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9章:你这长相差了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千寻叹口气,忽然一阵说不出的烦恼急躁,龙天语尸骨未寒,她却与他的兄长上演这出荒唐戏码,虽然事出有因,可在龙天若偶现的色心面前,还是说不出的尴尬难受。



    第一次嫁人,却只是为演一场戏,她想到龙天语曾经许下的承诺,突然间灵魂出窍。



    他说,待到春暖花开,我娶你可好?



    那时,他的语气笃定,自信满满,她便毫不犹豫的信了他,信这一切都会成为现实,却不曾料到,终成镜花水月一场空。



    可是,这样的婚礼,却是在心里幻想过的,这样红通通的喜房,一对红烛映着一对喜气盈盈的新人,无限的美满幸福。



    如今喜房倒一如她幻想中模样,只是,新人却不再是幻想中的那一对,更谈不上什么喜气盈盈。



    她叹口气,弯下腰,动手收拾灾难现场般的喜房,将桌椅归位,将所有的物件整理好,无意中发现床头放着一只锦盒,看着有几分眼熟,似在哪里见过,她伸手打开,心里一跳,泪盈于睫。



    那里面放着的竟然是她的那枚黑色玉佩,原来的红丝线烂掉了,八妹帮她重新结了一条,她的手笔自然不怎么样,好好的丝线结得歪歪扭扭,好在沈千寻并不在意,照旧戴在脖子上。



    这枚玉佩,是她的贴身之物,龙天语要去后,便一直贴身戴着,怎么这会儿竟在龙天若手上?



    沈千寻的心嗵嗵的跳起来,她几乎想冲出门去,冲到沈千梦的喜房,找龙天若问个明白!



    可最终,却还是忍住了。



    有了沈千梦的湘王府,从今天起,便不是一个安全圣地,她和龙天若便如在刀尖上行走,诸事都得小心留意,以防露了形迹,得提着心,吊着胆,三思而后行。



    她握着那只玉佩,和身歪倒在床上,大睁着眼儿,听满院西风飒然,只觉心凉如水,霜色逼人,心头一阵阵发虚,摸起床头的酒壶往嘴里淋了一口,辛辣之气登时弥漫口腔,倒似将那迫人的凄凉赶走了一些,她食髓知味,淋了一口又一口,直将直壶酒都倒入了肚中。



    同一时间,王府东院茗湘苑,却又是另一番情形。



    身为正牌王妃,沈千梦的院落远比沈千寻的气派,虽不能说是堆金叠翠,但也是富丽堂皇,富贵逼人。



    为了嫁这位外孙女,方家算是出了血本。



    沈千梦坐在红鸾喜被上,等着新郎倌来掀盖头,只是,等了又等,只不见人来,差人去问,才知龙天若先去了沈千寻所在的西院……清漪苑。



    她并不喜欢龙天若,听到这个消息,只是不屑的撇撇嘴,及至听到清漪苑打得一团糟,忍不住冷笑出声。



    “这戏码演得真正好!”她对陪嫁而来的碧烟说话,“我倒想看一看,他们的功力到底有多少!路遥方知马力,日久才可见人心,演得了一时,却未必演得了一世!”



    碧烟讪笑回:“主子说的是,凭主子的聪明,一准儿能看出他们心里的小九九!”



    沈千梦笑而不语,然而顶着这沉重的凤冠和盖头,枯坐无聊,便又催碧烟去瞧瞧,她是大家闺秀,自幼便习女规女戒,出嫁前又被耳提面命,知道这夫君若是不来揭盖头,自个儿是无论如何不能动手的。



    碧烟出去看了一回,说是不见龙天若踪影,沈千梦冷哼:“这是要罚我独守洞房吗?才不过一个晚上,狐狸尾巴便露出来了吗?”



    “哪来的狐狸尾巴?”窗外忽有人轻声调笑,“莫非娘子竟是一只灵狐变的吗?”



    沈千梦松了口气,回道:“妾若是灵狐所变,早已将相公的魂魄拘在手心之中,哪能容相公先去清漪苑侧妃那里呢!”



    “哟,这刚进门醋味怎么就那么大啊!”龙天若哈哈大笑,左摇右晃的走入喜房,往沈千梦身边一坐,随手扯掉了她的盖头。



    “吃醋是因为在意,怎么?夫君不喜欢妾在意你吗?”沈千梦扬唇轻笑,盛装之下,倒也多了几分妩媚风情。



    龙天若似是被她迷住了,伸出一根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张与龙天语极为相似的脸,让沈千梦的心扑嗵嗵的跳起来,她轻噫一声,柔弱无骨的缠了过来,如一根细藤般绞住了龙天若挺拔的腰身。



    是,她不喜欢龙天若,可是,那又怎么样?他生了一张跟龙天语一模一样的脸,这就足矣,永远不能得到的那个男人,用这个赝品来替代一下,聊胜于无。



    当然,也或许,这个男人,压根就是龙天语,这样更好,他,避无可避。



    可是,她终是想错了,不管面前这个男子的真正身份是什么,只要他是龙天若,便没有什么事可以强加在他头上。



    龙天若伸手揽住她的腰身,微笑着俯下脸来,沈千寻梦以为他要吻她,忙闭上双眼,谁知对方的吻迟迟没有落下来,下一瞬,他嗤嗤的笑出声。



    “你……笑什么?”沈千梦迷惑不解。



    “没……没什么!”龙天若使劲摆手,笑得又坏又贱,“娘子,你这般热情主动,爷本该好好的疼你一回,可是,恕我直言,爷这些年纵横花丛,把这口味养得忒挑剔了,你这长相差了点,爷实在下不去口,见谅!哈哈,你多见谅!”



    沈千梦像被踩到尾巴似的跳了起来,一张雪白的脸在瞬间红透,短暂的惊愕过后,是无尽的耻辱和愤懑,她死死的瞪住龙天若,眼泪都快飙出眼眶,对方却丝毫无感,嘻嘻哈哈的作揖赔罪,嘴里浑说个不停。



    “真不是有心的!爷一身缺点,但就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诚实!爷得把这唯一的优点维持下去不是?唉,你要怪,就怪父皇吧,咱都命苦哇,爷这乍一看,娶俩房娇娘,可一个美则美矣,却是个没热度的死僵尸,你吧,热度有了,可长得实在不咋地,爷想勉强一下,可爷身体不配哈啊!”



    他这番说辞,令沈千梦简直有掐死他的冲动,一个女子,在洞房花烛夜被夫君嫌弃貌丑,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可是,她是大家闺秀,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这个夫,还是皇子,她什么话也不能说,只得咬牙,颤声叫:“请你,出去!”



    “没打算留!”龙天若笑得聒不知耻,“真没打算留,醉香院的那个美花魁正等着爷呢!爷去了,别想爷哈!乖乖的睡吧!”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