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2章:真的是另类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卢芽残忍嗜杀,可是,她有她的怪僻,有她自己的一套是非法则,便算被逼杀人,她也会先从那些自己最想杀的人入手,不理会龙逸的命令,龙逸恼羞成怒,自然要拿她的儿子出气。



    龙震训练出来的儿孙,个个狠厉异常,有这样的手笔也不稀奇了,只是,龙从文似乎是个另类。



    可是,真的是另类吗?



    应该是另类吗?



    沈千寻的思绪稍稍的拐了个弯,她的眼前浮现出龙从文怯懦胆小又聒躁的模样,唇角微挑。



    或许他说的是真的,他是真的不喜欢他的哥哥们,巴望着他们早日完蛋。



    小心翼翼的处理完伤口,沈千寻又命人拿来些碎冰,放在毛毛身旁,给他物理降温,又让卢芽拿着凉湿的毛巾不停的给他擦拭,八妹那边已依她的药方,去厨房熬药,过了约摸小半个时辰,毛毛突然痛苦的呻吟了一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他醒了!他醒了!”卢芽喜出望外,泪花飞溅,她上前抱住儿子哭叫:“毛毛,我的乖儿子!”



    “娘!”毛毛虽然看起来已有十三四岁,可声音却十分稚嫩,那腔调听起来似幼童一般,他瘪着嘴叫:“娘,我痛!那人坏,不给我东西吃,还拿鞭子抽我,娘,你去打他好不好?”



    “好!娘一定把他大卸八块,扔去喂毛毛的小花狗!”卢芽使劲点头。



    毛毛露出天真的笑容:“那我的花花又有骨头吃了!真好!”



    一个“又”字,令沈千寻和龙天若满头黑线,想来,这花花以前经常吃骨头吧?是人骨还是猪骨呢?



    想像太可怕,所以,沈千寻拒绝想下去。



    八妹的药已熬好,沈千寻示意卢芽喂毛毛服下,毛毛喝了几口便皱鼻子嫌苦,沈千寻拿了块糕点喂他吃,他吃得香甜,便天真的说:“谢谢漂亮姐姐!”



    虽然他是杀人狂魔的儿子,可是,这样纯真的笑容,任谁也抗拒不了,沈千寻微笑回:“毛毛长得也很漂亮啊!”



    毛毛显然很少被人夸,十分兴奋,虽然满身伤痕,痛得要命,却还是一个劲的冲沈千寻笑,十三四岁的男孩子,已经接近成年了,却笑得那样天真无邪,卢芽则心疼得一个劲掉眼泪,整个人就如秋风中的落叶,不断颤抖,毛毛伸出青紫的手抱住她的头,笑着安慰她:“娘,我不疼,真的,一点儿都不疼,你别哭了好不好?”



    这样孩子气的声音,简直令人心碎,沈千寻看一眼他,再看一眼卢芽,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



    她不得不说,她对这个变态杀人犯产生了那么一丝微妙的同情。



    一个肥胖的一身猪肉味的少女,自小便遭人歧视,但年少时的她,一定是善良孝顺的吧?她完全可以不去帮自已的父亲卖肉,可是,那是一家人的衣食之源,母亲病重,她只能帮忙,后来初恋受挫,又被居心叵测的男人诱引,致家破人亡,亲人散尽,最后却发现,这个男人也不过就是看中她家的钱而已。



    带着一个智障儿成长的母亲,处处被人瞧不起,心里一定痛苦万分吧?离乡背井的日子,也一定不好过,但这个女人,其实是可以成为一个贤妻良母的,她那么爱整洁,甚尔有轻微的洁癖,自己的住所收拾得窗明几净,她爱花,朴素的小院,花木扶疏,她那么爱自己的儿子,哪怕只是一个傻儿子,为了他,她什么都愿意做。



    不得不说,在这个世上,有的人天生就是不幸的,就是遭人嫌弃的,就像卢芽,因为她奇异的外表,她注定得不到一段美好的感情。



    当然,她的不幸,不能成为她血腥屠戮的理由,所以,最后等待她的命运,是不会改变的,不管她杀人的原因是什么,她都必须为她的残暴行为付出代价。



    这声轻叹被卢芽敏锐的捕捉到,她垂下眼敛,不说话,只细心的喂毛毛喝药,毛毛喝完药没多会儿,又嚷着饿,八妹又端了饭菜来,他狼吞虎咽的吃着,边吃边嚷嚷着:“娘,我都好几天没吃饭了!”



    “他没有给你饭吃?”卢芽难过的问。



    “没有没有!”毛毛使劲摇头,“坏叔叔坏得很!他好讨厌我,还说我是只猪,不应该活在世上!”



    卢芽的脸越发阴沉。



    毛毛吃了饭,想是太过疲倦,便又倒头睡去,沈千寻身为大夫,自然要时刻注意他的伤势,是以每隔一段时间,便会细心的测量他的心跳和脉搏,这本是大夫份内的事,她自已倒不觉得有什么,在为名单上的那些人治病时,她也是如此尽心。



    但卢芽却仿佛受到天大的恩惠一般,眼泪咝咝的说:“沈千寻,谢谢你,除了我,从来没有人像你对毛毛这样好过,他们那些人,只当他是个没用的傻子!”



    沈千寻哑然失笑:“这样也叫好吗?我对我的病人,好像都这样吧?如果不及时注意到他身体的变化,我就没有办法对症下药,我觉得这很寻常啊!”



    “不!”卢芽只是摇头,喃喃的重复着:“没有人对他这么好,没有人!沈千寻,你是一个好人!”



    沈千寻无语,被一个变态连环杀手称为好人,她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但此时此刻,坐在毛毛面前的卢芽,其实就是一个慈祥温柔又忧愁难过的的母亲,她的眼睛里也再没有那种暴戾之气,她再寻常普通不过。



    沈千寻又叹气,原本准备好的说词再也无法诉诸于口。



    对一个残忍嗜血的变态杀手,无论怎么做都不过份,可是,这个杀手还有一个身份是母亲,对一个饱经风霜的母亲这样说,实在太过残忍。



    沈千寻走出院子,对着满院艳丽的花儿发呆。



    “小僵尸,你是不是打算放弃那个计划了?”龙天若无声的跟了出来。



    沈千寻装糊涂:“什么计划!”



    “拿毛毛威胁卢芽帮你做事的计划!”龙天若轻哧,“真当爷那么笨啊,要是连这点都想不到,爷还怎么有资格做你的盟友?”



    沈千寻沉默,半晌,凝重点头。



    龙天若撇嘴,皱眉:“你是小僵尸啊,是女屠夫啊,你不该有同情心的啊!就算有,好像也不应该用在一个杀人狂魔身上吧?”



    “她是一个杀人狂魔的同时,也是一个可怜的母亲!她的罪,不应该由她一个人来背,不是吗?”沈千寻看了龙天若一眼,说:“我们想对付什么人,有很多种办法,没有必要非拿这孤儿寡母开刀!”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