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0章:真是个痴情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说完,膀子一晃,大模大样的走出了喜房,哼着小曲儿去寻他的美娇娘,沈千梦再也承受不住,趴在红鸾喜被上低泣不已。



    她虽然心智较普通女子成熟睿智,可到底也是一个女孩子,被人这么奚落,哪能不抓狂?



    碧烟见状,忙在一旁相劝:“小姐,你哭什么啊?你又不喜欢这位新姑爷,随便他说什么,都该无所谓的,不是吗?”



    沈千梦抬起迷茫的泪眼苦笑,但却也因碧烟的话渐渐冷静下来,她嫁入湘王府的目的是什么?不是为了谈情说爱,而是为了将沈千寻踩在脚底,一雪昔日之耻,如今不过一个回合,就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



    她有极强的情绪控制能力,不过刹那间,已拭干眼泪坐起身,对碧烟说:“你去看看,福安可回来了?”



    碧烟忙回:“方才就回来了,见姑爷在房中,没敢进来!”



    “把他叫进来,我有话跟他说!”沈千梦面上露出诡秘的笑容。



    碧烟匆匆走了出去,不多时,福安谄笑着走了进来。



    “让你办的事,你办得如何?”沈千梦啜了口茶,低低的问。



    “好了好了!”福安连连点头,“小的自清晨起,便一直跟着五殿下,他在大婚的宴席上喝了不少喜酒,那眼珠子就没离开过沈千寻,等到沈千寻入了洞房,便一幅伤心欲绝的模样,又跑去天香楼喝闷酒,现在正醉得跟泥一样,被他家小厮背了回去,小的这才回来了!”



    “还真是个痴情种!”沈千梦冷笑,“这一个两个的,全都被她勾了魂魄,她有哪点好?一个女人,整日跟些枯骨腐尸打交道,他们也不嫌她恶心!”



    福安在一边讨好的回:“是啊,连小的一想到她拿刀子在烂尸上又切又割,都不想再看她一眼呢!这两位的殿下的口味还真重!”



    沈千梦轻哧:“你倒是个会说话的,碧烟,福安辛苦了一天,你拿些银子给他,让他去喝个小酒,解解乏!”



    碧烟将早已准备好的银子塞到福安手中,福安喜得眼都眯起来,千恩万谢的去了。



    沈千梦坐在那里,面色阴晴不定,半晌,忽然轻叹一声:“女子的容貌,还真是值钱的很!生得貌美,哪怕再冷再硬,依然有人上赶着捧她的臭脚,而我……”



    她面现苦涩,自嘲道:“母亲容貌寻常,虽贵为嫡女,又满腹诗书,依然不为父亲所喜,我这是走了她的老路了!”



    碧烟乖巧道:“小姐何必自轻自贱?越王府的龙公子对小姐可是一往情深呢!自打听说皇上把小姐指给了三殿下,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憔悴萎靡,连奴婢看了都觉得可怜呢!”



    “他……”沈千梦嘴角浮起一丝笑,“如今想来,也只有他真心待我,可是,我对他却一点感觉也没有,真是造化弄人!罢了,不计较什么容貌的问题了,天生如此,有什么办法?可自己不能变美,让那美的人变丑却也不是没有可能……”



    她咕咕的笑起来:“明儿早上,我这位公主兼正牌王妃,可得好好的给那位侧妃一点颜色瞧瞧!我倒想看看,皇权之下,她能还什么招儿!”



    夜深人静,冷霜暗结,月光映着琉璃瓦上的霜色流泻入室,留下一地清冷的光影,偶有几缕洒在大红罗帐之中,照亮一张清丽绝伦的脸。



    月色之下,那脸因为酒精的作用,白里透红,明媚鲜妍,秀挺好看的眉尖微蹙,即便是在睡梦之中,依然蕴含着无尽的悲伤哀愁,睫毛纤长挺翘,盈着晶亮的水珠,似蝶翼般轻微扇动,显然,她睡得并不安稳,又或者,在做一场永远也醒不来的恶梦。



    这样的她,楚楚可怜,令人心动。



    喜床前,灯影下,龙天若忍了又忍,终是没有忍住,他俯下身,在她小巧嫣红的唇上偷了一吻,然而一吻之下,愈发难以自控,他忍不住想要渴求更多,身子轻覆在她身上,将她玲珑娇俏的身体掳在怀中,却不料怀中女子倏然睁开双眼,双臂暴伸,双腿齐动,一个转身,将他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龙天若只觉得脑子嗡嗡响,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死丫头,你想谋杀亲夫啊!”他摸着脑壳恼怒的叫嚷起来。



    沈千寻这一动作,不过是出于一种本能,她喝了一壶酒,已是薄醉,并未意识到是龙天若,及至看清是他,一时又是尴尬又是愤怒,口齿不清道:“龙天若,你……干什么?”



    “爷能干什么?爷没力气干什么了,好不好?”龙天若低声咕哝,“那花魁把爷的精气全吸走了!爷不过是看你躺着,却连被子都没盖,担心你着凉,想把你塞到被子里罢了!爷是你三哥,能对你干什么?你这个小丫头,不要那么不纯洁好不好?”



    “怎么?还反倒是我的错了?”沈千寻头晕脑涨,对他这种倒打一耙的行为很无语。



    “不是你的错,难不成还是爷的错?”龙天语揉揉屁股爬起来,“爷是为你好!!”



    “以后,这种好,不需要!”沈千寻压低声音警告,“天语尸骨未寒,你是做兄长的,我是做弟媳的,虽然不得已拴在一处,却还是要清白守节为好!”



    “清白守节?”龙天若哭笑不得,“这样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听着那么怪啊?你好像一直视礼法为狗屎哎!”



    “有些礼法是狗屎,可有些,是必守的金规!”沈千寻没好气的回。



    龙天若愕然,盯着她看了半晌,忽然问:“老四没娶你吧?你怎么就以未亡人的身份自居了?爷可是八抬大轿把你抬回来的,你就算要守,也得给爷守不是?”



    “不管他娶没娶我,我都是他的妻子,不管你娶没娶我,我们都毫不相干!”沈千寻漠然回。



    “这是哪国的王法?”龙天若嗤笑。



    “我的王法,沈千寻的王法,沈氏王法!”沈千寻认真的回。



    “好吧,被你打败了!”龙天若晃晃脑袋,大步往外走,沈千寻重回歪回床塌,手指触到一物,突然叫起来:“龙天若,你不许走!”



    “啊?”龙天若笑嘻嘻转头,“是觉得长夜漫漫,寂寞无聊,想让爷给你暖被窝了?”



    沈千寻看着他,缓缓松开掌心,问:“这枚玉佩,怎么会在你手上?”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