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3章:公主耍威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妹妹怎敢说这种话?妹妹怎么还敢提四殿下?那可是谋逆之臣,妹妹受皇上恩宠,封为公主,怎的还心心念念那个乱世之臣?”她越叫声音越高,外头伺应的一堆家奴全都听得清晰明朗,“妹妹既已嫁与三殿下,便应从一而终,怎可还是心猿意马,念着那等反贼?妹妹这是大逆不道啊!”



    沈千梦被她的长篇大论堵得差点昏厥过去,可沈千寻所说,句句在理,她又无可辩驳,直急得眼珠都快瞪出来。



    要知道,龙熙帝本就不是十分的信任她,所以才会把她也扔进湘王府,她敢肯定,这些家奴中定然有皇帝的暗探,沈千寻的这番说辞,若是让那暗探听到,再传到龙熙帝的耳朵里,还不定那多疑的老头儿会怎么想呢,到时,她岂不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但沈千寻好不容易抓住她一点破绽,岂能轻易放过她?直说得唾液横飞,字字绵里藏针,且密不透风,让她干瞪眼,却一句话也插不进去。



    沈千寻抹了把脸上的汗,不得不承认,论起口才,她确实不是沈千寻的对手。



    没办法,她只得把公主的谱儿摆出来,厉声叫:“沈侧妃,你今儿个是来给我奉茶的,还是来教训我的?”



    “姐姐岂敢教训妹妹?”沈千寻轻巧的接上去,“姐姐是诚心诚意为妹妹着想啊!妹妹万不能有这样的想法啊!这样的想法,不光害已,而且害人啊!啪啦啪啦……”



    沈千寻又牙尖嘴利的来了一通碎碎念,直念得沈千梦脑仁痛,她再度大叫:“我要喝茶!还不快敬!”



    沈千寻也说得口干舌躁,冷笑一声将茶水举过头顶,沈千梦恨恨的抓在手里喝了一大口,茶水刚到口中,她的眼神一僵,面色一苦,“噗哧”一声,将满口茶尽数喷在沈千寻脸上,又忿忿的将整只茶壶也向她砸来,沈千寻歪头避过茶壶,却避不过那壶中的茶水,直被浇得一头一脸都是,那边沈千梦厉声叱责:“你这不长眼色的,怎么倒的茶?这么热,想烫死我啊!”



    沈千寻眨眨眼,微笑着看从头顶滴落的水帘,水帘里或许还带着沈千梦的口水,啐在她的发上,还扯着粘丝儿。



    只是,这样老套的手段还拿出来用,未免太没有创意了!



    她抬眼去看沈千梦,对方正在碧烟的伺候下拿另一杯茶潄口,看那嫌弃恶心的模样,仿佛刚才喝的不是茶,是尿。



    沈千寻缓缓起身,走到碧烟面前,一扬手,毫不客气的给了她一巴掌!



    碧烟被打懵了,沈千梦大声尖叫:“大胆贱人,你怎么动手打我的丫头?”



    “姐姐是替妹妹教训她的!”沈千寻诚惶诚恐的争辩,“妹妹莫非忘了,方才那茶水,可是她备下的,是热是冷,她最是清楚,我给妹妹敬茶,又不能亲口去试,这贱婢明知我要奉茶,还一声不吭,分明是要借我的手,来陷害妹妹啊!”



    “满口胡言!”沈千梦被气得浑身颤抖,大声叫:“来人,这贱妾不光冒犯于我,还敢打我的丫头,简直是不把皇家尊严放在眼里,快把她拖出去,狠狠的打!”



    她这一声令下,立时有侍卫猛如虎,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沈千寻四处躲避,大声求饶:“你嫌我奉的茶烫,我再奉一次就好,何必这么不依不饶?明明就是你家丫头想要陷害你,你凭什么非要赖在我头上?”



    她一边叫,一边跟侍卫躲猫猫,手中还端着一杯茶,侍卫一个不慎,竟将她手中茶杯打落,那些茶水全溅在沈千梦脸上。



    沈千梦气得大骂,沈千寻委曲大叫:“这回怎么又能算在我头上?就算是皇室中人,也不能这般血口喷人吧?看来,妹妹心里还是念着那谋逆的云王殿下,这才非要跟姐姐过不去吧?”



    一见她又把这事儿搬出来,沈千梦直悔得肠子都青了,她一时失言,竟然被她死抓不放,以至处处被动,真是要生生呕死,然而事已至此,这下闹下去,再传到宫里头,方才自己说的话可是对已方大大不利,她牙一咬,生生的忍了下来。



    “好了,你们都下去,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上,今儿这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沈千梦冷哼一声,“但这茶,你还是要奉!”



    “多谢公主!”沈千寻立时又成了顺民,“奉茶是作侧妃的本份,自然是要奉的,只是,这一回,就由奴婢来亲口试茶,以免再烫到公主!”



    她说完,对碧烟叫:“方才的茶壶已然摔碎,烦请碧烟姑娘把你手边的茶壶递过来!”



    碧烟看了沈千梦一眼,获得她的允可,这才将茶壶递了过来。



    沈千寻当着众人的面,从那茶壶中倒出一杯一饮而尽,这才又换了杯子,重新倒了三杯。



    “方才的跪拜之礼未成,烦请沈侧妃再从头来一遍吧!”沈千梦扫了一眼地上的茶杯碎片,眸间掠过一丝阴狠。



    沈千寻却似没觉察到一般,认真点头,应:“那是自然的!”



    她说完,裙角一撩,面不改色的跪了下去。



    院子里的家丁们发出一阵轻微的嘘声。



    跪在碎瓷片上行跪拜大礼,那膝盖得多遭罪?但再看沈千寻,却似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看来,奇女子终究是奇女子,确有过人之处啊,而这个沈千梦,一向以温婉良善著称,实际也不过就是个面善心黑的母夜叉罢了!



    大家正窃窃私语之时,忽听脚步声响,吊儿朗当的龙天若嘻嘻哈哈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他似乎并不知道沈千寻在这儿,进门即叫:“娘子,娘子,昨儿晚上夫君没陪你,你睡得可好?”



    沈千梦干笑回:“好着呢!有劳王爷挂念了!”



    “你是爷的王妃嘛,爷不碰你,再不挂念你,岂不是太不像话?”他当着一众丫环奴仆的面,就大刺刺的把这话讲了出来,沈千梦本就一肚子火,现在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



    可是,有什么办法?她面前的人,是浑蛋无耻的浪荡货龙天若啊!



    她咽了口唾液,将那股狂躁之气咽了下去,微笑对沈千寻说:“正好王爷也来了,你顺便也给王爷敬上一杯吧!”



    龙天若仿佛这才注意到沈千寻一般,目光在她身上一掠,随即不怀好意的笑起来:“这是玩哪一出啊?自虐呢,还是表演膝盖碎茶碗的戏法?”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