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8章:我才不要做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是聪明,只是恨。”龙天若目光低垂,“恨让我变得头脑灵活,事实证明,我赌对了,我奋不顾身的一扑,终于把龙熙帝的父子天性扑了出来,他那样对我,我却依然像条狗一样忠诚,从那以后,他便想当然的认为,我就像他身边的那些老太监一样,已经产生了奴性,不论他如何对我,我都会对他言听计从!可是他不知道,我这条狗,已经有了狼性,总有一天,他加诸在我身上的一切痛楚侮辱,我都要一点点的讨还回来!”



    龙天若说到这里,眼眶微红,唇角轻颤,鼻翼微翕,显然这段回忆,是他平生最伤痛之事,以至无法自抑,这幅模样,哪还是那个浮浪油滑的鬼殿下?这样的一个龙天若,非但不再让人厌恶,反令人生出无尽的同情与唏嘘。



    “对不起!”沈千寻开口道歉,“我不知道,回忆会令你如此难过!我不该强逼你说的!”



    “有人聊一聊,其实也不错!”龙天若揉揉眼,强颜欢笑问她:“现在,你可信了我吗?”



    “信!我信你!”沈千寻点头。



    龙天若扯着嘴笑,笑着笑着,嘴角突然耷拉下来,黑曜石似的眸子,水光潋滟,似有泪光涌动,他看着她,眉间眼底,有着说不尽道不完的凄凉之色,那缕凄凉,熟悉却又陌生,让沈千寻本已平静的内心,陡然间掀起了狂风巨浪!



    下一瞬,她突然纵跃而起,毫不客气的将龙天若压在了身底,她的手伸进龙天若的衣底,径直向他的胸口摸去!



    龙天若似是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呆呆的任由她上下其手,沈千寻狂喘着在他胸前摸了半天,终还是颓然滚落下去。



    龙天若却露出了然的笑容。



    “你怀疑我是天语,对不对?”他问。



    沈千寻吸了吸鼻子,摇头:“现在知道了,你不是!”



    “我才不要做他!”龙天若低低道:“他太没用!有龙潜门的力量,有飞行和防剑之术,却没能保护好母后,他不是一个好儿子!”



    “我再说一遍!”沈千寻冷漠道:“我不许你这样说他!”



    “可事实就是如此!”龙天若梗着脖子争辩,还要再说什么,却觉腰眼一痛,人已一屁股坐在地上,回头一看,床上的沈千寻正横眉怒目的指着她:“你下次再说,我就杀了你!”



    “你还真是……”龙天若话说到一半,终于无力的咽了回去,他拍拍屁股站起来,说:“好了,我不说就是,你早些休息吧,明儿一早,我要带你入宫,见到龙熙帝时,你知道自己该怎么说吗?”



    沈千寻扭开头,一脸的愤懑。



    “小僵尸,爷不管你心里有多憋屈,但是,你不能砸了爷的场子!”龙天若面色冷厉,“爷是一条狗,你也得夹起尾巴做人,既然你选择跑回来,就得跟着爷一起忍辱偷生,不要脸也罢,没有尊严也罢,你都得忍着,如果忍不住,那么,之前的所有牺牲,那么多条鲜活的生命,将会白白葬送!”



    “我懂你的意思!”沈千寻艰难的答,“明儿进宫,我知道该怎么说!”



    “那再好不过!”龙天若轻吁一口气,“爷得提醒你一句,龙熙帝的手段,非同寻常,从今儿起,你得学会忍,忍无可忍,从头再忍,要想揍人,就得学会先挨揍,爷向你保证,忍过这半年,等到明年,春暖花开,爷一定让你好好的揍个够!”



    “又是春暖花开!”沈千寻咧嘴,露出一个再难看不过的笑容。



    “是的,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龙天若低低的咕哝着,像是说给沈千寻听,却更似说给他自己听,他咕哝着走到屏风后的卧塌上躺了下来,接下来的时间里,谁都没有再说话,屋子陷入一片寂静。



    沈千寻睡不着,只得大睁着眼睛瞧着窗外,窗外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一如她同样黑暗沉闷的心空,黑暗让周围的一切都混沌难辨,她看得久了,心里头也有些混沌起来,恍惚间觉得自己似在梦中,就像离开白云馆的那一夜,一切都是虚幻飘浮的,包括龙天语的死,也不过是一场虚浮的恶梦罢了。



    这样想着,心里似乎又生出了一丝希望,这希望令她欢喜又忧伤,她闭上眼,让这虚浮的感觉继续,她祈祷,这黑夜永恒,白日永远不要到来,这样,她就有理由相信,这只是一场梦,一场长长久久的恶梦,等到恶梦过去,她心心念念的男子,还是会回到她身旁。



    然而,黑夜不是永恒的,阳光还是一点点冲破黑暗,将光明送到人间,沈千寻睁开眼,见到龙天若后的第一句话便问:“天语没死,对不对?”



    龙天若面无表情的回:“不对!”



    沈千寻苍白的唇瓣颤了颤,什么也没说,泪水无声的滚落下来。



    “不许哭!”龙天若一脸烦躁,“这是爷的湘王府,老四死了,可爷没死,不需要你嚎丧!从今天起,不论谁提起龙天语,你都不许哭!否则,你就要他死不瞑目!”



    沈千寻瞪着他,半晌,还是抬手将眼泪拭了去。



    “梳洗,打扮,入宫!”龙天若声线冷硬,“另外,平时穿什么衣服,还穿什么,别想着给谁服丧!也别给爷哭丧着脸,皇宫里的那位爷,不喜欢!”



    沈千寻沉默,半晌,低低的应了声:“知道了!”



    仁德殿。



    龙熙帝低头批阅奏折,胡厚德急急的跑过来,附在他耳边轻声道:“圣上,方宗信来了!”



    “来邀功请赏吗?”龙熙帝一脸阴沉,“朕的精锐兵将,可有不少都死在他手里!可不是戴罪立功就能弥补的!”



    “谁知道呢!”胡厚德摇头,“他还把自己的外孙女也一起带了来呢!”



    “外孙女?谁?”龙熙帝问。



    “相府四小姐沈千梦!”胡厚德回答,“听说是被沈千寻赶了出来,现下就住在方府,圣上,您若不想见他们,老奴这便回了他们吧?”



    “这个外孙女,好像也曾跟龙天语缔结婚约吧?”龙熙帝轻哼一声,“让他们进来吧!”



    胡厚德低应了一声,对着外头尖声叫了一嗓子:“方大人,沈姑娘,皇上宣你们进殿!”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