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1章:三殿下,你好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龙天若嘴角微抽……



    小半柱香时间,两位美人从春风化春雨的春梦中醒来,仍觉意犹未尽,揉揉惺忪睡眼,看到身旁酣睡的美男子,情不自禁的一起扑了上来。



    “三殿下,你好棒!”



    “三殿下,你好坏!”



    “奴家好喜欢你哦!”



    香吻伴着娇嫩的轻吟,噼里啪啦的落在龙天若脸上,龙天若貌似无意的翻了个身,避开红粉炸弹的侵袭,但美人儿不肯放过揩油的机会,油腻腥红的吻痕印了他一身。



    龙天若趴在床上,无语凝咽:爷的清白啊,爷的干净纯洁的小身体啊,全被你们这帮银荡的人给毁了!



    而最要命的是,一天他最其码要被毁一回,有的时候,剧情需要,他还得毁两回,没办法,谁让他是天下闻名的牛逼哄哄的大嫖客呢!



    传闻,他一夜御七女,女精疲力尽,他仍金枪不倒。



    传闻,这京中但凡有些姿色的妓女全被他玩弄过。



    传闻……



    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夸张了,就算演戏,他也是很爱干净的,他惯常找的那几个,全是号称卖艺不卖身的,可是,一试才知道,什么卖艺不卖身?一见到他,全都两眼冒红光,他还没开口调笑两句,又都不自觉的脱光光了!



    那么多女人的活的尸体,看得眼睛好恶心。



    可是,又不能不看。



    龙天若懊恼的想,若是有一天,那个小僵尸知道了真相,会不会嫌弃他的身子脏啊?



    那个有深度洁癖的怪女人!



    别的女人一见到他就想往上扑,为什么她一见到他就要往外赶啊?她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啊?他明明秀色可餐男色诱人好不好!



    正想着,忽觉屁股上一凉,转头一看,俩美人居然又把他的裤子趴开了,最纯洁的小兄弟都半露脑袋,他忙不迭的把裤子提上,作少气无力状:“两位姐姐,可饶了爷吧,爷的身子,被你们掏得空空的,哪还有半点力气?”



    “可是,人家还想……嘛!”两位美人蛇一样蹭着他,娇滴滴的不肯松手,一幅欲壑难填的模样。



    龙天若一脸黑线。



    “待爷再攒些时日!”他气喘吁吁的在两人身上拧了一把,力气自然拿捏得刚刚好,刚刚让那俩美人觉得疼,两人“呀”地一声同时放手,龙天若流里流气的笑:“今儿不行了,爷府上还两房媳妇呢,回去少不得还得做做功课,等过些时日,爷再来找你们俩,到时候,咱们大战三百回合!”



    俩美人一起掩唇娇笑。



    “我们谁都不伺候,就等着爷来!”



    “爷,您可得早点来,别让奴家等得太久,奴家想你啊,想得心口疼!”



    龙天若提好裤子穿好衣服,在两个美人撒娇发浪的腻声怪调中离开,走出倚翠轩的大门,他回头看了一眼,心头浮起俩字:你妹!



    这两个字,是沈千寻的口头禅,每每愤怒之时,她便会这般狂叫。



    可是,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龙天若想,他一定得回去好好的问问她,他急得要死,一刻也耽误不得了!



    但踏进湘王府大门,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先往茗湘苑而去。



    被沈千寻精心修理过的沈千梦正躺在床上飙泪,哭得眼更肿了,嘴更歪了,碧烟在一旁小声劝慰,就在这时,忽见帘子一掀,一人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



    “夫人,爷听说你出事了,过来问候一下!”龙天若进门即咧嘴大笑,他没心没肺的指着沈千梦,乐得直跳:“不是吧?夫人,好端端的,怎么成这个样子了?昨儿还只是斑点狗呢,今儿做黑白猪了!”



    沈千梦本就痛苦难当,听到这话,白眼直翻,腿儿乱蹬,眼看要咽气的模样。



    龙天若却懒得管她,仍是笑得前仰后合,边笑边说:“你说你们这两个女人,没事掐什么啊?这回可好,弄了个两败俱伤!爷跟你说,那沈千寻就是个妖女,爷前些日子,就为跟她春风一度一回,被她差点掐死了,不信,你瞧,爷这脖子,现在还有她的手爪子印呢!”



    沈千梦瞥了他一眼,无语的转过头去。



    他的脖子上,不光有手爪子印好不好?还满满的的唇印,一身的脂粉香气简直能薰死人,显是刚从那风月之地回来。



    自己这边疯狂的虐沈千寻,他那边照样寻欢作乐,难道说,自已真的猜错了?



    接连试探了两回,龙天若基本没什么反应,如果他和龙天语是一个人,他不可能一点反应也没有的,不是吗?



    沈千梦的心里有点发虚,她努力的回想着过去的每一丝微微的情节,试图从中发现破绽,可是,被长公主踢坏的脑壳却骤然疼了起来。



    她抱着头,缩进了被窝,不再理睬龙天若。



    龙天若却还不走,在屋子里兜了一圈,也不知在瞅什么,临了了又伸手拍她的脸:“夫人哪,爷本来鼓足勇气,想来疼疼你的,可你现在都成这个样子了,爷一下子又没了胃口,罢了,你好好的养养身体,别想太多,爷以后疼你的日子多着呢!”



    沈千梦的心口又是一窒。



    这什么意思啊?



    怎么好像她哭着喊着要他对她怎么着似的,她有那么贱吗?



    忍了半天,她实在没忍住,把头伸出来,咬牙道:“多谢王爷体谅,妾身自认姿容浅薄,不敢求王爷心疼,妾身一个人,很好,王爷以后,不来也没关系!”



    “瞧这说得可怜巴巴的,还真让爷心疼!”龙天若伸爪子继续拍她本就痛得要死的脑壳,手劲不大也不小,正好能让她觉得更痛,他边拍边怜惜道:“你是爷的正牌王妃,爷心里有数,哪怕咬牙蒙牙,也会宠幸你的,放心好了!”



    沈千梦很想张口把他的爪子咬掉,然后再大声的对他吼:“滚粗!老娘从来就没正眼看过你,不管你是龙天语,还是龙天若,老娘都不在乎了,老娘来这里,就是想让你们死,让你们下地狱!”



    可是,她不敢,她把头缩了又缩,忍气吞声,两眼冒金星。



    龙天若拍打一阵,终于贱笑着走了出去,边走边叫:“哎呀,爷好无聊,阿呆,你说这长夜漫漫,爷干点什么好呢?”



    阿呆闷声回:“那还不随爷高兴?”



    龙天若咕咕笑起来:“那么,再去玩场强暴游戏好不好?小僵尸的脸色虽臭,脸蛋身体却着实不错……”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