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3章:你是一个好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不管你利用不利用他们,这事的结局是一样的!”龙天若懒洋洋的倚在一枝花树上,淡淡说:“卢芽注定是要死的,不管是你亲手送她上衙门,还是她再次作恶被捉,而前者对我们毫无用处,以龙逸的精明,绝不会留下任何珠丝马迹让卢芽来指证她,而后一种,却可以让我们除去这个丧心病狂的强敌,不然,一个卢芽倒下了,另一个卢芽又会站起来,我们将穷于应对,最终落入他的圈套之中!”



    “你说的这些,我又何尝没有想过?”沈千寻苦笑,“可是,唉,我本来也没觉得有什么的,可一看到他们,突然就不忍心了!她们母子这一生,已经过得那么艰辛,我不想因为一已之私,让他们在情感上再受伤害,卢芽是罪大恶极,是必死之人,可那孩子却是无罪的,你不觉得,拿一个孩子,去威胁她的母亲,是一件很残忍的事吗?这个孩子,他甚至不像正常孩子那样……”



    龙天若轻哧一声:“小僵尸,你知不知道?成大事者,当心狠手辣不择手段,你倒好,就为了不伤害她们的情感,就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这机会可不是每天都有的!你……爷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只要想创造,什么时候都会有机会!”沈千寻冷声道:“反正我已经决定了!这个法子,原本是我想出来的,我说不做就不做,你要是敢去拿毛毛威胁卢芽,我跟你没完!”



    “爷哪敢威胁你啊!”龙天若翻翻白眼,“好了,你都做了决定,爷也没什么好说的!”



    “你同意?”沈千寻大为意外。



    “为什么不同意?”龙天若看她,见她嘴唇蠕动,忙摆手,说:“别说谢字,爷再也不想让你感谢爷的八辈祖宗了!”



    沈千寻哑然失笑,转而又面现愁容:“毛毛怎么办呢?卢芽我是肯定要送到府衙的,这个孩子若是由官府送到孤独园,肯定逃不过龙逸的追杀!”



    “天哪!”龙天若拍着自己的脑袋,作晕厥状,“小僵尸……不,爷得叫你,观世音菩萨,你真是菩萨啊,凶犯的儿子你也要管,你真是……”



    “我当然要管!”沈千寻看着他,“你没做过孤儿,你不知道做孤儿的滋味,我遇不到也就罢了,只要遇到了,我就一定要管到底!”



    “那你打算办?”龙天若看着她,“把这孩子带到烟云阁?把一个杀人狂魔的孩子带到烟云阁养着,你是想让人把烟云阁烧了吧?”



    “谁有胆子烧,我就把他烧了!”沈千寻眸光微闪。



    “可是……”龙天若继续翻白眼看天,看了半天,烦躁道:“为了你不再招惹是非,这孩子,你交给爷处理吧!”



    “你要干什么?”沈千寻紧张的问。



    “放心,爷不会跟一个傻孩子过不去的!明儿我把他带回王府,跟府里一个孤寡老头做伴,那老头心好着呢!你就尽管放心吧!”



    他让沈千寻放心,可沈千寻这心哪里放得下来,她皱眉问:“你有点不正常,你不像是会做这善事的人!”



    “小僵尸,你对爷有偏见你知道吗?”龙天若梗着脖子争辩,“你打听一下,除了好个美色,爷有什么劣迹啊?是杀人放火还是欺男霸女又或者鱼肉乡民?爷是个地地道道的好人!爷对你也很好的,你这样看爷,爷的心,被你伤透了!”



    他捂胸作泣血状,沈千寻啐了一口,说:“那多谢你了!”



    “别!”龙天若摆手,“你一说这个谢字,爷不自觉就会想起八辈祖宗,听着难受!”



    沈千寻轻笑:“好了,咱们回吧,今儿晚上,得好生看着卢芽,她可不是那种会坐以待毙的人!”



    “她要是真正聪明,就不该跑!”龙天若轻哼:“龙逸很快就会明白我们昨晚的用意,她带着孩子跑出去,最终会把这个孩子也送上死路!”



    “可人都是有求生的欲望的!”沈千寻轻叹,“总之,看好她就是了,我刚刚想趁夜就把她送回府衙,可看她们娘儿俩那样,突然又想让她们多待一会儿,对一个杀人狂魔这样宽容,我还真是个滥好人!说不定今儿晚上,她又会突发奇想,剁掉我的脚丫呢!”



    “谁说不是呢?”龙天若一脸不安,“爷还怕她半夜三更爬到爷身上,把爷给强了呢!”



    两人只顾着说话,丝毫没有意识到,在他们的旁边,一只小小的黑漆漆的枯井里,正有一双黑洞洞的大眼在默默的瞧着他们,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毫无遗漏的落入她的耳朵里。



    天边有雷声闷闷的响起,风不知从何处起,却来得异常迅猛激烈,狂风大作,吹折了院中的所有花朵,顷刻间,大雨倾盆,整个院落瞬间便陷入一片迷离的雨雾之中。



    沈千寻和龙天若慌慌的避进了小屋,毛毛被雷声惊醒,哭叫着要找娘亲,八妹找遍了所有屋子,都没有发现卢芽的身影。



    因为这场暴雨来得太快,门外的哨兵们全被淋了进来,就是那一恍神的功夫,卢芽不见了。



    桌上留下一页纸,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一行字:沈千寻,我欠你的命,还给你!



    字依然是用血写的,写得很匆忙,血滴得到处都是,看那情形,是她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头。



    然而血迹未干,想来她应该刚刚离开,可哨兵们把周围都找遍了,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忙活了大半夜,还是毛毛无意识的行为提醒了众人,他哭够了闹够了,非要去灶头,沈千寻带他到灶头,他拧着头就要往里钻,龙天语顿悟,差人一看,那里果然有一条地道。



    看来卢芽早就给自己留下后路,她胆大心细狡诈聪明,不可能束手就擒的,地道的出口有好几处,正应了那句话,狡兔三窟。



    可她没有带走毛毛。



    所以,她不是要逃走的。



    沈千寻拿着那张血写的字条,手一个劲颤抖。



    当晚,她和龙天若带着毛毛趁雨撤离了这座小院,暴雨冲涮掉他们的脚印,什么都没有留下。



    次日清晨,暴雨歇,风声停。



    越王府内,满院的残枝断叶,暴风雨肆虐过的庭院,一片狼藉不堪。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