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0章:我的命是你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顿了顿:“你们之间,到底是友是敌?这个你得说的明白些,免得我瞧得厌烦,一不小心把他废了去!”



    龙天语浓眉微挑,眸中已有细碎的笑意暗生,“血浓于水,我和他,永远是兄弟,不过,他可是父皇的乖儿子,跟我不可同日而语。”



    沈千寻笑啐一口:“他也不过是会溜须拍马说好话罢了,又哪里乖了?”



    “嗯,确实也没什么乖的,不过父皇倒蛮吃他那一套!”龙天语嘀咕了一声,突然又说:“你怎么说着说着叉开了话题,继续啊!”



    “哪来那么多继续?”沈千寻轻哧一声:“这还没说够吗?都说天家无情,现在总算见识到了,灭人伦,断人性,真是……”



    她摇头低叹不已,龙天语突然幽幽一笑,道:“你说错了!父皇没有灭人伦,也不曾断人性,他实是再情深意重不过!”



    “你说什么?”沈千寻愣住。



    “以后你就会知道了!”龙天语伸手揽过她,低低道:“现在,你知道我的敌人是谁,告诉我,你心里怎么想?”



    沈千寻皱眉,扁嘴,飞快的回:“我觉得,我好害怕,这真的是太可怕了!我们要面对的敌人,居然是龙熙国的主宰,居然是至高无上的龙熙帝,我真的怕死了!我怕得不得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龙天语盯住她,眼里有异样的火苗在闪耀。



    “所以呢,以后还是不要跟我混在一堆比较好,对吧?”他的声音一向低醇好听,此时音调却微微上挑,带着些许颤抖。



    “是呢!”沈千寻使劲点头,“我现在才知道,你不是福星,你是完完全全的灾星啊!我得远远的逃开去,最好闻风逃十里那样子,还得跑到尊贵的龙熙帝面前好生忏悔,务必表明自己的清白与决心,从今以后,一定要与云王龙天语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才好!”



    她嘴里夸张的说着,一双细藤似的手,却将龙天语的腰越揽越紧,似乎想将整个人都嵌到他身体里去,自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生在一处,死也在一处,任谁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龙天语感受到她的热情,一颗心嘭嘭直跳,简直就快要跳出腔子,眼眶里却一阵阵发热,他伸手,紧紧的揽住了她,嘴里却说:“你逃啊?你怎么还不逃?”



    沈千寻嘻笑着扭动了几下,然后摊开双手作无奈状:“逃不掉啊,使劲逃也逃不掉,所以,还是老实的待着比较好!”



    她安心的又窝回他的怀抱,拿耳朵凑在他胸膛右边,听他神奇有力的心跳,龙天语哑声说:“逃不掉,就有可能被人剿杀,还有可能被砍头示众,这样也无所谓吗?”



    “我的命是你的!”沈千寻拿指尖轻点他的胸,“尽管拿去用!”



    “报恩?”龙天语被她点得心旌摇荡。



    “不,殉情!”沈千寻手臂微伸,娇俏一笑,勾住了他的脖颈,一双清丽的眉眼,似笑非笑的瞧着他,红唇微嘟,有着异样的娇媚鲜妍,龙天语轻叹一声,深沉的吻了下去……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一场又一场雨过后,天气渐渐转凉,炙人的暑气散了去,夜间竟有了丝丝的沁凉。



    但雨好像还没下够,点点滴滴,零零落落到天明,沈千寻一觉醒来,听得外面人声骚动,拉开薄衾低低问:“八妹,谁在外面吵吵?”



    “还能有谁啊?”八妹懒怠回,“还不是三殿下?”



    “这还下着雨呢,他来做什么?”沈千寻赖在被窝里不想起。



    “谁知道呢?”八妹嘀咕着,“不然,我就跟他说,你睡着了,怎么叫也叫不醒,随便打发了他去!”



    沈千寻正想点头,却听外头有人阴暗怪气的叫:“好你个八妹,竟敢打发爷,看来,你那两只手爪子也痒痒了,爷帮你剁了止痒怎么样?”



    八妹吓得连连摆手,语无伦次的说:“别啊,三殿下,我只是心疼我们主子姐罢了!她难得睡个好觉,我不是想让她多睡会儿嘛!主子姐,您说对吧?”



    她一个劲扯沈千寻的手,沈千寻哭笑不得的点头:“是呢!八妹是为我好,三殿下,你大雨天的,跑到我烟云阁来吓唬我的丫头,这有点说不过去吧?”



    “爷才懒得吓她!”龙天若探头探脑的往门缝里瞅,但见红床之上,女子着浅紫软绸中衣,正拥被而坐,黑发如瀑,媚眼如丝,许是没睡足,眉尖微蹙着,红唇微嘟着,一双雪白柔荑托着小而精致的脸,脸上很有些烦恼的神情,那慵懒又娇憨的模样,竟有着异样动人的风情,让他的心里一荡,一时间竟然舍不得移开目光。



    他只顾着偷看,却忘了被他吓坏的八妹正急急忙忙的往门口逃,八妹一打开门,他整个人避之不及,身子猛然前倾,直跌了个嘴啃泥!



    八妹“呀”的一声尖叫,沈千寻则下意识的拿被子往身上遮,一看自已衣衫整齐,当即从床上骨碌碌爬起来,长腿飞出,直往龙天若屁股踹去!



    龙天若见状,忙来了个就地十八滚,这才堪堪避过沈千寻的脚丫袭击,沈千寻一击不中,也不再与他计较,只忿忿叫:“龙天若,你鬼鬼祟祟的躲在我房门前偷看什么?”



    “小僵尸,别说得那么难听嘛!”龙天若捂着头,一个纵身跃到了房梁上,这才笑眯眯道:“爷那怎么是偷看啊?爷是正大光明的看好不好?爷想看看,你是不是又在做春梦!”



    “你才做春梦!”沈千寻弯下腰,捡起自己的绣花鞋,毫不客气的朝他飞了过去,龙天若头一歪,轻轻巧巧的接在手中,嬉皮笑脸道:“这算是你送爷的定情之物吗?”



    “我呸!”沈千寻啐了一口,赤着脚在屋子里找鞋子。



    这种情形,若是外人看来,不定怎样荒唐,可沈千寻却浑然不觉,一来,她见惯了龙天若的轻浮油滑,二来,她不是古人,有很多事情,实在没法像古人那样去想,古人只着中衣赤脚蓬头见人,便是十分失礼,但对现代人来说,这么样见一个十分相熟的朋友,实在算不得什么。



    她找到鞋子,趿拉在脚上,又随意披了件罩袍在身上,便自行走出房间,边走边叫:“龙天若,你到底有什么事啊?”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