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2章:脑子被淋进水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说的那样笃定认真,眉宇间一片沉稳淡定,马车里有点暗,可他的眸子很亮,亮闪闪的,像黑曜石一样,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许是这雨雾太过迷茫,又或者,是这雨声将周围的一切淹没,马车里的世界太小,沈千寻一时间又有些恍惚,梦一样的恍惚,那个沉在心底的念头,像一只被压下去的水瓢,被这雨水一冲,又浮了上来。



    “龙天若……”她艰涩开口。



    “嗯?”龙天若有点心不在焉,显然正在在想什么事情。



    沈千寻咽了口唾液,又叫:“龙天语……”



    龙天若愕然回头:“你叫什么?”



    沈千寻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龙天若,你这个样子,特别像天语,真的,特别像!”



    龙天若愣了有一秒钟,身子突然前俯,窃笑道:“那你就把爷当成他好了!其实我们俩真长得特别像!但你不觉得,爷比他喜庆吗?他老绷着脸说话,整个一面瘫货,最无趣了!你干脆跟我好吧,爷觉得咱们俩吧,特别配,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



    他的话一说起来就是成串儿的,因为离得近,那股子浓烈的脂粉气直往鼻子里钻,沈千寻一阵反胃,一把将他推开。



    天下雨了,她的脑子也被淋进水了吗?这个香喷喷的二货,怎么也不能是龙天语啊?那种感觉就不对嘛!她很喜欢龙天语的亲近,可龙天若一靠近她,她却有种癞蛤蟆往身上扑的惊悚感。



    刚刚靠得近了点,她发现,其实这俩人的脸还是有区别的,别的且不说,就龙天若那条妖孽的柳叶眉和上挑的桃花眼,就跟龙天语粗浓好看的眉毛和清澈明净的眼睛不是一个风格的!



    当然,最重要一点,还是她的感觉。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龙天若一开始对她是不存好意的,而龙天语一开始便对她施以援手,他是她的保护神,是她穿越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后唯一的依靠和温暖,他是唯一的,特别的,与他相比,龙天若更像一个粗劣的仿制品。



    如此,而已。



    她深吸一口气,将那个念头彻底抛开,但长坐无趣,距离皇宫还有小半个时辰的路程,她难得的对龙天若起了一丝好奇心,便又问:“龙天若,你上次说到的那个什么柳条枝蔓的,是怎么回事?我听说,她以前曾是天语的未婚妻?”



    龙天若翻翻白眼,回:“小僵尸,这问题,你该问老四才对吧?”



    “我问他做什么?”沈千寻横了他一眼,“她最后不是被你勾了魂去?这说明,你更了解她,不是吗?”



    “爷勾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几百,爷都了解她们吗?”龙天若耸耸肩,“那爷这脑壳非炸了不可!”



    “可她曾是天语的人!”沈千寻锲而不舍,“你就说说嘛,她跟天语……呃……”



    她结结巴巴的斟酌着字句,龙天若那边嗤笑不止:“嗯,原来是在吃干醋!”



    “都过去的人了,我吃什么干醋啊!”沈千寻面部微烫,其实她确实是有点好奇,龙天语对她来说,像一团谜,她喜欢他,迫切的想知道多一点他的事情,可他却讳莫如深。



    然而这种事,是越描越黑的,她这边越是解释,龙天若笑得越是厉害,她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不再睬他,马车里很快又恢复一片寂静。



    半晌,龙天若突然开口:“你见过牡丹花吗?”



    “没事扯什么牡丹花呢?”沈千寻看着他。



    龙天若以手作枕,懒洋洋的躺在马车内的软垫上,晃着脚丫说:“牡丹花开,国色天香,富贵满堂,人见人爱,可各人有各人的爱法,有的痴心迷恋,有的却不过是赏其形美罢了,身为皇室子弟,每个男人长大时,大抵都赏过这样的花,可能进入心里的那一朵,却并不一定是国色天香,也未必是富贵满堂,只有与他的心契合的那一朵,才是最美最好的!”



    沈千寻呆呆的看着他,看得眼都直了,这段话,说得太文艺了,简直令她瞠目结舌有木有?他再一次刷新了她对他的观感!这货其实不像外表看得那么肤浅,其实还是有点小深度的,对吧?



    “你说的真好!”沈千寻异常真诚的说。



    对于她的反应,龙天若很不齿的摆手:“别用那种崇拜迷恋的目光看爷,爷实在瞧够了这样的花痴眼,爷在花丛摸爬滚打数十年,岂能没留下点真知灼见?”



    “是!三殿下说得太对了!”沈千寻难得的拍了回他的马屁,“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嗯,那你现在能想通了吧?”龙天若得意的笑了两声。



    沈千寻摸摸头,茫然道:“想通?我有什么没想通的问题吗?没有吧?”



    龙天若哑然,突地坐起来,骂:“小僵尸,你玩我啊?爷扒心扒肺的说了那么多,敢情你压根没听懂?”



    沈千寻张嘴作白痴状。



    “你……”龙天若颓然倒下去,“算了算了,当爷自言自语好了……”他歪头往窗外瞅了一眼,又低低说:“皇宫马上就要到了!别再犯傻了啊!话说回来,小僵尸,你不紧张吗?”



    “紧张?”沈千寻摇头,“习惯了!”



    “这也能习惯?”龙天若瞪眼。



    “能啊!怎么不能?”沈千寻掠了他一眼,目光缓缓滑至迷离的雨雾中,“从我自刑部大牢出来,不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吗?陷害追杀,层出不穷,哪一天不处在风口浪尖之上?哪一天不做着粉身碎骨的准备?江湖人常说,把脑袋拴在裤腰上,大抵就是我这样的情形吧?”



    龙天若眸光微黯,他垂下眼敛,音色低迷:“那个时候,你的心里,一定很彷徨很害怕吧?”



    沈千寻回头看了他一眼,嗤笑道:“三殿下今儿个怎么善心大发,倒问起我那个时候的感受了?说起来,是你把我送到那火坑里煎熬的呢!我还没问你为什么呢!”



    龙天若干笑了两声,涩声回:“爷当时就想看相府和越王府的笑话,没想那么多……这个,好像是有点对不住你!”



    “我早就不怨你了!”沈千寻呵呵的笑起来,“这一切磨难苦痛虽然难捱,可是,能因此与天语相知相遇,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有他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