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1章:我文化不高,说白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行!”沈千寻忽地凑到他耳边,低低道:“此番若是成功,我能让越王府垮掉,这个回报够不够劲?值不值得你放下身段呢?”



    “可是,她……”龙天若又看了卢芽一眼,卢芽也正看着他,嘴巴还咂巴了一下,弄得他胃液又要翻滚。



    “你不肯?”沈千寻冷下脸。



    龙天若吸着鼻子可怜巴巴勉为其难的点头:“好吧!”



    “记得要把她照顾好哦!”沈千寻得意的笑起来。



    “你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回去的路上,龙天若扯着沈千寻的衣角一个劲追问。



    “蚀骨销魂散!”沈千寻低低答,“对于越王府的地牢,你有什么好建议给我?”



    “这个很简单啊!”龙天若回答,“声东击西,围魏救赵!”



    “嗯?我文化不高,烦请殿下说得明了一些!”沈千寻轻咳一声。



    龙天若得意的回:“当然,这一回,得要我家四弟帮忙啦,他被那帮假龙逸的人打了那么多回,被逼无奈回击一下,不算过份吧?所以呢,今儿晚上,由他派人包围越王府,去讨公道,你们带人潜入地牢,救走毛毛。”



    “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沈千寻曲起拇指和食指,龙天若那边字正腔圆的说:“OK!”



    沈千寻愕然:“你知道什么意思?”



    “不就是好啊行啊妥妥的意思吗?”龙天若瞥她一眼,“爷学富五车博览群书聪明绝顶……”



    沈千寻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当晚,遂依计行事。



    这招果然好使,面对浩浩荡荡气势汹汹上门算帐的龙天语军团,越王府惊得全家都出动了。



    他们那边反反复复的磨着嘴皮子,说些纠葛不清的话,沈千寻这边则带着卢芽等人无声无息的潜入了地牢。



    救人行动异常顺利,几乎没受任何阻拦,因为所有的人都被外头那声势浩大的找茬行为给惊着了,大都跑出去瞧热闹,只剩下两三个胆小的,窝在地牢门口打盹。



    卢芽袍袖一扬,利落的放倒了他们,让沈千寻再一次见识到,黑寡妇牌迷药的神奇效用。



    一行人找到钥匙,大模大样的进入地牢,一入牢门,便见毛毛浑身是血的躺在那里,也不知是死是活,卢芽恨得牙齿咯咯响,那双黑洞洞的大眼瞬间染上可怖的血红,她抱着毛毛瘦弱的身子,咬牙切齿的发誓:“这恶贼,我定要将他千刀万剐!”



    沈千寻心说,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当然,这心里话她不会说出来,说出来就显得心机太深沉了,影响卢芽对她的信任度。



    她急促说:“好了,别在这里发狠了,快点出去,这孩子身上烫得厉害,可能是发烧了!”



    一行人趁乱急吼吼的翻墙出去,安全撤退之后,雪松便跑到越王府门口去报信,龙天语又象征性的闹了一阵,便偃旗息鼓。



    他们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龙逸隐约觉得不对,云王龙天语好像不是这个作派吧?这种疯疯颠颠冒冒失失的行为,实在不像他。



    可是,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他为什么要来这么一着,他怎么想,也想不到毛毛,实际上,毛毛在他心里早就成了死人,他跟他的娘亲卢芽一样,从一开始,就注定是死人,或者说,是死士,对于一个死人,他自然懒得费心。



    他这一偷懒,事情就转瞬间就发生了诡异的变化,这变化,将是他此生最深最重最可怕的梦魇。



    某处偏僻庭院,沈千寻动手给毛毛疗伤。



    毛毛伤得很重,浑身上下全是又深又可怕的鞭伤,有的已露出累累白骨,伤痛和发炎令他陷入重度晕迷。



    卢芽坐在一旁,对着遍体鳞伤的儿子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全然没有变态连环杀手的霸气侧漏了。



    沈千寻也是啧舌不已:“好端端的,一个孩子怎么惹到他了?何至于他下这样的狠手?”



    这话倒不是挑拨离间,她确实很好奇龙逸的行为,据她所知,龙逸不应该是这样的,那些奇人异士只所以愿意聚集在他身边,为他卖命,金钱利诱自然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他们也很信服于他。



    在对自己人的态度上,龙逸一直是个很仁义的人,这也是为什么那位孙神医临死之际,依然不肯说龙逸半个不字。



    但偏偏是这个孩子,遭到他的荼毒,这太不正常了!



    卢芽在一旁哭嚎不止:“毛毛啊,怪娘啊,都怨娘啊,娘没有听这贼秃的话,这个挨千万的,他居然这样对你!”



    “什么意思?”沈千寻一边处理伤口,一边好奇的追问,“你不是已经替他杀人了吗?”



    “没按他要求的顺序!”卢芽揉着通红的眼睛,回:“沈千雪之后,本来你们府上的沈千贤,我跟在他后面,发现他为人正派又善良,一时就没忍心动手,刚好看到胡姓女在那里发骚,就顺手宰了她!”



    “你也有不忍心的时候?”一旁的龙天若微张着嘴,黑眸眯成一条线,活脱脱一个好奇宝宝的模样,人生得俊果然有好处,就算变态连环杀手跟他说话,都不自觉的放柔了声调。



    “我不是随意杀人的人,就算被逼,我也有自己的原则!”卢芽很认真的为自己辩白,“最其码我现在杀死的人,没一个是好人!就像你那个三妹,你猜她天天在做什么营生?”



    沈千寻摇头,这些日子,她还真没怎么注意到沈千雪。



    “开妓院!”卢芽不屑道:“京城的一家妓馆,就是她和她那夫君开的,赚那些脏钱,养那些脏女人,也不嫌恶心。”



    沈千寻无语,卢芽跟放荡的女人有仇,或许是因为,当年拐走她的贺标,喜欢往妓馆钻的缘故吧,可是,那个李冒的妻子,却是个老实又本份的女人。



    当然,她没有出口反驳她,不是反驳的时候。



    她只是问:“你平时都是怎么跟他联系的?”



    “他有一处隐秘的聚居地,那里都是些奇里古怪的人,当然,也包括我!”卢芽说,“我会去那里领取任务,汇报任务完成情形。”



    沈千寻点头,这倒在她的意料之中,她没有再接着问下去,可卢芽打开了话匣子,就有点停不了,她的思绪仍在刚才的问题上纠缠,仿佛为了证明自己所说无误,她又列举出那位京都著名荡妇胡女的名号,沈千寻听得叹息不已,却也由此明白龙逸的暴怒。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