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7章:致命游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福安是最先醒过来的,他到底机灵一些,所以很快便将此事报给沈千梦,沈千梦初时实在想不出来是谁,便匆匆往清漪苑去偷瞧,这一瞧之下,魂飞天外。



    竟然是龙熙帝最宠爱的伶妃!



    她咽了口唾液,无声的退了回去,回去的路上,她一直神经质的追问碧桃:“我刚刚,都说了些什么?”



    碧桃一脸的惶恐。



    清漪苑里,沈千寻恭敬的跪倒在伶妃面前,低低叫:“奴婢沈千寻,参见伶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大小姐何必如此多礼!快快起来坐着!”伶妃忙上前搀她起来,“我们之间,当真要如此生分吗?”



    沈千寻却执意将该尽的礼节行完,这才站起来,在伶妃旁边坐下,拭了拭眼角的泪,嗡声嗡气道:“有日子没见到娘娘了,娘娘如今身子不便,怎么突然驾临湘王府?”



    伶妃一脸怜悯的看着她,缓声道:“还不是听说你在湘王府受了委曲?我们也是共患难过的,你对我有大恩大德,若不过来瞧瞧你,岂不是太没良心?”



    “娘娘言重了!”沈千寻连忙摆手,“昔日之事,最主要是想对付越王府,捎带着才帮上娘娘,娘娘不必放在心里,真的不必!”



    “话虽这么说,可最终,你帮到了我,亦替我们报了族人的血海深仇,这份情,我是一直记着的!”伶妃说着突然哽咽,“只是,我虽记着,却也无力回报,上次你在宫里受了委曲,我却连句大话也不敢说,如今想来,真是……”



    她掏出帕子揩泪,低低道:“你也知道的,那宜贵妃如今可真是风光,儿子做了储君,她日后可就是太后,招惹不起啊!”



    沈千寻忙道:“娘娘说的这些,奴婢心里全都明白,娘娘孤身一人,无娘家庇佑,身处深宫,如履薄冰,自顾不暇,自然帮不到奴婢的!”



    “你能这样理解我,我心里真是开心!”伶妃握住她的手,亲热道:“说起来,我也就只有你这一个亲近的朋友了!”



    “可惜现在,奴婢也帮不上娘娘了!”沈千寻苦笑,“我现在亦是自顾不暇了!以前有云王相帮,现下他出了事,我也受了连累,惹恼了皇上,他将我指给三殿下为侧妃,上头又压一个冤家对头作正妃,还有公主的封号,这日子,真不知要如何过下去呢!”



    她说完一脸萧索,红了眼睛,伶妃抓住她的手,劝慰道:“你千万别这么说,我一向最敬佩你了,性子坚毅,人又聪明,沈千梦哪是你的对手?连丞相和越王府都败在你的手中,不是吗?”



    “娘娘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沈千寻哀叹道:“若无云王相帮,凭我一已之力,哪来那么大的力量?诸般事宜,都是云王在暗地里打点盘算,只他不方便出头,便指派我站出来罢了,现在想来,我对龙天语有感激,却也有怨怼,总觉得他是在利用我也说不定,否则,我一介孤女,虽说生得不丑,可身子却是被人瞧过的,这样的不洁女子,他如何能瞧得上眼?只当时命悬一线,便死死抓住他这根救命稻草,既与他混迹在一处,现如今说什么旁人只怕都不肯信……罢了,不说了,打落牙齿和血吞吧!”



    “你也不要这么悲观!”伶妃劝慰道:“听闻这三殿下虽然风流花心,却也是个怜香惜玉的,你收敛了性子,好好的伺候他,若能哄得他高兴,有他护着,沈千梦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不是吗?”



    沈千寻苦笑:“我倒没发现这三殿下哪里怜香惜玉了,我被沈千梦虐得那么惨,他可是看都不看一眼,这是个提了裤子就不认人的的货,要我将希望寄托在这样的人身上,总觉得是镜花水月一场空啊!”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伶妃关切的问。



    “还能怎么办?”沈千寻一脸颓废,“自刑部大堂出来之后,我便一直提着脑袋过活,如今多捱了时日,反尝尽更多人世艰辛,实在受不住了,索性便自已了断吧,不过我便算走,也决不肯放过沈千梦!定要带上她一起上路!”



    她说着突然又激动起来:“这个女人,蛮不讲理,你说我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不外乎是因为龙天语的原因,让她丢了颜面,损了自尊,可如今龙天语都死了,我们又都嫁了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可无论我怎么低声下气求她,她就是不肯和解,我看她是发了痴性,非要给那龙天语殉葬了!人活着,干嘛这么拧巴啊?我们生在这世上,不就是为了活得更舒服一点吗?这个人若不能给你幸福,便再换一个,何必非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呢?她可真是冥顽不化!”



    她在这边怨天载地,伶妃却静坐一旁,认真的观察着她的表情。



    在皇宫历练了这些日子,伶妃也早就学会了察颜观色,从沈千寻的脸上,她看出了沮丧、懊恼和无奈悲伤,这些情绪如此的真实,真实到都感染到了她。



    她深以为然的点头:“是啊,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活得舒适自在,情感二字,真没有那么重要,更何况,这世间男子多薄幸,看中的,多半是女子的容颜,若容颜老去,还不定他怎么嫌弃呢,何苦为他们殉葬?”



    “可在世人眼里,我们这样想,就是薄情寡义冷心冷肠呢!”沈千寻烦躁的低叹,忽又想起一事,低低问伶妃:“上次一水的事,那些侉彝族人,没找你的麻烦吧?”



    “找是不敢找的,可那尖酸刻薄的话,却没少说呢!”伶妃冷哼,“可我已是皇上的人,怎能再与一水牵扯不清?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人都死了,看或者不看,又能怎么样?我这活着的人,难不成还要受死人的拖累不成?”



    “就是就是!”沈千寻鸡啄米的点头,心里却陡然打了个哆嗦。



    后宫果然是个大染缸,白的进去,黑的出来,当然,伶妃在进去之前,便不是纯然的雪白,只是,当时她为族人复仇所表现出来的勇敢和大义凛然,蒙蔽了所有人的眼睛。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