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5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为了证明你的清白,把你的眼,移开!”沈千寻没好气的回。



    龙天若歪嘴斜眼的对她作鬼脸,沈千寻瞪着一双黑眸,作面瘫状,这时,忽听阿呆在外面兴奋叫:“主子爷,主子爷,出事了!”



    “出事了还这么得瑟,这出的是好事吧?”龙天若轻捷的跃下床,把阿呆放了进来,阿呆一向是个面瘫脸,此时却喜形于色,扳过龙天若的头,叽叽咕咕的咬了好半天耳朵,才又屁颠颠的去了。



    “什么好事?”沈千寻好奇的问。



    “这得问你!”龙天若负手走到她面前,缓缓的俯下身子,认真的盯着她看,一双黑眸幽暗而专注,“小僵尸,你在爷的正牌王妃那里,做了什么好事?”



    “有反应了?”沈千寻也有些小兴奋,兴冲冲问:“她什么反应?说来听听!”



    “她什么反应,你不知道?”龙天若歪头问。



    “我只知道一种!”沈千寻耸肩,“呃,这个,有可能会肚子痛,然后疯狂拉稀什么的……有没有?”



    “这个……可以有!”龙天若回答,“据爷的人来报,她这会儿拉得腿都软了!小僵尸,你怎么做到的?这很冒险你知道吗?被人查出来,公主殿下一闹,你就吃不了兜着走!”



    “那他们总得查出来不是?”沈千寻面现讥讽,“那房间里的茶水,可是他们家碧烟亲手递给我的,我还亲自试尝了一杯,这件事,大伙儿可都瞧着呢,这应该足以表明我是清白的,对吧?”



    “对!”龙天若点头,“你真聪明,那泻药是怎么放进去的?还神不知鬼不觉的!”



    “没有泻药!”沈千寻摇头,“那种代谢太慢,很容易留下证据的,所以,我懒得用!”



    “那你用什么?”龙天若追问。



    “你先告诉我,她还有什么反应。”沈千寻看着她。



    “你做的好人好事,你自个儿不知道?”龙天若困惑的反问。



    “我只做了让她拉肚子的好人好事嘛!”沈千寻耸肩,“至于另外一件,是她对我做的好人好事,我不过是原样还给了她。”



    龙天若竖起大拇指::“高人!”



    “到底什么反应?”沈千寻好奇得快要发疯。



    龙天若笑嘻嘻:“轻度毁容算不算?”



    “轻度毁容?”沈千寻心有余悸,“原来,她吐了我一脸茶水,就是为了要毁我的容!对了,她毁到什么程度?”



    “爷的正牌王妃,本来就生得不怎么样,但皮肤尚算白晳,现在呢,脸上起了十来个黄豆大小的黑斑,你说这算什么程度呢?”龙天若好整以暇的问。



    沈千寻哑然失笑:“果然是轻度毁容!”



    “小僵尸,你好像刚刚才知道她是要毁你的容,那么,你能告诉爷,为什么你的容没毁,她的倒毁了呢?快点告诉爷吧,爷马上就要闷死了!”龙天若腰一躬,半趴在她面前,黑白分明的眸子飞快的眨巴着,活脱脱一个好奇宝宝的模样。



    沈千寻轻哧一声,答:“她吐我一脸茶水时,我就觉得那茶水有些异样,可是,那茶水她自个儿也喝进嘴里,想来,毒并未放在在茶水里,而是放在她嘴里,所以,她在吐完我之后,会一个劲猛潄口!”



    “这你都看得出来?”龙天若以手擂床,“你是火眼金晴吗?”



    “我不是火眼金晴,我是医生!”沈千寻回,当然,她本来还想说,姐不光是个医生,还是个特工,在自己的敌手面前,她每一根神经都敏感得要命!



    “好吧!”龙天若点头,“那么,再说说这毒怎么没毒到你,反而毒到她了呢?”



    “因为我知道那茶水有异,一回来就用特制的药水洗脸,这才幸免于难,而她却不知道,我无意中洒在她身上的茶水里,早就混进了我脸上的茶水,只用普通的水,自然是洗不掉的!”



    “原来是这样!”龙天若趴在床上,四肢乱刨,嘴里低叫:“小僵尸啊小僵尸,爷真是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啊,你们这些后宅的女人,太可怕了!跟后宫的女人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是啊是啊!”沈千寻深以为然,“这个沈千梦,年纪轻轻,从哪儿弄来这些毒辣的药?只是残存的一点,就让她生了十几个黑斑,若是我没有瞧出来,自己这张脸不知会变成什么模样……”



    她嘴里咕哝着,下意识的凑到镜前去看,镜中的女子,一脸俏脸儿仍是白壁无暇,她略略放心,孰料身后的龙天若却一惊一乍的叫起来:“天哪,你惨了!”



    “什么?”沈千寻看着他。



    “这儿!这儿!还有这儿!”龙天若惊恐的瞪大眼,双手在她脖子后点点点,“这儿全是黑斑!”



    “啊?”沈千寻也慌了手脚,自言自语道:“我只顾着洗脸,倒忘了其他地方也沾到水了!惨了,这下可要变斑点狗了!”



    她边说边把自己的外衫往下扯,想弄点药粉再补救一下,虽然她性子清冷,可到底是个女子,哪有女子不爱惜自己的容貌的?她真的不想做斑点狗啊!



    她情急之下,立马把龙天若当成了透明人,自个儿扒着后背用两面镜子反照,正寻找着黑斑,一旁的龙天若突然不怀好意的大笑出声。



    “脱衣舞,脱衣舞!”他拊掌大笑,沈千寻立时警醒,再看镜中的脖颈,雪白一片,哪里有什么黑斑?分明就是龙天若在戏耍自已!



    沈千寻理好衣裳转过头,一股逼人的杀气自她的眼眸之中喷逸而出,龙天若讪笑着往后退:“开个玩笑而已,小玩笑,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话未说完,沈千寻扬起手中镜子朝他恶狠狠的拍了过来,龙天若杀猪般的叫起来:“不得了了,杀人了……救命啊!”



    门外的青鸾红鸾听到他的惨叫声,只翻了翻白眼,继续埋头绣他们的绣品,阿呆打了个哈欠,说:“两位姐姐,咱们来打赌好不好?”



    “赌什么?”两婢女问。



    “我赌这一回,主子爷是真挨揍!赌金是三两银子,你们呢?”阿呆问。



    “我们觉得是假的!”青鸾红鸾说完,同时向房门望去,正好看到龙天若跌跌撞撞的跑出来,额头一只大包又红又亮,老远就瞧见了,他衣衫不整的飞窜而出,阿呆大喜:“两位姐姐,快,三两银子,一人一两五!”



    话未说完,耳朵已被龙天若扯在手中,俩人一阵风似的去了,青鸾红鸾对看一眼,哑然失笑。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