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4章:您是能掐会算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千寻梗着脖子不说话,沈千梦那边咯咯笑着接过来:“王爷别误会,妾身嫁入王府之前,皇上便有过交待,他说沈千寻不懂礼法,让我入府之后,一定要好好的调教一下!怎么?王爷是心疼了吗?”



    “心不疼,蛋疼!”龙天若不断摇头,“都说屋里头有两个女人会很吵,爷今日总算见识到了!一大早便被你们吵醒!得了,沈千梦,你这虐人的,别叫得那么亢奋,妓馆里头的花魁都没你那劲儿,还有你,沈千梦,你这被人虐的,也别叫得太惨太大声,吵得爷睡不着觉!”



    他说完,压根就懒得再瞧面前的两个女人,晃着膀子揉着眼又走了出去,经过沈千寻身边时,突然坏笑:“让你天天傲娇,现下遇到克星了吧?哈哈,别指望爷会帮你说话,一点儿也不乖,爷才没那闲心帮你呢!”



    他幸灾乐祸的大笑而去,沈千寻双膝颤抖着,一点点自尖利的碎片碾过,她嘴唇发白,却始终没发出一丁点声音,沈千梦看她那幅模样,立时心花怒放。



    为了将这种变态的快乐延续,她在沈千寻奉茶之前,又给她讲了一遍女规女戒,直讲得口干舌躁还不肯停,只是,嗓子突然哑得厉害,肚子也隐隐作痛,她只得匆忙结束这场虐人游戏,捂着肚子跑去茅房解决她的内急。



    沈千寻跪得两腿僵硬,出得殿门时,差点没摔倒在地,幸得青鸾红鸾在旁搀扶,这一路,引来关注的目光无数。



    回房之后,沈千寻便命两个婢女汲来清水洗脸,她从医箱里翻腾出一些粉末加在水盆中,冲洗了一遍又一遍,直洗得面部发红,这才停下来,把脸上的水揩净。



    两个婢女在旁相帮,见她只顾着洗脸,却不处理膝盖上的伤口,忙小声提醒:“主子,你的膝盖不痛吗?”



    沈千寻眨眨眼,突然孩子气的笑起来,她掀起裙摆,露出两腿,青鸾红鸾对看一眼,掩唇轻笑。



    沈千寻的膝盖上,绑了一层厚厚的绷带,里面也不知裹了什么物事,但看那情形,估计没受一点伤。



    “主子,您是能掐会算吗?”虽然龙天若交待过,没事不可以去烦沈千寻,青鸾还是忍不住饶舌了一把。



    “不是啊!”沈千寻摇头,“我是觉得,那位正牌王妃的想像力有点差,她能想出的折磨人的法子,大抵也就这些了,所以提前备下了!没想到还真的就用上了,嘻嘻!”



    沈千寻摸摸自己的脸,突然傻呵呵的笑了起来,她这一笑,看得青鸾红鸾一阵发愣,自从见到这主子,便没见过她的笑脸,一直面容僵硬,这乍一笑,还真是有点春花绽放的明媚鲜妍,还难怪她们那位主子一看到她就跟丢了魂似的,全不似平时那样,乱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沈千寻自顾自笑了一阵,便懒懒的倚在美人塌上休息,手里拿着一本医书慢慢翻着,秋日午后的时光,十分恬淡,遇到位这么安静的主子,两位婢女也觉很有福气,在日常生活中,沈千寻真正是那种无欲无求的人,衣不求精美,食不求甘美,再好伺候不过。



    就这么消磨了一个下午,傍晚时分,龙天若醉醺醺的晃进了清漪苑。



    他一进清漪苑,立时便有几条尾巴无声的跟了上来,他瞧见了,却也只当没看见,这伙幽灵,若是利用的好,将会是最好的传话人,通过他们,能彻底打消龙熙帝的疑心。



    沈千寻看书久了,微有些困倦,此时正闭目养神,听见动静,微微睁开了眼,见是龙天若,便又把眼闭上,谁知这货竟似老鹰捕小鸡一般,整个儿压到了她身上。



    沈千寻一见他那模样,便知又要现场表演了,心下无奈,却也得配合,实际上,两人搭档久了,配合度极高,也十分默契,沈千寻尖声哭叫,委曲至极,龙天若那边则又哄又骗:“你让爷得点甜头,爷也会让你日子好过一些,今儿个这顿折磨,还没尝够是不是?”



    外头人只听得沈千寻委曲的哭闹一阵,又与龙天若劈里啪啦的对打一阵,后似终于臣服,里头的床吱呀呀的响,青鸾红鸾两人备好了晚饭,却也不敢进去,只远远的待在院里的桂花树下候着。



    在外面人看来,里面不定怎样一番春光,而实际上,密不透风的红罗帐后,沈千寻和龙天若两人一人占着床的一头,隔得远远的。



    “腿还疼不疼?”龙天若急急问,难掩眸中的关切与心疼。



    “又没受伤,为什么会痛?”沈千寻歪头回答。



    “没受伤?”龙天若瞪眼,“怎么可能?跪在那碎片之上,能不受伤?给爷看看!”



    他伸手去扯沈千寻的脚,被沈千寻一巴掌打掉:“三哥,爪子能不能别乱放?”



    龙天若瘪眉:“哥哥关心妹妹也不成?”



    “用不着!”沈千寻双手抱膝,长长的裙摆将脚都盖了起来,她说:“我事先用绷带缠住了膝盖,自然不会受伤。”



    “啊?”龙天若无语,半晌挤出来一句:“以后不叫你小僵尸,叫你沈大仙!”



    沈千寻耸耸肩,问:“沈千梦那边有什么动静?”



    “她能有什么动静?”龙天若翻翻白眼,“她一开场就把你大虐了一把,这会儿,定然快活得要死,说不定一个人躲在屋子里跳脱衣舞也说不定。”



    “脱衣舞?”沈千寻头顶有乌鸦咕咕飞过,这个龙天若,想像力真的超强。



    “你派人盯着了?”沈千寻嘀咕着:“没理由啊,她应该没有那么好心才对啊!只是发发脾气跪跪瓷片什么的,好像不像她的手笔!”



    “你叽里咕噜的说什么呢?”龙天若皱眉,转尔又说:“你说实话,你真没受伤啊?不会是骗爷的吧?爷方才看你那样,真的好担心的!快撩开来瞧一瞧!”



    他的目光落在沈千寻的双腿上,上上下下研究个不停,好像换个角度,那目光就能穿透衣料,透视到里面的情形,沈千寻下意识的曲起腿,把裙角又拉了拉,不悦的回道:“你是真担心呢,还是想看我的腿呢?三哥!”



    龙天若听到三哥两字,面色微红,随之哇哇低叫:“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纯洁呢!三哥为什么要看你的腿啊?三哥看过的女人腿肥瘦长短,各有千秋,没有一万也有一千,为什么巴巴的非要看你的?你的双腿很美吗?”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