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6章:丧心病狂的游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茗湘苑,正牌王妃沈千梦的卧房,此时正是一番鸡飞狗跳。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沈千梦恹恹无力的躺在床上,手里颤巍巍的举着面镜子,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不是她用来毁沈千寻的毒药吗?怎么如今这可怕的黑斑,竟然会出现在她的脸上?



    一个,两个,三个,十个……二十……八这张脸上,居然整整二十八个黑豆大小的黑斑!



    这二十八个黑斑,令本来就姿色单薄的脸,显得丑陋又粗俗,哪还有半点小清新的气质可言?



    “快,快去找我娘!”沈千梦声带哭腔,“让我娘帮我找解药!我不要这个样子,我不要!”



    “奴婢马上就去!”碧烟忙不迭的应,“小姐你别慌,既然他们能治出来这药,定然是可解的,小姐一定会恢复之前的容貌!”



    沈千梦无力的摇头,碧烟怎么能知道呢,为了彻底毁掉沈千寻的容,她可是向那位江湖鬼医讨了最毒辣的一种,还真不定有解药,但如今只能勉强去碰碰运气了!



    她想到沈千寻,忽又像打了鸡血似的跳起来:“那贱人呢?那贱人现在是不是已经满脸乌黑丑陋难言?”



    碧烟的手哆嗦了一下,嗫嚅了半天,什么也没说。



    “她没事?”沈千梦心下一凉,“她不会……真的没事吧?”



    “奴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碧烟瑟缩着,“可碧桃刚借故去瞧了瞧,确实一点事也没有!”



    “怎么会?我明明把那些药吐到她脸上的!她怎么可能没事?怎么可能?”她咬牙切齿,捶胸顿足,一连重复了好几次,可是,等到第二天,她看到沈千寻那依然吹弹可破欺霜赛雪的娇嫩肌肤时,这才惊觉,对这个诡异的女人来说,一切,皆有可能!



    她想了又想,依然想不出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搬起了石头,明明白白的砸在那人的脸上,为什么那人的脸没事,反倒是自己着了道儿?



    沈千寻看到她那一脸黑斑,也着实吓了一跳,看来,以后更得处处小心防着这位恶毒的妹妹了。



    说起来,她此番也真是幸运,要知道,沈千梦所遇的那位江湖鬼医,正是天下闻名的五毒婆婆,她治出来的那种毁容之药,十分猛烈,一旦中毒,是除不去的,而沈千寻之所以没事,有很大程度,是误打误撞。



    她一直醉心医术,穿越古代之后,自然不会放过研读古籍的机会,龙天语投其所好,送给她的医书,很多都是孤本奇书,而五毒婆婆以毒闻名天下,有关于她的毒术,自然也会有人专门记载下来,沈千寻既是法医,却也是医生,闲来无事时,便以研制解毒之术自娱,制出了许多解药,被沈千梦吐了一脸茶之后,隐约觉得那茶水与五毒婆婆的某种毒很像,就找来药粉冲洗,没想到正是对症下药,所以,才会丝毫未受损伤。



    如今看到某女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沈千寻潜在的恶趣味很快爆发,她作惊恐状:“公主殿下怎么了?怎么脸上……”



    “闭嘴!”沈千梦尖声打断她的话,随即又觉得自己气急败坏的模样有损公主形像,轻咳一声,陡然放慢了音调,淡淡道:“沈侧妃,你知道本公主叫你来做什么吗?”



    “奴婢不知!”沈千寻摇头,“还请公主殿下明示!”



    “本公主,病了,身边的丫头都不好使,想着你是个伶俐的人儿,便要你来侍疾!”沈千梦慢吞吞的说:“本公主这病呢,说重也不重,说轻也不轻,只是心脏不好,时缓时停的,到了夜里呢,就会发噫症,所以,得辛苦你了!”



    沈千寻浅笑回:“能为公主殿下效劳,是奴婢的福份,不辛苦!”



    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暗骂,妹的,你还愈挫愈勇啊,看来昨儿还没折腾够!好吧,那姐就陪你再过几招!



    话说得轻巧,但她却知道这个疾没那么好侍,但依龙熙朝律法,身为妾室,不光有照顾伺候夫君生活起居的责任,还有服侍照料正室的义务,正室生了病,要衣不解带的伺候才行,而如果这个正室是公主的话,那么,侧室的命运就愈发悲惨了!



    好在,沈千寻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使唤就使唤吧,她貌似好久没进行体能训练和持久力训练了,就当松松筋骨去特战队回炉了!



    跑上跑下,端茶倒水喂饭再加上沐浴穿衣出恭,沈千寻被沈千梦支使得像只陀螺,简直一刻也停不下来!



    累吗?累!不光累,还憋气,好在,沈千寻有精神胜利法,在大殿里脚不沾地飞奔时,她会想,这是多么难得的体能训练啊,锻炼身体,强健体魄,再好不过!



    所以她一直面带笑容,充满活力,只是,到了晚上,她就有点抗不住了。



    前身这具身子骨不行,另外,跑了一天,就是铁人也得停下来溜点机油不是?



    但沈千梦显然没给她加油喘息的机会,她压根就是想把她累到吐血昏厥!



    夜深,人静,正是牛鬼蛇神横行的时候。



    沈千寻的眼皮直打架,眼看就要粘到一起,碧烟那边尖叫:“沈侧妃,公主殿下命悬一线,随时都有可能窒息,你怎么还敢偷懒?万一她死了怎么办?这个罪名,你担当得起吗?”



    沈千寻揉揉眼,呃,确实担当不起,人家是公主千岁啊,她是平头奴婢,所以,只好忍。



    她努力的睁大眼睛,盯紧床上的沈千梦。



    沈千梦翻个身,满意的打了个呵欠,美美的睡了,没睡多久,又娇声叫起来:“有蚊子,打扇!”



    尼玛,都下霜了还有蚊子,你们家蚊子穿雪地棉跑出来的吗?



    但是,这是公主殿下的号令,岂敢不从?



    于是,打扇,一直不停的打,累得两只手都要残废,就这么打了大半夜,正想偷眯一会儿,耳边又有人尖声叫起来:“沈侧妃!你怎么又偷懒?要是公主有个三长两短……”



    是碧桃。



    人虽不同,嘴里啪啦啪啦说的话却是相同的。



    她只有一个人,人家有一屋子奴婢,跟她来车轮战,沈千寻表示压力超大,貌似真的没赢的可能了!



    好不容易坚持到下半夜,那困劲儿总算熬过去了,沈千寻倒是不困了,可是,沈千梦却骨碌碌的从床上爬起来,僵尸一般伸直双臂,向她的脖子摸了过来。



    沈千寻眨眨眼,这又是要玩什么?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