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4章:她不想再惹麻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声音满是落寞哀伤,又微有些气力不济的拖沓,想来便是影妃了,她回了这话之后,宜贵妃便咯咯的笑起来:“姐姐有天赫这么孝顺的儿子,福气又哪里差了?太子不太子的,其实妹妹我从来也不曾放在心上,唉,我只希望啊,锦儿能快乐平安的活在世上就好了!”



    她说得谦虚,却难掩春风得意,影妃陪着干笑了两声,没再说什么,那婢女此时已掀开了花厅的帘子,恭敬道:“娘娘,沈神医到了!”



    沈千寻站在那里向她行礼:“见过影妃娘娘!”



    她一说话,立时有好几双眼睛看了过来,沈千寻十分意外,因为她刚刚注意到,这屋子里除了影妃和宜贵妃,竟还有两位皇子在,坐在宜贵妃旁边的,竟然是多日不见的龙天锦,他看起来倒和从前一样气宇轩昂,神采奕奕。



    低头坐在影妃身边的,则是六皇子龙天赫了,他的神色与他的母妃很相似,眉眼低垂,神色黯淡,看起来精神萎靡。



    这四人看到沈千寻,神色各有不同,龙天锦微笑着向她点头,宜贵妃却轻蔑的哼了一声,一脸不待见的样子,龙天赫飞快的掠了她一眼,很快便又垂下头去。



    影妃则盯着她认真的看了一会儿,沈千寻安静的与她对视。



    面前的影妃看起来有些憔悴,头发散乱,半倚在美人塌上,容色秀丽温婉,两腮微见晕红,生得倒不丑,只是,与坐在她旁边花枝招展浓装艳抹的宜贵妃相比,终是逊色了一些,少了几分贵气和惊艳。



    “你就是沈千寻?”影妃开口。



    “是。”沈千寻点头。



    “老听宫里头的人说你,却不想……”她顿了顿,说:“却不想,你竟然是这么一个小姑娘!”



    “千寻年已十六,倒也不算小了!”沈千寻懒怠管这屋子里近乎诡异的气氛,径直向前道:“圣上差奴婢为娘娘瞧病,敢问娘娘,您身体何处不适?”



    “你看呢?”影妃笑得嘲讽,“他们都说本宫有病,可本宫就觉得自己没病,至多就是嗜睡了些,身子骨懒些,有些小咳嗽罢了,人都说春困秋乏,这再正常不过了!沈姑娘,劳烦你跑这一趟,还是请你回去吧!”



    “姐姐!”宜贵妃一脸真诚的开口,“人都顶风冒雨的来了,还是请她给你瞧瞧吧!她年龄虽小,却很有些本事呢!”



    “她再有本事,可我没病啊!”影妃忿忿的叫起来是,“平时倒也不见谁关心过我们娘儿俩,今儿个这也太可笑了!大雨天的,非要人给我瞧病,这是咒我吗?”



    沈千寻无语,她不说话,转头去看胡厚德,胡厚德轻咳一声,谨慎道:“娘娘还是让沈神医瞧瞧吧,自从汐贵妃死于肺痨,圣上心里一直膈应,听说娘娘身子不适,生怕传染了皇子呢!娘娘不为自已着想,总要为六殿下着想不是吗?六殿下一向孝顺,常来疏影阁行走的!”



    他把龙熙帝和皇子都搬了出来,影妃也无话可说,龙天赫抬头,缓声道:“母妃,便瞧一瞧吧!”



    影妃看了他一眼,低叹一声,说:“那么,就请沈神医随本宫去内室吧!”



    沈千寻眨了眨眼,无声的跟了进去。



    影妃的卧室比起外面的花厅正殿,更加温馨舒适,床上铺着大红鸾被,红纱帐上,绣着两只戏水的鸳鸯,枕头也是成双成对的,沈千寻看得后脑勺一阵阵发凉。



    一个长期失宠的女人,把卧室布置成这个模样,还真是有点邪乎。



    但是,她是来看病的,所以,还是尽本份最好。



    影妃看了她一眼,慵懒的卧在了床塌之上,沈千寻伸手搭上她的手腕,细听了一会儿,心头忽地一跳。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便又凝神切了一遍脉,影妃黑漆漆的眸子盯着她看,见她面色微变,忽地咧嘴轻笑:“看神医的脸色,我这是患上了该死的病。



    沈千寻看着她,目光凉薄。



    “还真是的!”影妃看着她,唇角微弯,扬起的,却是嘲讽倨傲的笑容,“真是那该死的病症,沈神医治得吗?”



    “治不得!”沈千寻淡漠的回,“娘娘只能自求多福了!”



    影妃没有病,她有的,是胎,沈千寻诊出的,是喜脉。



    后宫嫔妃怀孕,这是好事,值得庆贺,可是,如果这个嫔妃是失宠已久,皇帝已经有好几年没再光顾她,那么,这就是一件很可怕的坏事了。



    卧室陷入一片死一般的寂静,而外头的几个人,已经蠢蠢欲动,特别是宜贵妃,此时已尖声叫起来:“是有什么不好吗?”



    沈千寻不说话,收拾自己的工具箱走人,影妃突地扯住她的衣角,急促叫:“神医救我!”



    “娘娘恕罪!娘娘这病,千寻瞧不了!只得到圣上面前据实禀告,请他另请高明才好!”沈千寻鲜明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她不想再惹麻烦。



    她惹的麻烦已经不少,皇帝既对龙天语虎视眈眈,那么对她自然也是提防的,她不想在这事上留下把柄,从目前的情形看,只怕皇帝已觉察出什么,才会让她来瞧病,太医院的太医也不是吃干饭的,如何能连个喜脉都摸不出?



    但龙熙帝此举到底何意呢?她跟影妃一无亲二无故三无交情,她压根就没有替影妃隐瞒的打算啊!



    她脑子里乱乱的,只急急的想走出去,没提防影妃忽地从床上滚下来,就势跪挡在她面前。



    “神医救我!”她乞求的看着她,低而急促道:“此事若传出,我与赫儿,必死无疑!”



    “那是你们的事!”沈千寻面容冷酷,她从来都不是什么圣母白莲花,每个人都得为自己做出的事付出代价,她没有必要为她担这个风险。



    “不!这不光是我们的事!”影妃被拒,反而面容坚决,“这也是龙天语的事!”



    沈千寻倏地一惊。



    “娘娘说什么,千寻听不懂!”沈千寻淡淡道:“娘娘是娘娘,可云王是云王,八杆子打不着!”



    “同样是不为皇上所喜的皇子,难道不应该拧成一股劲吗?”影妃低声嘶吼着,手指突地指向屏风后,“那位太子的娘亲,已经在步步紧逼了!她娘家的势力可不容小觑!到时龙天语会腹背受敌!”



    沈千寻轻哧:“我帮了你,也不能改变这件事,不是吗?影妃娘娘若有强大后台,断然不会求到我这个小人物身上来!再者,也不是所有的绳子都适合拧在一起的!”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