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3章:还是平淡些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龙天若幽暗的眸光忽地一缩,似是微弱的烛火,在风雨中飘摇不定,他猝然转过头去,因为转得太急,头撞在马车窗边上,那上面已被淋得湿溚溚的,连带着沾了他一头一脸的水,水从他的眼敛处滚落下来,沈千寻瞧见了,又是一阵嗤笑:“不是吧?因为我原谅你了,你就感动得落泪?”



    龙天若“嘁”了一声,说:“你就一冒傻气的傻丫头,能感动谁啊!”



    沈千寻被他奚落,却仍是唇角上扬,这时,只听前面三姑“吁”了一声,却是玄龙门到了。



    入了玄龙门,雨反而越下越大,胡厚德先领她去仁德殿见了龙熙帝,叩头行礼之后,便又转向太后的永寿宫。



    太后正恹恹的躺在床上,贴身侍女林果儿在身边陪着,见沈千寻掀帘进来,便说:“沈千寻,这顶风冒雨的,还要你往宫里头跑,辛苦你了!”



    沈千寻微笑回:“为太后效力,原是奴婢的本份,太后有恩于奴婢,别说顶风冒雨,便是天上下刀子,也得顶个锅子跑过来!”



    太后轻哧:“有日子没见,你这张嘴,倒比往日甜了些!”



    沈千寻轻淡一笑,转而询问太后病情,倒与胡厚德说得无二致,无非是不思饮食身子疲乏罢了,她揩净手去诊脉,太后微微侧头,认真的看了她一眼,突然说:“沈千寻,你在宫中,声名甚盛!”



    沈千寻手指平稳,笑容淡定:“何止在宫中?奴婢在整个龙熙国,也是声名甚响。”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做人,还是平淡些好啊!”太后突然又冒出一句。



    沈千寻颇以为然:“太后说的是,若能平淡度日,谁肯逼仄抗争?就像奴婢,所谓的声名背后,不过是一部血泪史罢了!”



    “人活于世,谁没有一部血泪史?”太后长叹一声,“好在,这一篇已经永远的翻过去了,沈千寻,你这么聪明睿智,定然可获新生!”



    “多谢太后吉言!”沈千寻含笑抬头,“同时也恭喜太后,太后并未患上肺痨之症,不过寻常风寒之病,只是,太后其实是风热,近来天气转凉,太后定然服了不少驱寒补药吧?”



    太后点头:“天气骤变,孤这把老骨头一向不耐寒,所以多吃了几碗进补的粥汤。”



    “是了!”沈千寻道:“秋日进补是没错的,可是,此时刚入八月,若不是这连场寒雨,只怕白天日头还毒辣的很呢,还不到进补的时候,太后的衣服穿得也太暖了些,暑热未尽,凉风时至,衣被要逐渐添加,但不可一下加得过多,捂得太严,太后这风热之症,便是捂出来的,我开一些药稍微调理一下便好!”



    她说完,埋头开药方,那边龙天若则腻在太后身边说话。



    “皇祖母,你说这宫里头的太医要来有什么用?连个风热之症也瞧不出来,还不如都给遣回老家算了!”他夸张的做着手势。



    “嗯,他们没用,你有用!”太后显然不怎么待见他,淡淡的哼了两声,就不再搭理他,龙天若无聊,便又扯着林果儿说话。



    “林姐姐可做了什么好吃的糕点,赏我吃一块吧,午饭没吃饱,这会儿饿得慌!”龙天若抚着肚皮叫嚷。



    林果儿笑笑,从屋里头端了些果脯糕点过来,放在沈千寻旁边的桌子上,龙天若抓了就往嘴里送,直吃得嘴角都是饼屑残渣,吃完了仍是嚷着饿,又央着太后赏他饭吃。



    “神医也还没吃呢!”他笑得聒不知耻,“皇祖母一起赏了吧!这风里雨里的跑一趟,也不容易不是?”



    “你就知道吃!”太后掠了他一眼,说:“沈千寻还要去影妃那儿呢!她的情形,可比孤严重!”



    “她自看她的病,孙儿自吃孙儿的饭,这不冲突啊!”龙天若仍腆着脸相求,太后只得依了,差人去叫小厨房做饭,沈千寻掠了他一眼,不明白他此举何意,但见他虽笑得浮滑,眉眼却一片冰冷肃杀,不由就是一怔。



    开好了药方,她又由胡厚德引着,往影妃的疏影阁而去。



    影妃住得皇宫的西北角,极是僻静,当然,在皇宫之中,住得僻静,也就意味着不受宠,相比于之前的汐贵妃和宁贵妃,影妃承受的恩泽确实少得可怜,她人近中年,年老色衰,又无过人的本领,也只能守着一个皇子,过清心寡欲的生活了。



    暴雨仍是哗哗下个不停,沿着遍地落花流水的小径一路向前,到得一处寂静小院,朱门绿瓦,虽不豪奢,倒也素净。



    许是等急了,影妃的贴身婢子早就候在门口,沈千寻一走进去,便觉眼前豁然开朗。



    看来,影妃虽然不受宠,但过得还算有滋有味。



    看一个女人心情快乐与否,其实是可以通过她的居住地瞧出来的。



    疏影阁更像一个温暖的家,干净,舒适,温馨。



    家具陈设自是被宫人们擦得一尘不染,这一点,与所有的嫔妃都一样,只是,其他的嫔妃屋子里,没有疏影阁那么多小物件。



    零碎的清雅可喜的小物品随处可见,有时是椅搭上一朵好看的并蒂莲,有时是窗边剪得活灵活现的一对鸳鸯,还有一对红色的新娘玩偶,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通透的红色,一对胖乎乎的新人憨态可掬的对人微笑。



    屋子桌角处,还散落着一些画,画工精美,画风却俗气,然而却是一种俗气的喜庆,画的花鸟虫鱼蝶等物,竟也是成双成对的。



    这就是沈千寻会将这里定义成家的原因。



    一个几近独居的女人,屋子里的物件,却全都成双成对,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她正在那里胡思乱想,忽听一个尖细的女声响起:“姐姐,有病你得治啊!别这么耗着可不成!你这么不吃不喝的躺着,圣上心里心疼着呢!”



    沈千寻微微一愣,听这声音,倒像是龙天锦的母妃宜贵妃的声音,只是,下那么大的雨,她的宫殿又离这儿这么远,专程跑到这里来看望影妃,倒真是够好心的。



    这时只听一个女声响起来:“妹妹说笑了,圣上再心疼谁,也心疼不到我的疏影阁来!我可没有妹妹的好福气,儿子争气,这眼瞅着就要当太子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