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6章:她还真是无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来赵大人后悔了,不然,再换回去?”沈千寻看着他,一脸的彷徨无助。



    赵子华瞬间想跳崖。



    她倒说得轻巧,再换回去,这不需要时间吗?那几位被支走的仁兄,很快就会返回好不好?



    赵子华抓耳挠腮,事到如今,却只得打落牙齿和血吞,正龇牙咧嘴之际,沈千寻轻淡开口:“赵大人,听说皇上要建个万人坑,把这里的死尸全都扔进去一堆埋了,可是这样?”



    赵子华恨恨的看着她。



    沈千寻莞尔一笑,婉声道:“赵大人快忙公事吧!若大人允可的话,我想在这里便把治疗大人之疾的药方开出来,您觉得怎么样?”



    赵子华的心本已落到了谷底,听到这句话,又开始缓缓的往上升,他看着面前这个笑得温柔迷人的女子,有种深沉的无力感,这个女人,不是人,是妖吧?刚刚还冷得像块冰,这会儿,又笑得和若春风……



    而沈千寻下面的话,则很快把他从地狱带回了春天。



    “世人都知我验尸是一把好手,其实他们不知道,我的医术更胜一筹!”沈千寻弯起唇角,“赵大人放心,用了我开的药方,虽不说能药到病除,可是,令大人痛楚难耐的这些脓包一定可以消除掉,当然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要想根除,还需些时日,但我保证,遇到我之后,大人不必再痛苦了!”



    这番话,像根细软的羽毛,挑拨得赵子华浑身舒泰,他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不快,笑着说:“那我就不打扰你开药方了,我去监督他们挖万人坑,你可以在这里等候……”



    你可以在这里等候的意思就是,你可以亲眼看着龙天语入土为安。



    沈千寻轻舒一口气,在龙天语的尸身旁席地而坐,拿出纸笔,埋头写药方。



    一人一尸,共坐于烧焦的合欢树下,这幕场景看起来十分刺眼,但坐着的那个女子,面上无悲亦无喜,如老僧入定般沉静淡定,仿佛这世间悲惨苦痛,与她半点也不相干。



    “她还真是……无情!”



    不远处,一棵高大的木棉树下,一袭绿衣的沈千梦再不似平日那温婉素雅的大家闺秀模样,嫉妒,不甘,仇恨,怨毒,阴狠……各种各样的表情全写在她的脸上,这么多情绪交汇在脸上,让她那张本就只是中人之姿的脸显得狰狞可怕。



    “她不爱他!”沈千梦神经质的对着身边的婢女嘶吼,“碧烟,你看到了吗?那个贱女人,她根本就不爱他!她真的就把他的心剖开了!要是他把给她的爱给我,我是绝不会这样对他的!哪怕让我去死,我都不会对自己最心爱的男人下手!可他不爱我,这么多年,我时时刻刻的念着他,我可以为他生,为他死,可是,他都不肯给我这个机会,他非要爱上那个贱人,非要当着我的面,向所有的人宣布,他不爱我,他爱的,是那个绝情冷心的贱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



    她控制不住的叫嚷起来,手掌重重拍在树干上,直拍得手指肿痛,仍不肯停手,碧烟急急的抱住她,低劝道:“四小姐,不管怎么样,他现在已经死了,你就不要再想这些了!”



    “我没办法不想!”沈千梦的眼神直勾勾的,“他或许是死了,可是,那贱人还活着,她活着,他们所加诸在我身上的耻辱就永远不会消失,那些事,在我的心里,日日夜夜的折磨着我!我活不好,她也别想好好活着!我得不到的东西,她永远也别想得到,哪怕一个赝品,也不行!不行!”



    她神经质的念叨着,“不行”两个字,她不知念叨了多少遍,碧烟看着她,无可奈何的嘀咕了一声:“小姐,你这可不是魔怔了嘛!”



    “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沈千梦突然咕咕的笑起来,“人间没个安排处,便到阴间吧,到阴间去!”



    她说完又是一阵狂笑不止,碧烟看得心惊肉跳,正想着怎么把她哄回去,却听她笑声陡停,转瞬间,那张脸重又恢复沉静淡定。



    “她可是我的大姐呢!”她理理衫裙,淡淡道:“碧烟,随我过去,瞧瞧我们的大姐!”



    “大姐,有日子没见了,你还好吗?”白云馆的废墟里,沈千梦站在一处高台,居高临下的跟沈千寻打招呼。



    沈千寻懒怠的瞧了她一眼,没作任何回应,事实上,她早就看到她了,只是懒得搭理罢了。



    但沈千梦看起来谈兴颇浓。



    她径直走到沈千寻面前,在龙天语的尸身前蹲了下来,专注的看了一会后,她开口:“你终于把了害死了,现在的心情,一定妙极吧?”



    沈千寻仍是一语不发,她是人,能跟她对话的人,自然也要是人才行,可面前这个女子,明显已有疯颠痴狂的迹向。



    “无话可说了,是吗?”沈千梦冷笑,“龙天若说的不错,你就是一只地道的扫把星,任何人遇到你,都会交恶运,因为你,云王殿下变成了一具焦尸,好好的白云馆也毁于一旦,如果不是你,事情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我祖父不会愤而反击,龙天语也不会惨死!沈千寻发,你实在,不配再活在这个世上,我若是你,我一定三头撞死,也算全了名节,总好过聒不知耻的活在人世!”



    “可惜,你不是我!”沈千寻慢吞吞开口,眸光犀利而讥诮,“我想,如果可以的话,你其实很愿意做我的,对吧?可惜,你永远都不会是我,所以,你永远,也得不到天语的爱,不管是他活着,亦或死!”



    沈千梦被戳到痛处,面色变得铁青,她咬牙,声音从齿缝中厮磨而出:“你得到了又怎么样?他现在,已经死了!是你亲手害死他的!是你,你是杀死他的元凶!”



    “我不是,你才是!”沈千寻冷笑,“是你的妒忌杀死了他,是你祖父的无耻杀死了他,别想跟我说是愤而反击,如果他生下来就是一条狗,那么,终究是改不了吃屎的,哪怕整日里好吃好喝的待着,他仍然是有吃屎的欲望的,方宗信就是那条吃屎的狗!而你,不过就是一条狗崽子,一条蠢笨可笑的狗崽子而已!男欢女爱,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你一厢情愿,不得满足,反要将这错处怪在别人头上,你连一条狗都不如!”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