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8章:粉身碎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龙熙帝看到她这个情形,心里陡然一凉。



    他是见过肺痨晚期的汐贵妃的,那个模样,简直如同女鬼一般,而现在的长公主虽然还不至于到这个境地,但业已十分严重,想来,也是到了沈千寻所说的肺痨晚期。



    只是,为什么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长公主患过此类病症呢?肺痨在初期发病便是有感觉的,为何等到病重之时,才想到找沈千寻求医问药?



    他是百思不得其解,他自然想不到,一水这着棋子,很久以前便已埋下了,一水进入公主府时,已然携带了肺痨病菌,他族人尽丧,心爱的女人亦入宫为妃,早就心灰意冷,所以才会自动请缨入长公主府,而长公主病发之初,亦是一水刻意干扰,让她以为自己得的不过是普通的伤寒之症。



    龙熙帝隐约觉得这事有人暗中操纵,他有心再拖延一阵,左右这病已经患上了,早一天晚一天也没什么大不了,而他的计划还没有完成,他不喜欢做半途而废的事情,该等的人,还没有来。



    但长公主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惊到了,她像疯了一样大声叫嚷:“皇弟,你怎么还不把沈千寻叫出来?你是要看着长姐去死吗?长姐求你了,皇弟,不,皇上,皇上,求你了!我不想死啊!不想死!”



    她一边哭叫着,一边在仁德殿里乱窜一气,鲜血从她的嘴角滴下来,落在地板上,触目惊心,龙熙帝头皮一阵发麻,要知道,这肺痨之人的唾液都是有毒的,她这么跑一阵,他还要不要在仁德殿住了?



    几个侍卫拉住长公主,长公主拼力嚎叫,挣扎着又往殿外跑,殿外大雨倾盆,她却不管不顾,一溜烟窜了出去……



    怡春宫里的某个房间,沈千寻和龙天锦两人一身污血,各自气喘吁吁的躲在墙角。



    关键时刻,沈千寻一直随身携带的解剖刀起了作用,她虽然浑身酸软无力,可是,凭着娴熟的刀技,还是在龙天锦身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刀印。



    被放掉一些热血的龙天锦神智明显清醒了些,最其码,他已经知道要克制自己,不做出伤害沈千寻的事,同时,试图打开那扇门,可是,宜贵妃是有备而来,自然不会让他们俩轻而易举的把门打开。



    如是几次过去,龙天锦身体里的虎狼之药再度抬头,而沈千寻也神智渐晕,没办法,她只好继续“放血”,先往自己身上划拉几下,等到龙天锦扑过来时,再给他划拉几下,两人晕天晕地的,倒也不觉得痛,只是,这药力十分强劲,如此反复数次,依然可以反噬过来。



    眼见得龙天锦双目中再度染上赤红的血色,沈千寻苦笑着,紧紧的攥住了手中的解剖刀。



    可这一次,真的是有点力不从心了!



    太累了,心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而身体却炙热难耐,每一寸皮肤都是滚烫的,血液都在血管里沸腾,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好好的思考,以至于当龙天锦再度扑过来时,她竟然一脸茫然,不知该做何反应。



    “哧啦”一声,是衣料被扯破的碎裂声,沈千寻倏地一颤,她的外袍已被龙天扯破,只余里面的中衣,她费力的想提起刀,可手却不听使唤,与此同时,龙天锦近乎乞求的声音响在耳畔:“千寻,别再扎我了!我疼,求你,别再扎了!求你,我喜欢你呵,喜欢……”



    他痛苦又迷乱的低喃声带有蚀人心魄的力量,像是魔咒一般,让沈千寻陷入更深的迷乱之中,她的身体已在做出妥协的反应,而意志却在坚决又可怜的抵制着,她把手指伸向解剖刀的刀刃上,用力一滑,剧烈的疼痛让她迅速清醒。



    然而,只有她清醒,显然没什么用,龙天锦迷乱着,而这一次,他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粗鲁和蛮横,太多次的努力终于失败,这让他莫名的想放纵一回,想不管不顾的要了这个心心念念的女子。



    在他的强势面前,沈千寻陷入深深的绝望。



    同一时间,太后的永寿宫里,龙天若喝得烂醉如泥,却仍是不停的要酒。



    “再来一杯!林姐姐,你最是好心肠,再赏给我一杯好不好?”他醉醺醺的扯着林果儿的袖口,笑得前仰后合。



    “你已经喝了太多,不要再喝了!”林果儿小心的向外头看了一眼,低低道:“那老太监已然走了!”



    “他走了又怎么样?”龙天若瞪着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住她,“他走了,我又能怎么样?我还是只能喝酒,我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不能做……”



    他说到一半,突然哽咽,忽又咬牙切齿道:“真该死,真是该死!老四真该死了!没能耐护住自己的女人,为什么还要去招惹别人?也好!这样也好!是龙天锦,还好是龙天锦,不是旁的什么人……”



    他嘴里絮叨着,感觉眼里有液体流出来,便伸手胡乱抹了去,转眼又咬牙切齿的骂:“该死!老五也该死,等爷缓过劲来,爷剁了他,爷一定剁了他!”



    他竖起手掌,在桌上模仿刀具的模样,一个劲猛砍,砍得杯子哗地碎掉,碎片割伤他的手背,鲜血糊了一手,他却犹自不觉,仍是砍个不停,林果儿轻叹一声,压住了他的手。



    “好了,够了!”她低叫,“你折腾自己有什么用?谁能想到堂堂一国之君,行事竟如此猥琐?再者,不是已经留了后手吗?长公主那边,很快就会有动静了!”



    “只怕已经晚了!”龙天若痛苦的闭上双眼,“晚了!晚了!”



    “你少在这里发疯!”林果儿低声示警,“我送你回房休息,你不许再闹,若是被太后看出了端倪,你知道后果的!”



    龙天若红着眼眶,哀哀的看着她。



    林果儿低叹一声:“真是作孽!好了,我出去瞧一瞧,你乖乖的躺在这儿睡觉,不许出去,听么没有?”



    龙天若不说话,仍直勾勾的看着她,林果儿不放心,明知他若是冲动,任谁也拦不住,却还是把门落了锁,撑了把雨伞正要出去,迎面却见一个小丫头慌慌的从雨雾里跑过来,直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见到她就叫:“可吓死我了!长公主也患上肺痨了!这会儿正在宫里头乱窜呢!大家可都小心一些,别让她撞见了,回头再给传染上病可就麻烦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