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6章:演戏,拼的就是演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为什么?”沈千寻似是受到了重大的打击,满脸的灰暗沮丧,“是龙天语让我们姐妹成仇,如今他都死了,化为尘土,你怎么还非要跟我过不去呢?四妹,你这样子是不对的,你得想开点,人都死了,你老是执着有什么用?我知道你心里头还念着他,还记着他的好,你恨我,恨我横刀夺爱,又不珍惜,可是,你再恨我,哪怕你杀死我,他都不能再活过来了,不是吗?我们姐妹如今同嫁给三殿下,就该一心一意的服侍她,为什么非要苦苦纠缠那些死去的人,那些过去的事呢!”



    她一幅苦口婆心的好好先生模样,沈千梦看在眼里,直气得火冒三丈,昔日里淡定自持瞬间跑得没影,怒火中烧的她压根就没有听清沈千寻到底在说什么,她只是觉得嘴角疼,觉得脸肿,觉得自己像颗炸弹一样,要疯狂的爆发!



    她一个箭步冲到沈千寻面前,扬手给了她一巴掌,沈千寻不躲不避,生生的接了下来,看到她脸上鲜红的掌印,沈千梦心里一阵快意,她咬牙切齿道:“龙天语是瞎了眼,也会喜欢上你这样的贱人!你自私冷漠,只会为自己着想,你摇摆不定,淡薄寡情,你不配得到任何男人的爱!尤其不配得到龙天语的爱!”



    沈千寻站在那里,任由她的骂声似惊涛骇浪般奔涌而至,却不出一言辩驳,她为什么要辩驳呢?她骂的这些话,对她再有利不过!



    是的,现如今的她,巴不得所有人都这么想,巴不得所有人都认为,她沈千寻自私自利,寡淡薄情,冷心冷肠,她对自己的救命恩人龙天语并不留恋,她不留恋任何男人,她只希望平安富足的活着!



    她的沉默,在沈千梦的眼里,却似被戳中痛点一般的哑口无言,沈千梦很有成就感,于是继续骂了下去,她丝毫没有意识到,她在骂沈千寻的同时,无意中把龙天语抬到一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又或许,在她的潜意识里,她一直爱着那个谪仙般的男人,只是挫折和仇恨蒙蔽了她的眼睛,令她无所适从。



    她一方面憎恶仇恨着那个男人,发誓要撕破她所认为的他的假面,彻底的毁掉他,可是,另一方面,她的心里,却还是想着他念着他,把他与府中那个浮滑放浪的龙天若分离开来。



    她在一径痛骂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茗湘殿外,菊花深处,一抹婀娜俏丽的身影,正凝神聆听。



    她是久不露面的伶妃。



    沈千梦不知道,可沈千寻却是心知肚明,不然,她也没有那么闲,到公主殿下这里来找骂,从龙天若通知她九伶要来看她的那一刻起,她便已迅速作出了决定。



    曾经对她感恩戴德的九伶,如今身怀六甲,早已不是当初的九伶,现在,她是龙熙帝的人。



    要演戏嘛,就得全情投入,这个时候,就是比拼演技的时候,也是反击的好时机。



    是的,现如今的她,巴不得所有人都这么想,巴不得所有人都认为,她沈千寻自私自利,寡淡薄情,冷心冷肠,她对自己的救命恩人龙天语并不留恋,她不留恋任何男人,她只希望平安富足的活着!



    她的沉默,在沈千梦的眼里,却似被戳中痛点一般的哑口无言,沈千梦很有成就感,于是继续骂了下去,她丝毫没有意识到,她在骂沈千寻的同时,无意中把龙天语抬到一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又或许,在她的潜意识里,她一直爱着那个谪仙般的男人,只是挫折和仇恨蒙蔽了她的眼睛,令她无所适从。



    她一方面憎恶仇恨着那个男人,发誓要撕破她所认为的他的假面,彻底的毁掉他,可是,另一方面,她的心里,却还是想着他念着他,把他与府中那个浮滑放浪的龙天若分离开来。



    她在一径痛骂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茗湘殿外,菊花深处,一抹婀娜俏丽的身影,正凝神聆听。



    她是久不露面的伶妃。



    沈千梦不知道,可沈千寻却是心知肚明,不然,她也没有那么闲,到公主殿下这里来找骂,从龙天若通知她九伶要来看她的那一刻起,她便已迅速作出了决定。



    曾经对她感恩戴德的九伶,如今身怀六甲,早已不是当初的九伶,现在,她是龙熙帝的人。



    要演戏嘛,就得全情投入,这个时候,就是比拼演技的时候,也是反击的好时机。



    当然,她当初帮她,也是抓住这个把柄,除掉沈千秋和龙越,并非是纯粹的见义勇为,所以,沈千寻也从未奢想从九伶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她与她,偶尔有过交集,最终交错而过,各自往各自选择的路上走,终成陌路。



    如今,这个终成陌路的女子,不顾身子沉重,突然出现在湘王府,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沈千寻不管她想做什么,但是,既然她要来,她便要好好的利用一下,好好的演一场戏。



    要演戏嘛,就得全情投入,这个时候,就是比拼演技的时候,也是反击的好契机。



    沈千寻可怜巴巴的立在大殿之中,被沈千梦骂了个狗血喷头,涕泪涟涟,最终,她垂头丧气,溃败而归,临归之前,忍不住唏嘘:“四妹骂得对,有件事,姐姐一直不肯承认,但事到如今,却也不得不认,四妹对云王的感情,远比我对他深厚得多,或许,我没有真正的爱过他吧,只是无依无靠间,抓住他这根救命稻草,而他又数次救我,令我心生感激,感恩大于感情,而四妹待他,确是情根深种,我很抱歉,我毁了四妹的幸福,四妹再怎么骂我,我也是不敢还口的!”



    沈千梦微怔,她呆呆的看着沈千寻,这可不是沈千寻的作风,她隐约意识到哪里不对,可是,激愤之下,大脑一片空白,竟浑然不知自己方才都说了些什么话,倒是一旁的碧烟面色发白,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襟。



    沈千寻这时却已洒泪而归,满脸羞愧,凄凄惨惨的返回清漪苑,而菊花深处的伶妃,此时亦无声跟上。



    伶妃一离开,茗湘苑中的下人们的目光全都痴痴相随,实际上,他们并不知道这位美极艳极的大肚孕妇是谁,但竟然没有上前相问,因为她的美令人屏息,她身上的尊贵之气亦令人不敢造次,而她出现时,他们的主子正在发狂,所以,谁都没出声,直到伶妃离开,一众人等才从痴傻状态回归。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