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8章:你的敌人很强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皇宫,仁德殿。



    夕阳的余辉照射在碧绿的纱窗上,留下斑驳的光影,龙熙帝半卧在龙塌上,目光凝在自己的拇指上的玉坂指上,好半天也没动一下。



    他不动,殿内的宫人们也不敢动,只屏息静气的躬腰立着,在这殿里待得久了,人人都知道,若龙熙帝盯着扳指发呆,十有八九是要发火,只今日这火,不知要着落到谁的头上。



    每个人都在等待,等待着有人来打破这僵局,黄昏的大殿,安静得近乎死寂,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见。



    一片死寂中,突然响起了脚步声,那脚步声略有些拖沓,但却不乏轻快,只是,来人定然不肯好好走路,只怕是左晃一下,右跨一下,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胡厚德松了口气,清咳一声开口:“三殿下,您来了!”



    龙天若笑嘻嘻的在殿前站定:“胡公公,父皇呢?这会儿可有功夫见我?”



    “正候着您呢!”胡厚德连忙将他引了进去,见父子俩坐定,又放下帘子,躬腰退了出来。



    龙熙帝仍在盯他的玉扳指发呆,压根没抬头看龙天若一眼,龙天若微有些惶恐,小心翼翼叫:“父皇?”



    “有话就说,朕听着呢!”龙熙帝终于将厚重的眼皮抬了起来,许是耷拉得太久,他的眼皮积成一堆,令一双眼睛显得十分苍老臃肿。



    龙天若略有些不安,搓着手讪讪道:“其实儿臣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朕想你也不知说什么!”龙熙帝面容阴冷,“朕的龙吟精英,已然损失十之八九,而老四的龙潜门,却仍在活动之中,若儿,这些日子,你的功夫都用到哪里去了?整日里往白云馆跑,竟是连一点消息也不曾打探出来吗?”



    龙天若听他发怒,慌慌离座跪倒,急急回:“儿臣无能,请父皇责罚!老四对儿臣一直藏着掖着,儿臣绞尽脑汁,亦不曾寻到龙潜门的总坛在哪里!”



    “是不想找,还是,不舍得找呢?”龙熙帝的声音飘忽异常,这句话简直不像是说出来的,而是从口中轻呓而出,若不是留心听,只怕还听不到。



    但龙天若不光听到了,还听得很清楚,他显是惊愕到极点,好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应对,额上却是冷汗涔涔,半晌,方讷讷道:“父皇,父皇说这话,真让儿臣……无言以对!”



    “嗯?无言以对?”龙熙帝目光阴鸷,似一条凉凉的小蛇,缓缓爬过他的肩,他微眯起眼,声音暗沉:“朕,说错了?”



    龙天若面色灰暗,苦笑道:“儿臣自幼在父皇身边长大,儿臣对老四和宇文流烟是什么样的感情,父皇最清楚不过!他们既不曾把我瞧在眼里,我又何尝正眼瞧过他们?若不是为了父皇,儿臣是断不肯踏进白云馆半步的!可如今,父皇竟问儿臣,是不想找,还是不舍得找,儿臣也实在明白父皇所说的不舍得是什么意思,是以,对父皇的话,儿臣,无言以对!”



    最后一句话,他的语调极重,显是又是生气又是失望,却极力隐忍,看他双拳紧攥眼眶通红,龙熙帝眸光微转,唇角一扬,突然哈哈大笑。



    他这一笑,似是阳光驱尽乌云,只留下朗朗晴空,可这阳光来得太快太刺眼,令龙天若难以承受,他跪在那里,仍是一动也不动。



    “若儿,是朕错怪你了!”龙熙帝丢掉扳指,亲手将他扶起,“父皇也是心急,你不要怪父皇!”



    “儿臣怎敢怪父皇?”龙天若声音微哽,“父皇是儿臣唯一的依靠!是儿臣无能!若儿臣再聪明伶俐一些,也许早就找到龙潜门的动向了!”



    “这事急不得!慢慢来吧!”龙熙帝轻哼一声,“原想着趁龙逸之手,挖掉龙潜门的根基,可那姓沈的丫头,手脚还真是利索,这才不到十日的功夫,就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有这样一个人在老四身边,朕心里,竟也有些不安了!”



    “谁说不是呢?”提到沈千寻,龙天若似是更沮丧了些,脑袋耷拉着,咕哝道:“她不止聪明出挑,连性子也令人捉摸不透,儿臣这几日跟着她,为了她,还砍掉了聚贤山庄人的手爪,可她却一点儿也不识儿臣的好,儿臣在花丛浪荡数年,倒是头一回遇到这么棘手的货色!”



    龙熙帝嗤笑一声:“你那点小手段,对那些庸俗脂粉管用,对这个出挑另类的丫头,怕就不好使了!”



    “那可如何是好?”龙天若皱眉道:“这死丫头,杀吧,杀不得,父皇还得指着她瞧病呢!收呢,又叫不了,真叫人头痛!”



    “哼,一个小丫头片子,还能翻了天不成?”龙熙帝阴冷一笑,“你且忙你的,该做什么,便做什么,这个小丫头,朕,会好好安排她的!”



    “是!父皇!”龙天俯首行礼,“父皇还有什么吩咐吗?若没有的话,儿臣这就退下了!若有什么新的动向,定会第一时间向父皇禀报!”



    “嗯,去吧!”龙熙帝挥挥手,“这些日子,老是打打杀杀,朕也乏得厉害,得好好歇一歇!”



    龙熙帝说完,倦怠的合上了眼睛,龙天若自行离去,出得仁德殿,便径直往玄龙门而去。



    玄龙门是龙熙皇宫的正门,通往玄龙门的两边城墙高深而狭窄,城头上设暗堡数座,里面有执刀禁卫兵虎视眈眈,城墙两侧粉刷得十分利整,雕刻着盘龙猛虎,取其龙盘虎踞之意,那雕工甚是出彩,猛虎张着血盆大口,盘龙亦是张牙舞爪,似是要活灵活现的从墙上走下来。



    行走在这样幽深暗长的巷道之中,总有种异样的压抑和警醒,龙天若的目光从城墙上缓缓掠过,眼中闪现的,却是完全不同的场景。



    人喊,马嘶,杀戮,无情,鲜血一次次喷溅在粉墙上,每一次权势更迭,似乎都要从这里开始,就如当年的龙熙帝,也是领着千军万马,从这里杀入皇宫,踩踏着千万颗头颅,最终坐在那至高无上的龙椅之上。



    而这墙壁,一次又一次被后来者拿漂亮的油漆抹了去,它永远是光鲜亮丽的,就如这座皇宫,永远是辉煌富丽的,可他的内里,不知是如何肮脏,污血堆叠着腥臭,早已千疮百孔。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