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6章:你嫉妒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这话是纯粹说给龙从文听的,事实上,是她自已自从见过龙天语,便一见倾心,再也放不下,虽明知沈千寻和龙天语关系不一般,但仍抱有奢望。



    当然,那个时候,她也是没将沈千寻瞧在眼里的,一个落势的嫡女,虽然生得美貌些,但那女儿家的身子若是被千人万眼瞧了个遍,就算清白还在,也卑贱如泥了,是没有任何一个男子愿意娶这样的女子为妻的。



    四姨娘看出女儿心事,一向最疼她这个女儿,沈庆那边指望不上,自然要请娘家帮忙撮合。



    初时龙天语一口回绝,后来却不知为何,又应允下来,她心下好奇,便偷听了龙天语和外祖父的谈话,两人的话说得模堎两可,她听得亦是一头雾水,但她心思通透,看出龙天语虽然不悦,却最终屈服,想来,是有要用到外祖父的地方。



    但她怎么也没料到,龙天语竟然远非她想像得那么势单力薄,他只是一直在蜇伏罢了,可既然他力量强大,为什么又会忌惮外祖父呢?



    她百思不得其解,从自家人口中套不出一点口风,这才想到了龙从文,当然,这话若是直白的问出来,龙从文说不定会因为她关注龙天语而心生不悦,可以这样的方式口气问出来,却既能打探到一些消息,又能撇清自己,可谓一石二鸟。



    果然,龙从文一听这话,那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他附在她耳边低低道:“这种事情,十分机密,你外祖父是外放之官,自然不解其中的奥妙,事实上,除了苏家和越王府,其余的人,又怎么会知晓其中的内情呢!”



    “那内情,到底是什么?”沈千梦好奇的问。



    “你一个闺阁女子,还是不要过问这些政事为好!”龙从文干笑了两声,“你大姐常说一句话,知道得太多,容易被灭口,天家的事,岂是我们这些微末臣子能妄自非议的?一个不慎,便是祸从口出啊!”



    沈千梦不好意思的笑:“我也不过是一时好奇罢了!再者,近来无意中发现一些事,也是颇觉蹊跷!”



    “什么事?”龙从文问。



    “这个……还不知怎么说好!”沈千梦略沉吟了一会儿,字斟句酌的说:“因与龙天语订亲,近些日子,与他接触便多了些,他这人生性清冷,面对我时,常常半天不说一句话,若不是我刻意找些话来说,他便一直这么静默下去,令人好不尴尬。”



    龙从文轻哧一声:“可我瞧着,他跟沈千寻在一起时,话倒是多得很,两人有说有笑有闹,好不快活,由此可知,男女之情,还是要两情相悦才好!”



    “谁说不是呢!”沈千梦苦笑,“我是深谙其中滋味。”



    “你嫉妒了?”龙从文看着她,眸光微闪。



    “若是嫉妒,依我的个性,也就不会拿出来说了,只会在心里憋着!”沈千梦抬头轻笑,“我是释然了,所以才能跟你这般谈论闲聊,你也发现,龙天语在沈千寻面前,要跳脱活泼好多,是吗?”



    “面对心爱之人,便是枯木也能开出花来!”龙从文说:“这个,有什么不对吗?”



    “话是这么说,可是,当初苏蔓不是他心心念念的女子吗?他与她在一起时,还是一幅清静淡然的模样!”沈千梦遥想往事,有些不胜唏嘘之感,“说起来,我也是因为苏蔓,才与他有过接触,如今苏蔓……罢了,不说这个,我与苏蔓的交情,你也是知道一些的,虽然不能说是闺中好友,却也很谈得来,她说云王嘴拙,看着风流俊秀的人物,却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疙瘩,不过她也说,云王待她赤诚一片,虽然嘴拙,那颗心却是真的!”



    龙从文笑:“你这云里雾里的,扯些什么呢?我怎么愈发听不明白了?”



    “你莫急嘛!”沈千寻娇嗔他一眼,“都说我自己也说不太清楚了,只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你想,一个人便算再开心,本性却是不会变的,龙天语天性清冷,跟苏蔓在一起还是清冷,为何跟沈千寻在一起时,便像转了性一样?你或许与他接触不多,我在相府时,却是经常瞧着的,有时他那个跳脱劲儿,都快赶上龙天若了!”



    龙从文听到这儿,眉头微皱,想起龙天语和沈千寻在一起的情形,确实有些藏不住的雀跃,这时,只听沈千梦又说:“有件事,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出来,不光龙天语跟沈千寻关系不一般,就连龙天若,也都跟她有牵不断理还乱的联系呢!”



    “你说这点,我倒有些体会!”龙从文附和说,“自从这案子一发,龙天若便整日跟在沈千寻后头,插科打诨的动手动脚的,但他素来轻狂,这也没什么出奇的,只是沈千寻很是烦躁,只是惧于他的权势,不敢怎么样罢了!”



    “你确认是这样吗?你觉得,沈千寻怕他吗?”沈千梦追问。



    龙从文愕然,忽地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沈千寻和龙天若在一起时的情形,沈千寻好像说了一句什么话,倒忘了说什么,只觉得那口气十分随意,倒像跟很相熟的人才能说得出口的,心里顿时疑窦丛生。



    沈千梦见他眉宇间有犹疑之色,忙又说:“实际上,三殿下也是常往沈千寻的烟云阁去的!”



    “竟有这等事?”龙从文惊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说不好!”沈千梦捏捏眉心,“实际上,我也是稀里糊涂的,从那个懒散随意的德性看,那人是龙天若无疑,要他偏偏穿着龙天语的白袍!你是知道的,龙天若这人素来爱华衣丽服,最恶黑白两色,说是不讨吉利,便是打死他,他也不愿往身上穿的。”



    “那你的意思是说,那人是龙天语?”龙从文听得满头雾水。



    “说是龙天语,可龙天语又怎么会有那样跳脱的个性?他怎么会躺在屋顶啃西瓜,还吐着籽儿玩?”沈千梦又说。



    “我被你绕晕了,你到底想说什么?”龙从文一个头两个大。



    “我想说,龙天语和龙天若,这两个人,真是两个人吗?”沈千梦一字一顿道:“为什么我总是有种恍惚的感觉,觉得他们应该是一个人,一个人,扮着两个人的角色!”



    龙从文倒吸一口凉气:“这怎么可能?”



    “为何不可能?”沈千梦目光沉静,“从文,你可在任何一个场合,看到他们一起出现过?”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