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3章:有点吃不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你弱不惊风的,倒是个倔强的丫头!”黑衣男子轻笑一声,突然一躬腰蹲倒,硬是将她背了起来,沈千寻大惊:“你……你这是做什么?”



    “放心,我不是人贩子,不会再把你捉去卖掉的!”黑衣男子爽朗大笑,“我只是见不得人受伤却不医治,看着就难受!待我给你疗好伤,你爱去哪儿,便去哪儿,我还懒怠管呢!”



    沈千寻无语,看来,她遇到了一个热心肠的好人。



    她轻咳一声开口:“多谢公子,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他们都叫我三公子,你也这样叫好了!”黑衣男子随意的答。



    “三公子要把我背到哪里去?”沈千寻见他走了约摸半柱香的时间,还是脚步不停,有些不安。



    “到了,就快到了!”三公子把她往上托了托,抹了把脸上的汗,笑道:“你这个小丫头,看着弱不经风的,怎的背起来这样重?”



    “有怪人家女孩子重的功夫,倒不如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的身子骨儿!”蓦地里,突然有人插了一句嘴,沈千寻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负手站在一棵大树下,正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



    三公子讪笑了两声,说:“父亲教训的是,可孩儿这身子骨儿已经定型了,再练也练不好了!”



    老者轻哼一声,眸间却有细碎的笑意微闪,他掠了沈千寻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惊讶,转而又笑道:“今儿运气不错啊,以往都只是捡些受伤的兔子狐狸什么的,现在倒捡回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老婆子,你要不要出来瞧个热闹啊!”



    他忽地朝大树旁的一个小院落吼了一嗓子,很快便有苍老又欢喜的声音响起:“真捡了姑娘回来?天哪,老天总算开眼了!我们三儿总算开窍了!”



    那声音越来越响,柴门后转出一个老妇人,着粗布麻衫,发白如雪,面容也是雪白,虽然上了年纪,但那慈眉善目的模样,竟十分耐看。



    沈千寻不自觉的对着这张脸儿发起了呆。



    说不出为什么,看到这个妇人,只是觉得莫名的亲切温和,而老妇人看到她,面上亦流露出迷茫又恍惚的神情。



    三公子显是十分得意,摇头晃脑道:“娘,你也觉得她很眼熟吗?”



    老妇人缓缓点头,那老者轻噫了一声,也凑了过来,三个人,三双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沈千寻猛瞅,沈千寻被看呆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呆呆道:“这个,我们之前,没见过吧?”



    “没见过!就是有点儿相像罢了!”老妇人温和的回答,很自然的伸过手来,将她额前的乱发理了理,她的手指温柔,神情温柔,说出的话更是令人窝心,“好了,你们都别看了,看把这孩子吓的!孩子,你冻坏了吧?快回屋换件干爽的衣服!”



    她说完便在前面带路,三公子则气喘吁吁的背着她在后面跟着,进得一处院落,并无豪奢之物,但却收拾得清雅可喜,老妇人安排沈千寻在房间里歇下,又吩咐下人去烧水做饭,她自已又不知从哪儿抱了一大堆干衣服来,往她面前一摆,说:“丫头,你随便穿!这些衣服,全都洗得干干净净的1”



    沈千寻沐浴过后,随意挑了一件穿上,大小十分合适,倒像量体订做一般,等她一瘸一拐的出现在花厅,这一家三口又开始盯着她发愣。



    沈千寻有点吃不消。



    但这一家三口待她实在是好,尤其是老妇人,自从见到她,那眼光就再没离开过。



    那是独属于母亲的目光,有多宠溺热切,就有多悲伤哀凉,这样的目光落在沈千寻身上,让她也忍不住感伤起来。



    “我像谁?”趁着疗伤的空儿,她低声问三公子。



    “我姐姐。”三公子回答,“看到你第一眼,我就觉得,你跟我姐姐长得好像!”



    “你姐姐?她是去世了,还是,跟你们失散?她叫什么名字?”沈千寻追问,同时费力的在脑海中搜寻着属于前身的记忆,但宛真貌似是京都人氏,小门小户人家出身,跟这位隐居在边关的人家没有共通性,虽然柴门简陋,陈设朴素,可是,沈千寻能看得出,这户人家,绝非普通富贵之家,那对老夫妇气度雍容,眼前的三公子亦是灵秀内敛,他们互亲互爱,如果宛真曾是这家庭的一分子,他们绝不可能让她落入那样悲惨的境地而不管不问。



    三公子苦笑:“先是失散,后来,就死了……她死时……”三公子深沉一叹,道:“罢了,不说了,对了,我娘那样看你,希望你不要介意,她与女儿失散了十多年,就要有希望团聚之日,姐姐却又死在异国他乡,连最后一面也没见着,她心中定然惨痛无比!”



    沈千寻默然。



    因着这个关系,老妇人再同她说话时,她也就耐着性子,陪她闲聊,她本来是懒怠说话的人,可是跟老妇人絮絮叨叨扯东扯西的,倒似有说不完的话似的。



    偶尔老者和三公子也会加入到她们的聊天内容,大家一起围坐在圆桌旁,边吃边聊,那种随意散淡,让沈千寻恍惚间突然忆起前一世与妈妈在一起的日子来。



    那时高官父亲在外地工作,整日忙于官场应酬,很少抽出时间跟她们在—起,以致于在沈千寻记忆中,一直是跟妈妈相依为命,后来妈妈离世,带她的法医人虽好,却也是个性格清冷的人,久而久之,沈千寻都忘了家是什么感觉了。



    但这个偶遇的老妇人,却让她恍惚间似是重返旧时光,在妈妈温暖宠溺的目光中尽情欢笑,不知人间愁为何物。



    这种感觉,很奇妙。



    两日后,沈千寻辞行,临行之际,老妇人颤颤巍巍的拎了一大袋东西给她,也不知都装了些什么,鼓鼓囊囊的,沈千寻无语接过。



    老妇人咕哝着嘱咐这嘱咐那,又非要三公子送她一程,沈千寻不忍拂她的好意,便点头应允。



    半路上,三公子突然开口:“你骑马的技术这么好,动作敏捷,身手利落,人贩子怕是不敢拐卖你吧?”



    “那三公子说我是什么人?”沈千寻安静的反问。



    “知道龙潜国的人。”三公子淡淡答,“其实,我刚才很想开口,请求姑娘留下来!”



    “为什么?”沈千寻看着他。



    “因为前面是死路一条!”三公子叹息,“可是,我又觉得你性子倔强,肯定不会听我的劝告,若因此对我产生戒心,反为不妙!”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