到家喽!”



    龙天若哇哇乱叫:“沈千寻,你怎么说话呢?想找死是吧?”



    “我的头在这儿,工具都现成的!有本事你来剁啊!”沈千寻一脸的无所谓。



    龙天若看到那些工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咕哝说:“你只当小僵尸你狠,不想这女的更狠,你剖尸只为验尸洗冤,她却把人杀了剁了玩,还玩得那么敬业,真是让人头晕啊!”



    “现在怎么办?”何推官虽然胆大,此时却不太敢接近晕迷的黑袍人,只得缩在龙天若身后,探头探脑的问沈千寻。



    “你想为你姑母报仇吗?”沈千寻问他。



    “当然!”何推官使劲点头。



    “那么,你就听我的,对谁都不要说发现凶手的事!”沈千寻说。



    “为什么?你们不把她送到官府吗?”何推官一脸疑惑。



    “送是要送的,只是,不是现在!”沈千寻回答,“她身后的幕后操纵者不死,我们谁都别想拿她办法!一个卢芽死了,马上会有另一个卢芽站出来!”



    何推官听得一头雾水,但他知沈千寻绝不会放过凶手,而这些天办案,也对沈千寻的胆大敏锐佩服得五体投地,是以对她的吩咐虽有疑虑,却沉默遵从。



    沈千寻拿起那把斧头,在黑袍人的脸上蹭了蹭,那异样的锋利很快便带出一线血痕,疼痛令黑袍人醒了过来。



    “你好,卢芽!”沈千寻歪着头,平静跟她打着招呼。



    卢芽不说话,一双黑洞洞的眸子沉默的看着她。



    沈千寻与她对视。



    与一个变态连环杀手对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儿,哪怕自己此时已处在完全的优势,沈千寻仍感觉压力巨大,她的目光,就像是一种带着粘液的百足爬虫,一点点爬上人的身体,每一只足上都长着白亮的燎牙,丑陋凶恶又肆无忌惮狂妄至极。



    处于绝对优势的沈千寻,与他对视的那一瞬间,便处在一种微妙的劣势,她轻叹了一声:“卢芽,你的眼神真可怕!”



    “你也会怕?”卢芽咧着嘴,咕咕的笑起来。



    一旁的龙天若不悦的开口:“千寻,她这一对招子看得人实在恶心,我拿刀剜了去,你就看不到了!”



    卢芽听到这话,却并无惧意,只侧头去看龙天若,半晌,突然问:“你也喜欢玩鲜肉?嗯,你长得真是美啊,很久没见过长得这么美的男人了,你若真喜欢我这对招子,我抠出来给你玩,好不好?”



    她的声音有着出奇的妩媚和温柔,虽然长得骨节粗大,像个男人,但却有一把绝对小女人的嗓子,那样娇媚慵懒的声调,要是易时易地,定能让任何一个听到过的男人血脉贲张。



    可是,这时,这地,这话,却让人有毛骨悚然之感,气氛一时变得诡异难言,而她说着话,那眼睛也一瞬不瞬的盯着龙天若看,竟流露出垂涎渴慕之色,她在他面前旁若无人的搔首弄姿,间或发出银荡的呻吟之声,沈千寻和何推官完全看呆了。



    龙天若则直接看吐了。



    沈千寻却大笑不止:“我还当三殿下生冷不忌,跟全天下的女人都是朋友,不曾想,还有一个女人能让你害怕恶心,这可真是千古奇闻啊!”



    她有心要捉弄龙天若,便对卢芽说:“你瞧他长得俊吧?待会儿,你跟他回家好不好?他最喜欢女人了!”



    卢芽眸光微闪,娇媚回:“好啊!那可要多谢你了!”



    龙天若瞪眼:“小僵尸,你再敢说?爷这就割了你的舌头!”



    沈千寻止住笑,看向卢芽,问:“你跟着私奔的那个男人,长得也很俊吧?你好像对俊俏的男人没有抵抗力,连自己老爹的棺材本都双手奉上了!”



    这显然是卢芽心中隐痛,她像被人踩到尾巴似的尖叫起来,“贱人!不许再跟我提那个贱人!那个贱人!”



    “嗯,该说是贱男才对!”沈千寻深有同感的点头,“贺标确实蛮贱的,又贱又渣,男人嘛,要是不喜欢一个女人,就不该跟她眉来眼去,他勾引你,最后却只是为了你家的钱,这样的贱男,活该被大卸八块,扔给狗吃!对了,你怎么没把他的肉剁碎了喂狗?”



    “狗都不吃他的肉!”卢芽渐渐被沈千寻带进了坑,毫不防备的将自己杀人的事合盘托出,“他的肉太腥太臭!我扔了一块给家里的狗,狗闻了一下,就嫌弃的跑了!”



    “嗯,连狗都不吃,说明这人的确是早就该死了!”沈千寻颇以为然,忽尔又问:“那其他人的肉呢?你有没有拿去喂狗?”



    “狗死了!”卢芽不自觉的顺着她的话说下去,“狗被人打死了,毛毛哭得很伤心,那是他唯一的伙伴,只有那狗对毛毛最好,不会欺负毛毛,也不会打他骂他,杀狗的人该死,我就把那个杀狗的人也杀了!”



    “杀狗的是个男人吧?”沈千寻一脸的好奇:“一个男人,你怎么打得过他呢?还能把他杀死,你真的是,太神奇了!”



    卢芽被她夸得笑起来,骄傲道:“我十来岁就跟着我爹杀猪,都不知杀了多少头了,杀个人又有什么稀奇的?他是个男人又怎么样?他能有猪重吗?没有吧?”



    “可他比猪的力气大啊!”沈千寻继续作惊奇状。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