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6章:君王的龌龊之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龙天锦边说边撑起了油纸伞,沈千寻也无意在这里多作停留,稍稍犹豫了一下,便同他一起走出门去。



    外面狂风大作,暴雨如注,一把油纸伞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很快,两人身上便湿透了,当然,沈千寻的身上,从一进宫就已经半湿不干,初时还不觉得,此时被凉风一吹,陡然打了个寒颤。



    龙天锦一脸关切的看着她:“母妃的怡春宫离这儿不远,你随我去那儿暂避一下吧?别的且不说,换一件干爽的衣服,待会儿去父皇那儿复命,也不至太失礼,不是吗?”



    沈千寻使劲摇头,穿着湿衣服虽然难受,可是,留在宫中更让她心慌不安,更何况,她还有重要的消息要传,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龙天若。



    她执意不肯去,龙天锦倒也没有再强求,只殷勤的将伞全遮在她头上,自个儿却全淋在了雨中,他努力的高举着手臂,人却刻意跟她保持着距离,看上去十分吃力,沈千寻无意间抬眸,这才发现,他的小臂处竟然缠着厚厚的绷带,上面已是血迹斑斑,显是包扎过伤口又裂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沈千寻忙将伞抢过来,急急的追问。



    “一点小伤,无妨!”龙天锦摇头。



    “都裂开了,还说没事!”沈千寻想了想,还是说:“去怡春宫吧,我帮你包扎一下!”



    她之所以这么说,全是出于歉疚,这个男人,待她倒是一如既往,可她到底对他无情,方才影妃提到他的外祖父家将会是龙天语的劲敌,她可是毫不犹豫的便将他划入在敌方的阵营之中。



    龙天锦也觉手臂处疼痛难忍,便点点头,两人一起跑进怡春宫,宫人见到,吓了一跳,忙拿了毛巾等物帮他们擦拭,又倒了热茶来给他们驱寒,沈千寻冷得直打哆嗦,给龙天锦解纱布时,竟然解了半天也没解开。



    龙天锦轻笑一声,递了一杯热茶给她,自己也喝了一杯,一杯热茶入肠,感觉好了很多,沈千寻便忙着为他包扎伤口。



    说是小伤,其实还蛮严重,因是新伤未愈,又被雨水浇淋,此时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沈千寻打开工具箱,小心翼翼的为他涂抹伤药,边涂抹着,边习惯性的说着注意事项,身为一个法医时,她冷面无情,而作为一个大夫时,她却要相对温和一些,又是给自己的朋友医治,便勉强称得上温柔了。



    龙天锦歪头听她絮叨,心头忽地一跳又是一颤,一股陌生热烈却又狂躁的冲动,似一头猛兽般在身体里复苏咆哮。



    沈千寻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应,包扎好后,她动手整理医箱,打算立马走人,然而头刚抬起,眼前却突然一阵眩晕。



    那种晕眩带着点说不出的兴奋躁动,脚底下也是软绵绵的,脸却开始一阵阵发烫,紧接着身子也似是被扔进了滚烫的热水中,血液在血管中奔突流淌,一颗心也陡然变得狂躁激动。



    沈千寻初时以为是着了凉,因为这种浑身酸软麻痒的感觉,很像是发烧初期的症状,但很快的,她就惊恐的意识到,她不是在发烧。



    因为身边的龙天锦身上也出现了这种症状。



    他的面庞赤红,呼吸急促,鼻翼翕动着,嘴唇却微微张开,剑眉下的黑眸,也在瞬间染上狼狈却热烈的情愫,他低喘着,突然捉住了她的手。



    这是春药加诸在人身上时,才会出现的症状。



    沈千寻浑身麻痒灼热,意识却尚清醒,她拼尽全力想要推开龙天锦的手,可是,却使不出一丝的气力,她大声叫喊,可发出的声音,却把她自己都吓坏了。



    那样娇媚妖娆的声音,真的属于她吗?



    龙天锦听到这样的声音,似是受到了极大的鼓励一般,他一个前扑,将她紧紧的禁锢在怀中。



    沈千寻的大脑嗡嗡作响,她心里嘶喊着要拒绝,可她的身体却似全然不受大脑的指令,她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双臂,竟以异常热烈的姿势,枝蔓一样攀上了龙天锦的肩头!



    这样诡异的情形,让她心跳加速了数倍,她使劲的瞪大双眼,同时朝自己的嘴唇连番猛咬,疼痛,腥咸,短晳的清醒过后,却是更深的沉沦。



    沈千寻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龙天锦拖进了一扇屏风后,屏风后面,是一张大红的床,床上的锦被上绣着一对活色生香的鸳鸯……



    她挣扎,呼喊,求救,拼命的抓挠着龙天锦,同时也死命的掐着自己,她想让两人清醒,然而,连她自己都清醒不了,更何况是龙天锦?



    他显然比她中毒更深,此时像一只被欲望驱使的兽,连眼珠都是赤红火热的,他如下山猛虎一般,扑向他的猎物,他将她压在身底,喃喃低叫:“千寻,千寻……”



    沈千寻拼命的奔逃,却发现殿上的房门已被落了锁,她大声的尖叫,然而雨声哗哗,将所有的一切都无情的淹没……



    仁德殿。



    宜贵妃湿淋淋的跪伏在龙熙帝的脚底下。



    “事儿办得怎么样?”龙熙帝慢吞吞的喝着茶。



    “回皇上,办妥了!”宜贵妃闷声闷气的回。



    “你好像不开心!”龙熙帝淡淡的掠了她一眼。



    “皇上开心,臣妾便开心!”宜贵妃闷声闷气的回。



    “设计自家儿子,朕有什么好开心的?”龙熙帝放下茶杯,没来由的轻叹了一声。



    “皇上!”宜贵妃撅着嘴,似是又撒娇又不敢的模样,“臣妾不明白皇上为什么要这么做!皇上若不喜欢那贱丫头,或杀或剐,还不全由着皇上的性子?”



    “朕还指望她给朕瞧病!”龙熙帝咬着牙,缓声答。



    “把她监禁在宫中,她敢不给皇上瞧?”宜贵妃不以为然。



    “她当然敢!”龙熙帝轻哼一声,“那个丫头,朕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是她不敢做的!”



    “臣妾也不喜欢那个丫头!”宜贵妃恨声道:“她一看就是不吉之人,可皇上您非要她和锦儿……”



    “有这么一个聪明伶俐的丫头帮着锦儿,你不觉得,这是锦儿的福气吗?”龙熙帝瞥了她一眼,垂下眼敛,一丝多余的情绪也没露出来。



    “可是,她脾气这么暴躁,若是清醒过来,岂不是要跟锦儿闹个不休?”宜贵妃满脸担忧。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