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7章:不见,不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千寻很少这么言辞激烈的骂人,她生就一条毒舌,可是,真心很少用,但今天,她真的很不爽,很不开心,她的心里窝着一团火,一直小心的强压着,不想让任何人看出一丝端倪,可如今有人上赶着非要给她当泄火器,她何乐而不为呢?



    沈千梦被她骂直了眼,好半天没回过神来,她原以为她那一番话,就算不会让沈千寻羞愧至死,也会让她瑟缩难受,却没想到,反被她抠鼻挖眼的骂得抬不起头!



    她不得不承认,她真心小瞧这位大姐了!



    沈千梦迅速收拾自己的情绪,对沈千寻的毒舌,报之以恬淡的笑容,她微笑道:“大姐这般恶形恶相的对我,可记得,四妹我如今是什么身份吗?我,可是龙熙国的安乐公主!你这不长眼的贱婢,竟然……”



    “好像圣旨未下吧?”沈千寻凉凉的抛过来一句,利落的剪断了她的话,“圣旨未下,你就敢以公主自居,这算不算欺君枉上呢!”



    沈千梦瞪着眼,生生的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沈千寻说得没错,圣旨确实还未颁发下来,她若现在就以公主的身份显摆,会引起皇室中人的嘲笑和嫌恶。



    两番唇枪舌战,她均未讨得半分便宜,饶是再镇静,亦不免面目狰狞,她的嘴角微抽,冷冷的丢出一句话:“圣旨,早晚要下的,而我们,早晚要嫁,我的好大姐,四妹在湘王府,等着你!”



    “那么,我们不见不散!”沈千寻昂起头,眸间一片冰冷肃杀,两人四目相接,身子又靠得极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姐妹亲近,孰不知,一场生死对决,已在两双幽暗的秀眸之中拉开帷幕。



    “不见,不散!”沈千梦丢下一句话,提起裙角,娉娉婷婷的去了,沈千寻端坐在大树下,腰板挺直,眉眼冷汀孤傲,飒飒秋风之中,她是冷极艳极的一尊佛,俯瞰众生如蝼蚁,什么风雨如晦,什么霜刀如剑,在她心里,不过是个笑话。



    下午时分,万人坑终于挖好,一具具焦尸被扔了进去,横七竖八的躺在坑里,而龙天语则受到优待,单独筑了个墓穴,拿事先预备好的精致的棺椁装殓了。



    说来也是好笑,对这具尸身,他们懒得整理,装殓的过程,也全无尊重之意,但这棺椁却是极其精致豪奢的,竟然是用黄金制成,上面装点着珍贵的宝石十余颗,不仅棺椁,墓碑也是用白色玉石雕刻而成,晶莹洁白,美轮美奂,只上面刻的字有点煞风景。



    那上面写的是:爱子龙天语之墓。



    不管是棺椁还是墓碑,都不像新近制作的,显是几年前就预备下来的,上面带着岁月风尘的痕迹,棺椁可以重新刷漆,墓脾上的刻字却不能作假,上面的字体圆润,似是有人经常抚摸所致,上面还有明显的洗涤不去的污痕。



    这让沈千寻不自觉要浮想联翩,在龙天语活着的那些日子里,这位君王一定时常期待他死掉吧?所以才会在无人处,把这墓碑咬牙切齿的抚摸那么多次,留下这样的印记。



    他深恨着这个儿子,偏又不想让世人知道,就如同他深恨着自己的结发之妻,也不想让世人知晓,所以,只好暗里虐着,明里却捧着,这样假惺惺的样子,还真是令人作呕。



    等到棺木入土,已是薄暮时分,赵子华揣着沈千寻给的药方,急不可耐的回宫复命,沈千寻自然也逃不掉,又往皇宫走了一遭。



    龙天若刚好也在仁德殿,把赵子华呈上来的白坛子接过来,递给龙熙帝,龙熙帝唇角挂着一丝阴冷的笑,吩咐他打开坛盖。



    “哇,果然是又黑又腥又臭!”龙天若斜着眼睛往里瞅,跟看什么西洋景似的兴致勃勃,转而又对沈千寻说:“喂,小僵尸,你瞧见了没?什么温润清雅都是假相,死了一样会发腥发臭,形容丑陋!”



    沈千寻作面瘫状,龙熙帝歪头瞅了一眼,又意味不明的掠了沈千寻一眼,便让她退了下去,那边却扯着赵子华问话:“她是什么反应啊?痛不欲生?”



    “谈不上。”赵子华捏捏兜中的药方摇头,“这个女人,不仅面硬,心也冷,剖腹剜心,眼都不眨一下,倒是祭奠了一番,可半颗眼泪也没流。”



    “真的?”龙天若在那边探头探脑,转而又开始摸着后脑勺发呆,喃喃道:“她会不会半夜拿那解剖刀把我的心给剜出来?父皇,我不想娶她!”



    龙熙帝横他一眼,懒得睬他,一双眼睛粘在那颗紫黑色的心上,看得如痴如醉,心里不知想到什么,唇角突然诡异一扬,发出嘿嘿的笑声,令前来复命的赵子华等人不由得后心一凉。



    沈千寻快步出宫,行至御花园处,忽有人从小径中闪了出来,竟然是影妃。



    “节哀顺便!”影妃看着她,面容悲戚。



    沈千寻无语点头,目光却不自觉落在她的小腹上,她的小腹微隆,好在穿着阔大的袍服,若是不在意,倒也不太能看出来,只是,这种情形,还敢抛头露面,未免有点匪夷所思。



    但这是别人的事,与她无干,她如今只想快点走出这令人窒息的深宫。



    但影妃却很热情的样子,对着某个方向叫了一声:“运儿,你送沈姑娘一程!免得她再像上次那样,被些心地龌龊的人算计!”



    话音刚落,龙天运便从树影后闪身而出,身上仍是惯常穿着的那件银灰色绣竹叶纹样圆领长袍,外面罩了件黑色薄纱,容貌清癯,鼻直口方,眉毛稀疏,一双眼睛深幽无波,然而在看到沈千寻时,这眸子里却陡然焕发出异样的神彩。



    这种转变十分明显,令沈千寻大为不安,她忙不迭的摆手,道:“多谢影妃娘娘,六殿下何等尊贵,千寻岂敢让他相送?”



    “左右我也是要出宫的,并不是刻意相送,只是结伴走一程罢了!”龙天运缓声开口,他这人有种很奇怪的气场,不说话时,会让人觉得阴郁沉重,不好亲近,可一旦开口,却又给人光风霁月之感,当然,这种感觉是否真实,就难说的很了。



    不知怎么的,沈千寻下意识的不想与他扯上什么关系,但话说到这份上,再强辞拒绝,就是不识抬举了,她也只得默然允从。



    两人各乘一顶小轿出了宫门,沈千寻欲告辞而去,龙天运却突兀的叫住了她……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