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0章:全被你们毁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玩归玩,但是,有个游戏规则,从她们俩一进湘王府便已注定,那就是,可以玩坏玩残,坚决不可以玩死。



    她不能玩死沈千梦,不然,龙熙帝会生气,龙熙帝生气,后果很严重,但反过来,沈千梦也不能玩死她,玩死她皇帝老儿和长公主也会很恐慌。



    所以,说到底,她和她的命运是一样的,不过是龙熙帝坛里的两只蟋蟀,他要她们相争相斗,是想看清参与这场赌局的人的真面目,至于这两只蟋蟀,他其实并不是很在意了。



    经过沈千寻半天的认真缝补清理,沈千梦总算又回复人形。



    沈千寻大张旗鼓的把她亲自送回了茗湘殿,她做了幅超华丽的单架,找了N多家丁,轰轰烈烈的把沈千梦抬了回去,只差没敲锣打鼓放鞭炮。



    此举无过深的含义,只是想闹得人尽皆知而已。



    当天下午,京中盛传,湘王府侧妃沈千寻,胸怀宽广,以德报怨,被正妃各种虐之后,仍能在其重伤之际,出手相救,其高风亮节,其善良真纯,令人无限唏嘘感动。



    正在京中某处烟柳繁华之地忙活的龙天若听到这一传闻,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



    “她怎么做到的?”他问身边的阿呆。



    阿呆摇头,一脸呆楞痴傻状。



    龙天若摸摸后脑勺,继续与面前的年轻男子闲聊。



    男子面容黝黑,脸上斑痕密布,生得十分丑陋,与龙天若坐在一起,一黑一白,一丑一俊,对比鲜明,但他丑归丑,举手投足之间,却自有一番异样的风流潇洒。



    两人边聊边笑,时不时举杯相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两人不过是在谈些狎妓趣闻,但若细细留心,便会发现,两人俱是面色凝重。



    这中年男子,是苏年城的管家苏安。



    但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曾与龙熙帝一起出生入死的结拜兄弟安明远的儿子,安子言。



    安明远与龙熙帝是发小,两人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好兄弟,龙熙帝参军,安明远紧随其后,龙熙帝勇猛善战,步步高升,安明远则一直是他的得力心腹,左膀右臂,不管他风光亦或落魄,永远跟随在他的左右。



    说白了,安明远就是龙熙帝的小跟班。



    他亲眼见证了龙熙帝从一个乡间流氓小混混,成长为威风凛凛的大将军,最终问鼎江山,成为一代君王。



    这段历史,有多风光,就有多肮脏,身为一个贴身小跟班,龙熙帝做过的所有龌龊不入流的事,安明远都一一见证。



    如果龙熙帝只是一个大将军,那么,一切都无所谓,哥俩感情深厚,喝酒闲聊之时,把年轻时的荒唐事拿出来讲一讲,乐一乐,还能助助酒兴。



    可是,龙熙帝成为一代君王之后,一切就另当别论。



    帝王需要耀眼的光环,来证明他的不可替代性,尤其对龙熙帝这种谋朝篡位的帝王来说,更需要粉饰太平,来证明自己是真龙转世,昔日落于乡间,不过是龙困浅滩,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乡间的混混生涯,其实是一种另类的修行。



    这种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行径,大多数人都心知肚明,然而大家都是聪明人,谁也不戳破不说透,只是同声附和,以求富贵平安,但安明远却是个异类。



    他不附和,反而到处挑刺,虽然还长点脑子,只在私底下跟龙熙帝一人说,但这种善意的兄弟之间的奚落又或者玩笑,却让龙熙帝难以接受。



    知道的太多,确实容易被人灭口。



    尤其在安明远娶了一个娇俏的美人之后。



    这美人便是安子言的母亲安氏,安氏貌美且泼辣,曾是安明远乡间数一数二的漂亮姑娘,只因未过门夫君早已早逝,她便守了望门寡,其时的安明远和龙熙帝已是朝中猛将,却仍忘不了这位美人,两人同时求娶,然而宁氏最终选择的,却是安明远。



    论起权势长相,其实龙熙帝要胜过安明远许多,但安氏虽是乡间女子,却有独特见识,拒绝龙熙帝的话便是,你天生是薄情寡淡之相,或许将来富贵逼人,却并非女子良配,安明远却忠厚老实,可以婚配。



    其后安明远果然待她始终如一,再不曾看过其他女子一眼,而龙熙帝成为一国之主,天下美人尽归其所有,自然不可能从一而终,便连与他相濡以沫的宇文流烟也终化为流烟一缕,芳魂远去。



    安氏闻之,难免唏嘘,,愈发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再正确不过,私下与安明远闲聊,难免露出鄙夷龙熙帝之意,这对夫妻于是一起吐槽龙熙帝的过往,吐着吐着,就把自己的小命吐进去了。



    龙熙帝手段狠辣,即派苏年城以莫须有罪名杀安明远,又不曾忘却当年安氏拒绝他的耻辱,竟将安氏强掳至宫中玩弄,安氏自杀以全名节,其幼子安子言其时不过五六岁,幸得忠心奴仆拼命相救,这才侥幸逃过一劫。



    杀父夺母灭族之恨,不共戴天,安子言为报家仇,自毁容颜,卖入苏家为奴,隐忍十载,只为等待时机,一举颠覆龙熙王朝。



    而宇文流烟之后,龙氏双生子,便是他最好的同盟和依靠。



    对于龙天若来说,团结像安子言这样的盟友,亦很有必要。



    单个的小人物起不到什么作用,可是,这样的小人物多了,力量汇集在一处,也绝对不容小觑。



    千里之堤,常溃于蚁穴。



    两人互通有无,相谈甚欢。



    打着的,却是寻花问柳的名头。



    最隐蔽的地方,其实不是什么荒无人烟的密室山洞,而是这人来人往歌舞升平的欢场。



    在这种地方,只要你搂住几个美人,做什么样的举动,都不会引人注目,大家都是来找乐子的,越疯狂越好。



    两人这边低语轻聊,不远处的绣床之上,一对娇滴滴的美人抱着对方,正睡得酣甜舒畅。



    她们在做一场梦,一场痛快淋漓的春梦,梦里的龙天若猛若蛟龙,一张邪魅俊颜勾魂锁魄,能与这样的男人春风一度,是京中所有风月场中的妓女们最向往的事。



    但她们永远也不知道,她们向往的事,其实都是在梦中完成的。



    一盏茶的功夫过后,安子言作醉醺醺状,暖昧的笑着,一摇一晃而去,仿佛精疲力尽,而龙天若则皱着眉头扯掉自己的上衣,懒洋洋的爬上了床。



    阿呆在一旁好死不死的说了一句:“爷小心一点,幻术过后有后遗症,别让她们把你强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