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4章:他真的疯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下人们早早的起来,各司其职,仆人们自去扫地,园丁们自去扶持花枝,后厨的人则忙着生火做饭,而丫环们则端着清水,去各个屋子里伺候主子们起床洗潄。



    丫环春枝是一直伺候龙震的,可她进了龙震的院子,走进去一瞧,床上却没有人,连被窝都是冷的。



    龙震自患病后,一直懒怠动弹,这一大早的,能去哪儿呢?



    去问值守的几名侍卫,都是一问三不知,昨儿晚上下大雨,大家稍稍偷了下懒,再说,夜里也没听到什么动静啊!



    她疑惑不解的退出了院子,正好碰到伺候龙云雁的丫环桃红,桃红也是一头雾水,见到她就问:“春枝,你可见到二小姐了?”



    “没有啊?”春枝回,“你见到王爷了吗?”



    “没有!”桃红也摇头,“这可奇了,这一大早的,能去哪儿呢?”



    两人端着盆子,边说话边往外头走,经过龙逸院子时,忽然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是丫环杏儿的声音!



    两人同时一惊,慌慌的往龙逸的房间跑,正好与杏儿撞了个满怀,杏儿面色如土,浑身发抖,两人忙问出了什么事,杏儿却已答不出来,只是不停的尖叫着,拿手指着龙逸的房间,指了一下,听到背后有动静,便连滚带爬的逃走了,那模样活像有恶鬼在追她。



    两丫环听到动静抬头,也吓得一齐尖叫。



    可不是有恶鬼?



    那从龙逸房间里走出来的人,浑身是血,头发散乱,眼神直勾勾的吓死人,两条臂膀却被人齐唰唰的切掉,露出的骨茬白生生的,令人毛骨悚然。



    血人一步一个血脚印,直直的向她们走来,脸上却带着诡异的微笑,那眉眼那五官,不是他们的二少爷龙逸是谁?



    两个丫环拔腿就跑。



    龙逸跟在她们身后追,嘴里兀自狂叫:“别跑!别跑!看我不把你们大卸八块!不,十片,二十片,一千片,一万片……”他的嘴急剧的抽搐着,开始不停的数数,一边数,一边笑,笑够了就哭,哭够了又笑,笑笑哭哭间还在不停的数:十片,二十片,一千片,一万片,哈哈……



    他疯了!



    连越王府的小狗都能看得出来,他疯了,这个昔日最爱臭美摆谱的王府二少爷,彻底疯了,小狗愤怒的注视了他一会儿,然后对着他汪汪的叫起来。



    狗叫声,尖叫声,疯疯颠颠的数数声,和丫环们惊天动地的哭泣声,把睡眼惺忪的龙啸和龙从文惊醒,他们跑出来,看到龙逸的模样,惊得魂飞魄散,闻听丫环们的述说,拔腿就往龙逸的房间跑。



    一推开门,所有的人的呼吸骤停!



    房间里只有一个人,卢芽。



    当然,也不能这么说,因为龙云雁和龙震也在房间里面,不过,是以尸块的形态存在罢了。



    卢芽保持着她以往分尸的风格,将现场收拾得干净利落,尸块也处理得井井有条,唯一不同的是,这次肉片切得多了些,这回大家终于明白为什么龙逸要一直在数数了,十片二十片一千片一万片……



    卢芽把切出的肉片摆成一朵红莲花,她一袭红衣,双手合十,坐在莲花宝座上,指间轻拈一朵妖异的黑寡妇,头微垂着,半眯的眼眸有异样的恬静,唇角微勾,她微笑着面对众生。



    她把自己扮成了观世音菩萨。



    她死了。



    与此同时。



    京都中曾遭其荼毒的那些人家的门后,都被塞进了一页血书。



    这是一张血写的控诉书。



    矛头直指龙逸。



    龙逸是罪魁祸首,是他用儿子逼迫自己行凶,现在,他背信弃义,残害自己的儿子,她要复仇,所有惨死的人,都要向龙逸复仇。



    不得不说,卢芽这临死一搏,搏得非常漂亮。



    没有人知道,在那个漆黑的雨夜,她是如何进入王府的,王府的防卫一向森严,但哨兵们大睁着眼,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也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进入龙云雁和龙震的房间,又是怎么避过巡夜哨兵的眼,把这两人拖到龙逸的房间。



    龙逸的武功不低,可是,在她面前,却似毫无反抗能力,被她砍掉双臂不说,还被逼着观看她如何分解亲人的尸体,她最终没有杀龙逸,她是个狡猾的女人,知道有的时候,活着比死了更痛苦。



    这惨烈的一幕,将永远存于他的脑海之中,或许,从龙逸找到她这个变态屠户的那一刻起,这样的结局便早已注定。



    卢芽以她惊天地泣鬼神之举,在龙熙国的律法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龙从文写结案总结时,称她为:雨夜屠娘。



    卢芽的尸体遭愤怒的人群荼毒,龙逸却因王府的势力和证据不足,而侥幸存活,怒火无处发泄的人们,便只好把卢芽的尸身抽打了一遍又一遍。



    沈千寻坐在酒楼的雅间里,看得眼眶发酸,几乎却出言阻止,却被龙天语一把扯住。



    “这种时候,还是少惹点事吧!”



    “可是……”沈千寻不忍卒看,扭过头去。



    “她用那样残忍的方法,杀死那么多人,这原该是她的报应!”龙天语握住她的手,低低说:“好了,别看了,咱们回白云馆吧!这些日子,一直杀戮不止,该好好的歇一歇了!”



    沈千寻沉默点头,两人相携相依,缓步走出酒楼,踏入马车,往白云馆悠然而去。



    酒楼拐角处,有人影忽地一闪,却是沈千梦,她倚在墙角,冷冷的注视着远去的马车,惯常平静温婉的双眸中,有黑暗怨毒的波涛涌动。



    她站在那里看了很久,直到马车完全消失在她的视线中,这才垂下眼敛,缓缓离开。



    大街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京都府衙却是一片安静。



    因为卢芽的主动暴露,京兆尹龙从文无功却也不算有过,百姓们自去看鞭尸的热闹,他则埋头继续写折子,将连环杀人案的细节一一呈报。



    正奋笔疾书之时,外头有衙役来报:“老爷,外头有位姑娘求见!”



    “姑娘?”龙从文眉头微皱,“她有没有说自己是谁?”



    “她说,她姓沈!”衙役回道。



    “沈?”龙从文垂下眼敛,淡淡道:“请她进来吧!”



    衙役自去,不多时,一个戴着黑色纱帽的女子袅袅而入,着一袭浅碧软烟萝撒花裙,步态轻盈,身姿窈窕,行走处香风阵阵,令人目动神摇,见到龙从文,她娇声开口:“小女子参见龙大人!”



    那声音柔媚温婉,十分好听,只是那纱帽取下来,却令人略有些失望,纱帽下那张脸远不如这身段和声音迷人。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