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0章:声东击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怕,我有黑寡妇!”卢芽诡秘的笑,“他们都不知道,只有我知道,是一个好朋友教给我的,把黑寡妇的花粉收集起来,就是最好的蒙汗药!我先把他放倒,然后再动手,刀磨得快快的,砍在骨头上,咯嚓嚓脆响,那声音好听极了!”



    “是啊是啊!”沈千寻使劲点头,“我真的是深有同感,你知道的,我验尸时,偶尔也会剁骨头,不过,我的感觉没你那么爽,我的刀总是不够快!”



    “你不会磨!你把你的刀拿来,我帮你磨!”卢芽已完全被沈千寻带入一种幻境之中,她太寂寞了,有太多话,没有人与她分享,眼前这个,听她的分享,认同她的做法,她立时要视她为知已了。



    “好的好的!”沈千寻点头,“别说,在这一点上,你真的强过我太多,真的!卢芽,你跟我想像的一点都不一样!”



    “嗯?哪里不一样?”卢芽笑着问。



    “他们都说你像一个男人,我也一直把你想像成粗鲁蛮横的那一种,可见了你之后,我才知道,他全都说错了!”沈千寻一脸的忿忿然,“你有这么大这样漂亮的眼睛,你的皮肤那么白晳细腻,你的声音那么娇柔好听,怎么会像男人?他们的眼睛瞎掉了,耳朵也聋了吗?竟然这样说你!”



    沈千寻毫不吝惜自己的夸奖,一旁的龙天若和何推官却听得一身冷汗,这样的对话,还真是新鲜又疯狂,如果此时再有人突然出现,听到沈千寻这番话,肯定会把她也当作变态杀人狂的同伙抓起来吧?



    但沈千寻的夸奖很见效,卢芽突然羞涩的笑起来,那样羞涩的表情,出现在男人样硬朗的轮廓上,让龙天若和何推官又是一阵肉麻,卢芽却浑然不觉得,她娇滴滴的说:“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女人,可是,他们都说我像男人!”



    “他们胡说八道!”沈千寻笃定的说,“你瞧,你的手那么巧,做出的肉花那么漂亮,你把尸块处理得那么干净利落,就算是分尸的地方,你也打扫得那么干净整洁,你做事一丝不苟条理分明,连一个细微的地方都能照顾到,盛脏器的碗洗得那么白,男人能做出这样的事吗?不能!所以,你只能是一个女人!一个爱干净爱整洁爱美的女人!”



    “所以,你是从这些细节,找到我的吗?”卢芽突然笑起来,“我本来还不相信你聪明,现在总算信了,沈千寻,你确是聪明绝顶,被你抓到,我本来该难过悲伤的,可是,我现在却只觉得开心又高兴,他们那些人,眼睁睁的看着我,却非要说我是男人,你从来没有见过我,你只是从我干活时的习惯,就能看到我是一个地道的女人,我觉得这是对我的肯定,我很开心,真的!”



    沈千寻莞尔一笑,认真回:“你不光是一个地道的女人,还是一个地道的母亲!”



    卢芽微怔:“你怎么知道?”



    “你刚刚自己说的啊!”沈千寻看着她,“他叫毛毛,不是吗?他一定很可爱,对吗?”



    卢芽愣住,黑洞洞的双眸渐渐浮起水雾,她不说话,捂着脸哭起来。



    “其实你也没打算再杀人的,对吧?除了杀掉那个骗你钱还不好好对你的贱男人,还有那个杀掉你儿子最好伙伴的坏男人,其余的,那些人,也都不是好人,但从那以后,你一心照顾着你家毛毛,你从北关来到了京都,重操你父亲当年的卖肉生意,你原本可以有滋有味的过你的小日子的,可是,龙逸却把这一切都打破了,对不对?”



    沈千寻的声音忽转低沉暗哑,卢芽呆呆的看着她,眸中的水雾凝结成泪,狂涌而出。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你的秘密的,但他抓走了毛毛,他把你最心爱的宝贝抓走了,他拿这逼你去杀人,你没有办法,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听他的!”沈千寻说着,突然拔高了声调,“可是,卢芽,你知道吗?你是跟一只魔鬼订立契约!他没有善待你的儿子,就因为你没有按他的计划行事,杀了一个名单上没有的人,你年少时的仇人,所以,他就生气了,他把你可怜的儿子关在地牢里,拿鞭子狠狠的抽他,可怜的孩子,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叫着他的娘,可他怎么知道,他娘还被蒙在鼓里呢!”



    卢芽的眼倏地瞪得浑圆,她的嘴角急剧的抽搐着,她一把揪住沈千寻的衣领,使劲的摇晃着,尖声嚎叫:“你在胡说!你在胡说对不对?他不会那样对毛毛的,对不对?”



    “我没有胡说!你那么聪明,你该知道,龙逸是什么样的人!”沈千寻笃定的答,“他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在他的眼里,你不过是一颗棋子,你的毛毛,在他的眼里,不过是一块即将烂掉的鲜肉而已,你如果不信,我可以带你去看!你看过以后,就会知道,我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她这一番话,不光惊到了卢芽,把龙天若也惊得七荤八素,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貌似整个案件过程,他一直在全程跟进,沈千寻有什么发现,也会第一时间告诉他,可怎么只是一个早上的功夫,怎么竟冒出来那么多新鲜话题?



    他一脸犹疑的看着沈千寻,却不便发问,卢芽则开始狂叫:“带我去!求你,带我去!”



    “我当然可以带你去,可是,越王府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闯的!”沈千寻深吁一口气,缓缓的站了起来,她拂了拂衣服上的尘土,缓声说:“卢芽,把你的衣服穿好回家,等着我的口信就是了!对了,三殿下,事关重大,你亲自去保护她吧?”



    “我?”龙天若指着自己的鼻子,“保护她?小僵尸,你是不是想恶心死我啊?爷不去!爷绝不去!”



    他扁着嘴,一头两手全在摇。



    “那怎么行呢!”沈千寻回,“我怕她会出事啊!”



    “她会出事?”龙天语挑眉,“我怎么觉得,就算出事也是别人啊!”



    “三殿下是怕了我吗?”卢芽木木的回,声音娇俏中透着幽怨,听得龙天若头皮发麻,“其实我没你想得那么厉害,如果我真有那么厉害,就不会那恶贼威胁了!”



    “是啊!”沈千寻附和说,“你刚刚不还说自己能量大吗?这会儿连这点事都做不了了?”



    “爷可以派人保护她!”龙天若说。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