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4章: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来你已知道我是什么人!”沈千寻勒住缰绳,“那么,你呢?你又是什么人?”



    “一个懒散的闲人。”三公子看着她,目光柔和,一如往常:“本来不想多管闲事的,可我娘那么喜欢你,这是难得的缘份,我们都想你留下来!”



    “谢谢三公子美意!”沈千寻深吸一口气,缓声道:“刚刚三公子也说我性子倔强,哪怕面前是死路一条,也是非要撞上去不可的!”



    “是啊!看出来了!”三公子轻叹一声,向她伸出手来:“那么,我就送你到这里了,希望还有机会再见到你!”



    “后会有期!”沈千寻伸掌与他相击,掌声清脆响亮,她的笑容亦明艳清澈,一如秋日万里无云的晴空,一击过后,她即打马离去,奋勇前行的姿态,如一支离弦的箭,锐不可挡。



    三公子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若有所失的调转了马头。



    沈千寻纵马疾驰,星夜兼程,向龙都狂奔而去。



    八日后,满面烟尘精疲力尽的她终于赶到了白云山附近的一条山道上。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秋老虎的威力很大,阳光火辣辣的照在人的身上脸上,刺得人眼盲。



    沈千寻怀疑是自己的眼出了问题。



    白云山上的白云馆,好像笼罩着一层浓重的黑烟。



    她把眼睛揉了又揉,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白云馆确实是在冒烟,不,应该说,是在燃烧,浓烟之中,火舌时隐时现。



    她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急赶几步,冲到道旁的一个茶馆旁,那里人头攒动,所有的人都对着白云山的方向指指点点,间或有议论声传出来。



    “白云馆走水了!”一个外地人连声惊呼。



    “这都烧了两天两夜了,你刚看见啊?”店小二绕着毛巾回。



    “那上面不还住着四皇子吗?”又一人惊叫起来。



    “何止四皇子?我刚还听一个当兵的说,那里面还住着一个大人物呢!”一个腆着肚子的富商神秘的说。



    “谁?”大家的眼睛一齐望了过来。



    “就是以前龙潜国的那个国主宇文轩啊!”富商得意的回。



    “他不是早就死了吗?”一个瘦子急急问。



    “他那是诈死!”富商鄙夷道:“他诈死,却藏身于四皇子的白云馆中,这些年来,一直与朝廷作对,他们是该死的谋逆之臣!那四皇子也是不学好儿,圣上待他多好,真真是父子情深啊,他居然胳膊肘子往外拐,反过头去帮宇文家的人,当年宇文枫谋反,皇上仁义大度,只杀他一人了事,他现在却要和他外公反咬皇上一口,你说他们该不该杀?”



    周围很快有人附和起来:“该杀该杀!现下天下平稳,这些乱臣贼子,非要生事,闹得狼烟四起,民不聊生,怎么不该杀?”



    沈千寻听到这里,直觉心如针扎样疼痛,见那富商仍要添油加醋的继续,心下恨得要命,当即想也不想,手中解剖刀已飞划而过,“哧啦”一声,血溅数尺,众人齐声惊呼,然而人群涌动,摩肩接踵,连能分得清是谁动的手?



    沈千寻趁乱走出了人群,急行到白云山下,山上的入口已被官兵封锁,到处都是黑甲士兵,她绕了好大一圈,才绕到一处人烟稀少的偏僻角落,只是山石耸峙,十分陡峭,可事到如今,便是悬崖峭壁,她也顾不得了。



    将裙角往腰间一扎,她深吸一口气,双手扒紧石壁,四肢齐动,如一只灵活的猿猴般向山顶的白云馆攀爬而去。



    她只顾忙得起劲,丝毫没有注意到,在她不远处的某个悬空的小石洞里,一双阴沉而愤怒的黑眸,正咬牙切齿的看着她。



    “蠢女人!”龙天若喃喃的咒骂着,“蠢到无以复加!”



    阿呆翻翻白眼,回:“主子爷别这么说,蠢女人可逃不出青城山的围禁!”



    “她逃出青城山又如何?”龙天语双目喷火,看那模样,恨不能将沈千寻活活的吞噬入腹,“逃出了青城山,就为了跑到白云山来送死吗?她是眼睛瞎了吗?看不到满山的黑甲兵吗?”



    “主子爷……她这不是一时情急嘛!”阿呆哀叹,“您还是别骂了,快把她提溜过来吧,若是被巡山的兵丁们瞧见了,肯定押回天牢!”



    龙天若怒叱:“爷才不管她!让她去死,让她去给老四陪葬,让她去给老四殉情吧!”



    他这话虽说得狠,但这眼眶却陡然变红,眸中亦似有水光闪动,他咬了咬嘴唇,身形急转,如一团旋风般飞出山洞,正在悬崖峭壁上挥汗如雨的沈千寻,几乎没来得及吭一声,便被他的宽袍大袖席卷而去,两人一同滚落在狭小的山洞中。



    沈千寻看到他,又惊又喜,抱着他又哭又叫:“天语,天语你没死?太好了!你还活着!太好了,你不知道……”



    她说到一半,突然停住,歪头看了一眼阿呆,又看了一眼龙天若,那颗心陡然沉了下来,她颤声问:“你是龙天若?”



    龙天若眨眨眼,面色阴沉的看着她,冷声问:“为什么要跑回来?”



    沈千寻却直接把他这句话忽略掉,她毫不客气的扯住他的脖颈,急急叫:“天语呢?天语在哪儿?天语是不是已经……你说话啊!龙天若,你说话啊!”



    “你,为什么要跑回来?”龙天若对着她的耳畔大吼,“青城山山青水秀,安适闲逸,哪里不好了?你为什么非要跑回来!你知不知道?为了把你送出京城,送到安全地带,爷费了多大的力气?又冒了多大的风险?你竟然敢给老子跑回来,你怎么干脆不死在路上算了!”



    他捧住她的头,一个劲猛晃,沈千寻本来一路急赶,已经头晕脑涨,这会儿被他一晃,直觉得胃液翻滚,伏地呕吐起来,但她腹中并没有食物,吐出来的,也不过是几口酸水罢了。



    “龙天若,我是人,不是物件!”沈千寻也愤怒的叫起来,“你们让我走,事先总得征求一下我的意见!我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去留!”



    “你就是一个累赘,一个包袱!你决定什么去留?你难道不知道,你留在这里,有多么碍手碍脚吗?老四因为你,大受掣肘,这些日子,你真的瞧不出来吗?”龙天若一脸的嘲讽,“会两下子医术,再会剖个死尸,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是吧?不知道自己多拖累人吗?”



    “我不是拖累!”沈千寻挣扎着站起来,“我可以帮到天语,我可以陪着他,一起生一起死!”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