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3章:你剁手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龙天若挠头,回:“爷还能干什么?看你喽!”



    “只是看吗?”沈千寻逼问。



    “还摸了!”龙天若伸出自己的手,递到她面前,“就是这只手摸的,不然,你把它剁了吧!”



    “为什么要这么做?”沈千寻步步紧逼。



    “你这不说废话嘛!”龙天若小声咕哝,“你说,如果你是一个男人,你面前躺了一个睡美人儿,跟个春睡海棠似的,春光四泄,你能不动心?你能不想着……揩着油什么的?”



    他边说边小心的观察着沈千寻的脸色,见她的脸越变越黑,忙又解释道:“爷也不想的,实在是,美色无边令人醉,忍不住就想摸上一回……”



    “可你以前不是这样摸的!”沈千寻看他那浮滑样儿,原本坚如磐石的想法瞬间动摇,她又气又恼,口不择言的嚷了出来,她其实是想说,龙天若不该是这样温柔的,可是,话一说出来就变了味。



    龙天若显然被她的话给惊到了,他看着自己的手,呆呆问:“原来你不是怪爷摸你,是怪爷摸你的方式不对?那么,你说吧,你想爷怎么摸?”



    沈千寻彻底疯掉,顿足叫:“龙天若,你闭嘴!”



    “这么说来,原来你喜欢狂野型的?”龙天若作恍然大悟状,“你早说啊!爷刚才怕把你摸醒了不高兴,都没敢怎么动,现下好了,你也醒了,又乐意给爷摸,来吧!”



    他大手一伸,毫不客气的摸了过来,沈千寻扬起枕头,朝他身上猛打,龙天若呵呵笑:“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爱不自在,千寻妹子你乖点,让三哥好好的疼你一回,你这回顺了爷的意,那斑点狗再欺负你时,爷一准儿帮你,你觉得这生意划算不?”



    一听他在胡言乱语,沈千寻便知他又在演戏,心里虽然百般的不乐意,却也得陪他演下去,只是,这一次的戏,演得有点过!



    以往只是做做样子,这一回,龙天若却趴在她身上,一阵上下其手,沈千寻叫苦不迭,这时,龙天若噗地一声,吹灭了烛火。



    烛火一灭,沈千寻立时发现了异常。



    正斜床的屋顶上,似乎少了一只瓦片,灯亮时自然无法察觉,此时灯火一熄,便能明显看到一缕薄淡的月光照射下来。



    沈千寻怆然无语。



    这些偷窥者,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居然跑到屋顶上往下瞧,难不成真想看场活春宫?



    这样的生活,还真是让人难以忍受。



    比在沈千梦的茗湘苑受虐难受一千倍一万倍!



    沈千寻在心里把龙熙帝和偷窥者的祖宗八代招呼了成千上万遍,却依然改变不了既成现实。



    现实就是,她得配合龙天若,把这场要命的惹火的强暴戏演下去!



    她挣扎着,一脚踹倒了红罗纱帐,纱帐将两人裹起来,从屋顶上方看来,应该只能看到红浪翻滚,其他的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可是,两人这么叠在一起纠缠扭动也很尴尬有木有?



    尤其是,在一段“互动”之后,她明显的感觉到,龙天若身上的那杆“枪”又亮了出来,硬硬的抵在她的两腿间,而他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眼神也似越来越迷乱,他的脸贴在她的颈间,粗硬的胡子扎着她的脖子,他在咬她。



    略嫌粗暴的啮咬,让她对于男女情爱的记忆猛然复苏,这样亲昵的行为,只与龙天语有过,可为什么身上这个满身脂粉香的男人,却带给她同样的悸动?



    沈千寻吓坏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无法动弹,亦无法思考,她呆呆的盯着那张迷乱的脸看,一模一样的眉眼,情动时迷离又温柔的眼神,他的鼻尖抵在她的鼻尖上,低低唤:“千寻……”



    沈千寻倒吸一口凉气!



    幻觉,这绝对是幻觉!



    然而下一秒,龙天若霸道的欺上她的唇……



    沈千寻瞳孔微缩,呼吸骤停!



    熟悉的温柔的几乎能将人溺毙的吻,缠绵,旖旎,深情,唇齿之间,没有混浊的脂粉香气,却是熟悉的不能熟悉的清甜的气息,这气息带着她向某个不可知的方向飞翔,沈千寻惊恐的发现,她的心和大脑在抗拒,可是,她的双臂却缠绕上龙天若的脊背,她的双唇亦在不自觉的应和,似要渴求更多……



    在这样的恍惚瞬间,沈千寻急得快要哭出来!



    她在做什么?



    她到底在做什么啊?



    龙天语尸骨未寒,她怎么可以和他的孪生哥哥在这里表演限制级?别说是在古代,就是在现代,这也是绝对是令人鄙视不耻的事情,是绝对的禁忌啊!



    可是,这个吻如此熟稔,熟稔到令她惊悚,刹那间,她失去了所有的辨别能力,她彷徨害怕,无所适从,她跌入在一片温柔的洪流中,肉体和灵魂彻底分崩离析。



    可是,不能这样,不可以!



    她在放纵和推拒之间挣扎着,龙天若却已紧紧的箍住了她的双臂,沈千寻的双腿乱踢,一不留神踢到她床柱,剧痛很快赶走绮念,她尖叫一声,额头用力的撞在龙天若头上。



    龙天若“咝”地一声抬起头来。



    面前的情景令他头脑发懵,然而理智很快占了上风,他抱着沈千寻翻滚,两人一起滚落床底,而头顶的瓦片此时也无声的合拢。



    “放开我!”沈千寻声线冰冷。



    “对不起!”龙天若狼狈的道歉,“我不是故意的!”



    “是,你不是故意的,你是太入戏了,对吗?”沈千寻一脸讥讽,“以后如果你再这样,别怪我不配合你,你该知道,我其实很冲动,大不了鱼死网破,也省得天天提心吊胆的搞什么从长计较!”



    “不是入戏!”龙天若哑声开口,“对你来说是戏,对我来说,从来就不是戏!”



    “你什么意思?”沈千寻挑眉。



    龙天若沉默半晌,忽然咕咕的笑起来。



    “没什么了,爷天生好色,与你这样的美人儿肢体交缠,有点男人的正常反应,岂不是很正常?”



    “那么,我与你这样满身吻痕,不知被多少女人玩过的,也不知有没有患过花柳梅毒的男人在一起肢体交缠,因为恶心而有杀人剖尸的冲动,也很正常,万一我这解剖刀落得不是地方,毁了殿下一生的性福,还得请殿下见谅!”沈千寻不屑的回答。



    “你……”龙天若下意识的捂住了两腿之间,嘴里乱咕哝:“小僵尸,你可千万别乱来啊!山不转水转,说不定哪一天,你就能用到爷的小兄弟,你真把它割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沈千寻彻底石化……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