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5章:剜心,收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子华暴跳如雷,却挣脱不开沈千寻的束缚,直气得乱蹦乱跳,一股污浊骚臭之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沈千寻微怔,认真的看了赵子华一眼。



    她与他离得极近,此时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脸上满是红色的疱疹,有的已经开始化脓,双目赤红,双唇干裂,唇角亦有脓泡。



    这可是花柳梅毒的典型外在特征!



    沈千寻冷笑一声,嘲讽道:“赵大人身患那见不得人的恶疾,再不医治,只怕就要不久于人事,此时这么对一个死人,不怕死后进了地府,云王殿下找你算帐吗?”



    赵子华面色骤变,失声叫:“你怎么知道……”



    “赵大人方才还叫我,神医!”沈千寻冷冷道:“肺痨都治得的神医,连诊病也不会吗?更何况,赵大人已差不多是病入膏肓!”



    赵子华呆呆的看着她,手也不自觉松开了,沈千寻轻哼一声,跪下来点燃纸钱,身边几个官员开口阻拦,她淡淡道:“连皇上都说我与云王谋反之事无关,还赞我知恩图报,我给自己的恩人烧些纸钱,也算不得什么大逆不道之事吧?人人都会死,不是吗?”



    她的声音冷硬,如水面上冷冷相触的碎冰,她的容颜亦如冰雪般沁寒,她跪在那里,不动不闹,却自有一股迫人的气势,让身边的人都不自觉的噤声。



    在这异样的安静中,沈千寻总算完成自己对龙天语的祭奠。



    “赵大人,说好剜心的,你可有准备好盛心的器具?”沈千寻站起来,拂拂膝上的泥土,面色冷酷。



    赵子华看了她一眼,目光滑向刑部的验尸官,那个小老头儿忙拿出一只白色的坛子,上好的细瓷,精致的描花,十分漂亮,让沈千寻不自觉想起卢芽的手笔来。



    所谓的君王,其实骨子里也不过就是一个变态杀人狂罢了。



    沈千寻垂下眼敛,从铁皮箱里取出解剖刀,在手里掂了掂,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刀光一闪,她毫不犹豫的划开了龙天语的胸膛。



    她身边的人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凉气,赵子华甚至失态的叫出声,当然,这种惊愕,并非因为呈现在面前血腥的剖尸现场,他虽是战场宿将,早已见惯血腥杀戮。



    令他吃惊的,是沈千寻的利落和冷血。



    想像中的号啕大哭又或者晕厥苦求的场景完全没有出现,他们原本打算幸灾乐祸的看场免费的热闹,顺便再戏耍一下这无助又美丽的羔羊,可现在看来,是别想了。



    面前女子的动作利落敏捷,无论是操刀还是抡斧头,她都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躲闪,她的刀准确的落在龙天语右胸的位置,刀尖划开皮肉的那一瞬,她的呼吸微窒,她有一种模糊的希冀,希望她的刀落空,希望这里没有心。



    龙天语的心异于常人,生于胸腔右侧,如果没有的话,那说明,死的这个人,并不是龙天语。



    可是,她最终还是绝望了。



    那颗心毫无保留的袒露在她眼底,如许清晰,如此残酷,沈千寻的瞳孔微缩,呼吸陡停!



    而身后,那些官员们却呵呵的笑起来。



    “没错了,这就是龙天语!”



    “是了,除了他,还有谁的心又生在右侧?这是天生的反心啊!”



    “快把它剜出来!我们递交给皇上,这趟差也就可以交了!”



    沈千寻有种幻觉,她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然出窍,正悲伤的飘浮在白云馆的上空,她挣扎着,伸出手,将那缕游魂硬生生的扯了回来,灵魂归窍,她的目光呆滞,缓缓的落在赵子华身上。



    赵子华在她的目光下颤抖、犹豫、挣扎,沈千寻不说话,只死死的盯住他看,这是一种无声的博弈,赌的是,一个人是否真能忠心到舍弃自己的程度。



    答案是否定的。



    赵子华的奴性还不够强,他在给皇帝交差和自己的健康之间,选择了健康。



    他蹲下来,附在沈千寻耳边,低低道:“我的病,你能治?”



    “能!”沈千寻面容笃定。



    “你别耍我!”赵子华瞪眼。



    “你不耍我,我就不会耍你!”沈千寻一字一顿,声音低若蚊蝇,却字字千钧。



    “好!”赵子华站起来,大步流星走开,沈千寻在官员们的催促声中,将最爱最亲近的男人的心,剜了出来,捧在精美的白坛之中。



    这场景,实在残酷。



    以至于,沈千寻咬紧牙关,依然无法抵挡内心狂涌的悲伤愤懑,无法抑制脑中一阵阵的眩晕。



    她觉得自己快要晕厥过去,眼睛却拼命的大睁着,舌头抵在牙尖上,用力一咬,满口铁锈味让她的意识倏然一震。



    不管生前这个男子是如何的温润清雅,可现在,他不过就是一具尸体而已。



    只是一具尸体,他不会疼,也不会难受,他什么感觉也不会再有,所以……不要难过,亦不要悲伤,这些,统统没有用!



    “他把你的心剜出来,终有一天,我也会把他的心剜出来,放在这只坛子里,送到你坟前!”



    这样的心理暗示,似乎很有效,沈千寻很快又恢复了冷静。



    官员们捧着那只坛子准备交差,赵子华在这时赶了回来。



    沈千寻冷眼相看,看他设法支走那些官员,看他将另一只心放进坛子,又将龙天语的心拿出来,交还给她。



    沈千寻无声的接了过来,将那颗心重又送回龙天语的胸腔,尔后,缝合。



    绵密细致的缝合,是她目前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惊悚却充满柔情蜜意,一针一线,情意绵长,眉间眼角,是恬淡的笑容。



    赵子华想再威胁她一句,却被这诡异的情形惊得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尸身处理完毕,沈千寻起身,对赵子华深鞠一躬:“赵大人与云王并无交情,为他却甘冒奇验,逆旨而行,只为令死者安息,真真令人动容!”



    赵子华面色微变,他咬牙道:“沈千寻,你说什么?不是你……”



    “什么?”沈千寻作愕然状,“我怎么了?哦,请赵大人放心,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断不会将此事说出去的!”



    “你耍我?”赵子华暴跳如雷。



    沈千寻仍是一头雾水的模样,她迷惑道:“我哪里耍大人了?这事儿,是你主动要做的,不是吗?我可是什么都没说啊!”



    一句话,把赵子华堵得差点吐血,是啊,没错啊,沈千寻确实一句话都没说,这事确实是他主动做的,他自作主张随意剜了另一具死尸的心,来替换龙天语的心,他到底是有多贱啊!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